2019-11-08 13:13:32

十多個想要沖向洛凡的大漢見到藏獒嚇得四處逃竄,就連那個襠部劇痛的光頭也嚇得連滾帶爬。

韓琳看著藏獒撲過來,小臉慘白差點昏厥過去,不過讓她吃驚的是,那些藏獒像是有靈性似的,從她旁邊竄過去,向那些大漢撲去。

震天的狂吠把那些大漢嚇的哭喊著逃竄,只是就連他們都沒發現,那些藏獒距離他們每個人都有一米左右,無論他們跑得快慢,這個距離是不變的。

“琳姐,沒事了。”

洛凡走過來,將外套脫下來披在韓琳身上。

韓琳這才反應過來,驚異的看著他,說:“那……那些藏獒是你養的嗎?”

洛凡含笑道:“我變的。”

驚魂未定的韓琳哪會相信洛凡的話,只當是洛凡不想說。

洛凡將她攙扶起來,然后又說:“此地不宜久留,那些大漢說不準很快還會再來。”

韓琳想到那些大漢,不寒而栗,剛剛如果不是洛凡的突然出現,后果不堪設想。

“對,對,快走。”

韓琳趕忙就想要跑。

可當她的腳剛一用力,頓時一股鉆心的劇痛從腳踝傳來。

“啊!”

韓琳痛苦呻吟一聲,身子直接再次摔下去。

洛凡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韓琳。

巧的是,這韓琳是面朝地趴下去的,而洛凡也沒想那么多,伸手就抓。

這一把抓住后,卻是一愣。

他攙扶了韓琳后,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對……對不起,琳姐,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韓琳也感覺到了洛凡的手抓到了什么,臉色微紅,看到洛凡一臉驚慌失措的模樣,苦笑,還真是個青澀的大男孩兒啊。

洛凡畢竟才十八歲,雖然和李倩談對象持續了兩年,可是這貨連人家手都沒摸過。

“我腳走不了路了。”韓琳皺眉說。

洛凡看向路邊的摩托車,說:“我不會開摩托。”

韓琳說:“會開也不行,車壞了。”

洛凡想了想,立即背對著韓琳,說:“琳姐,我背你去市區。”

“這怎么行?”韓琳搖頭說:“這里距市區至少還有五公里呢。”

“沒關系,琳姐,我可是個男人。”洛凡一臉認真。

男人?

其實在韓琳的眼中,洛凡只是個大男孩兒罷了,畢竟他們相差三、四歲呢。

洛凡見韓琳猶豫,趕緊說:“琳姐,別猶豫了,那些壞人會很快回來的。”

韓琳一聽,沒敢耽擱,趕緊就趴在洛凡背上。

洛凡背起韓琳,立即就跑。

“是不是挺沉的?”韓琳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聲在洛凡后面說。

冬季寒冷,但凡有一點溫暖都能感受得到。

此時韓琳的嘴巴距離洛凡耳朵不足十厘米,款款熱氣襲擊著洛凡的耳朵,這讓他一陣的面紅耳赤,更要命的是,洛凡的外套給韓琳穿了,韓琳卻并沒有將拉鎖拉上,所以,韓琳的保暖衣和洛凡的保暖衣緊貼著。

保暖衣本就是緊身衣,洛凡能夠感覺到來自韓琳身上的溫暖,以及上方的突兀。

“不……不沉,一點都不沉。”

洛凡真的感覺很煎熬,更要命的是韓琳發育的特別好,洛凡這個沒接觸了女人的小伙子,此刻心血急流,都快堅持不住了。

“琳姐,天冷,你把外套拉住吧,那樣更保暖。”

韓琳哪能不知道洛凡的心思,不過,這也更讓韓琳對洛凡產生好印象。

如果是旁人,巴不得和韓琳摟在一起呢,可洛凡為了不讓二人尷尬,反而還讓韓琳將衣服拉起來,隔著羽絨服的話,確實是可以避免一些尷尬。

但韓琳也知道,天很冷,如果自己拉上羽絨服的話,背著自己的洛凡就完全置于寒冷之中了,人家救了自己,還讓人家受凍,韓琳也于心不忍。

“這樣挺好呢,如果累了,我就下來。”韓琳說。

洛凡暗暗咧嘴,修煉了大品天仙訣的他,在體力方面提升不少,被著一個不到百斤的女人,還真不算事,只是韓琳這樣緊貼著他的背部,真是難受的很。

可他也不好直說,只能說:“沒……沒事。”

“那個女人真是瞎了眼。”

突然韓琳說道。

“啊?琳姐,你說啥?”

洛凡此刻正在想著怎么還不到市區,年方十八的大小伙子,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洛凡感覺體內的火氣都要爆出來了。

“之前你不是因失戀跳樓的嗎?”韓琳說:“以后千萬不要那么想不開了。”

洛凡說:“琳姐,我想開了,在一起是緣分,分手就是沒緣,既然沒緣分強扭的瓜也不甜。”

“你能這樣想就太好了,洛凡,你是個好人,一定會得好報的。”韓琳說。

“好人?”洛凡自嘲一笑說:“被甩的都是好人。”

韓琳忙道:“洛凡,你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

洛凡輕聲一笑,背著韓琳繼續往前走。

氣氛一陣尷尬,韓琳有些自責,暗怪自己不該在人家傷口上撒鹽。

過了許久,韓琳再次開口。

“你的那些藏獒怎么沒回來?”

藏獒?

洛凡暗笑,那些藏獒怎么可能回來呢,那是用孫悟空的猴毛變出來的,想來現在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不是說了嗎?那都是變出來的,孫悟空你知道吧,吹一根猴毛就能變出很多東西,我這就是了。”洛凡哈哈一笑。

“呸,你還孫悟空呢,我瞅你像豬八戒。”韓琳嘲笑道。

洛凡暗笑,明明說的是實話,卻不相信,不過這女人還真是神奇的心態,剛剛差點被那些大漢侮辱,現在竟然還能說笑。

約莫半小時后,二人來到市區,立即就攔了輛出租車。

“琳姐,我就先走了。”洛凡沒上車,而是對坐進出租車內的韓琳說。

韓琳指了指自己的腳,說:“你覺的我自己能回家嗎?”

“這……”

洛凡現在是真想趕緊找個地方沖個涼水澡。

沒錯,現在雖然是冬天,可洛凡體內如同烈火焚燒。

“你不會是還想讓姐姐疼吧。”

洛凡一臉無奈,這韓琳的話說的好像很容易被人誤會呀。

前面開車的司機輕咳一聲,很不爽的說:“到底走不走啊。”

洛凡猶豫了一下,想著韓琳的腳扭到了,肯定是沒辦法自己回家的,他伸手去拉副駕駛的車門。

“你干嘛?”韓琳說。

洛凡疑惑,說:“不是送你回家嗎?”

“那你干嘛坐前面啊,我受傷了,你不該坐在我旁邊,隨時照顧我嗎?”韓琳故作生氣的說。

洛凡忙說:“對不起琳姐,我忘了。”

“我說你們小兩口干嘛呢?在這虐狗呢?我可是有老婆的,不會被你們刺激到。”司機一臉不爽的說:“大冷天的秀什么恩愛。”

洛凡一張臉憋得通紅。

倒是韓琳瞄了一眼洛凡,故作沒看到。

洛凡坐到出租車的后排后,韓琳說:“去怡馨家園。”

一路上洛凡都忐忑不安,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跟女生近距離這么久呢,情竇初開的年紀,洛凡忍不住的想起剛剛韓琳趴在他身上的場景。

心中暗暗想著:那種感覺,還……還真舒服。

沒多久,出租車就停下了。

付了車錢,洛凡攙扶著韓琳就進了怡馨家園。

看門的保安疑惑的看著洛凡和韓琳,畢竟嗎,大冬天的,洛凡沒穿外套,而韓琳竟然穿著男人的外套,這顯然不正常。

韓琳住的是公寓房。

洛凡攙扶著韓琳進了房間,里面裝潢的很簡單,但又很暖。

“琳姐,我先走了。”

洛凡將韓琳攙扶到沙發上后,慌忙的就打算離開。

他跟女人共處一室,這并不是第一次,可是有了之前他們倆人緊貼著的事,洛凡就是感覺特別尷尬,很想趕緊走。

韓琳挑眉看向洛凡:“你就這么放心我一個人在家?”

洛凡說:“你都到家了,家里肯定最安全。”

韓琳突然噗嗤一聲笑了。

洛凡對韓琳這突然的笑聲,很疑惑。

韓琳挑眉看著洛凡,說:“洛凡,你琳姐我有那么可怕嗎?難道我這個白衣天使,還會吃了你不成?”

洛凡忙道:“沒……沒有。”

“那你干嘛這么害怕?難道我家里太小,放不下你這尊大佛?”韓琳故作生氣。

洛凡趕緊說:“不不不,琳姐,我真不是這個意思,這么晚了,你也該休息了,所以,我得走了。”

“好吧,你走吧”韓琳說:“唉,我受傷了,等會兒肯定會想要上了廁所或者喝杯水啥的,也沒人攙扶一把,疼死我算了。”

“啊?”洛凡一臉為難。

他是想走的,可是如果這么走了的話,韓琳真的要喝水了那可咋辦?她的腳現在扭傷了根本不能有太大的動作。

“走啊?你怎么不走了?剛剛不是非得走的嗎?”韓琳一臉不悅。

洛凡趕忙歉意的說:“對不起琳姐,我真不是這個意思,那你讓我干啥,我就干啥這總行了吧。”

韓琳一聽,噗嗤一聲笑了。

“這可是你說的,這樣吧,電視機下面有個醫療箱,里面有跌打油拿出來。”

“好嘞。”

洛凡連忙從醫療箱內找出跌打油,然后遞給韓琳。

韓琳看著洛凡,說:“洛凡,你真是一點情商都沒有嗎?”

洛凡滿臉疑惑。

韓琳道:“我腳扭傷了,你就不打算幫我擦擦嗎?”

“這……”

自己去摸琳姐的腳?這怎么能行?

“你不純潔!”韓琳突然說。

洛凡立即搖頭,說:“沒有,沒有。”

韓琳說:“你得以一個醫生的心態懂不?病患無男女!”

“這……”洛凡猶豫了一下,最終蹲在韓琳面前,小心的將韓琳的鞋子和襪子慢慢脫掉。

第10章 害羞的洛凡

十多個想要沖向洛凡的大漢見到藏獒嚇得四處逃竄,就連那個襠部劇痛的光頭也嚇得連滾帶爬。

韓琳看著藏獒撲過來,小臉慘白差點昏厥過去,不過讓她吃驚的是,那些藏獒像是有靈性似的,從她旁邊竄過去,向那些大漢撲去。

震天的狂吠把那些大漢嚇的哭喊著逃竄,只是就連他們都沒發現,那些藏獒距離他們每個人都有一米左右,無論他們跑得快慢,這個距離是不變的。

“琳姐,沒事了。”

洛凡走過來,將外套脫下來披在韓琳身上。

韓琳這才反應過來,驚異的看著他,說:“那……那些藏獒是你養的嗎?”

洛凡含笑道:“我變的。”

驚魂未定的韓琳哪會相信洛凡的話,只當是洛凡不想說。

洛凡將她攙扶起來,然后又說:“此地不宜久留,那些大漢說不準很快還會再來。”

韓琳想到那些大漢,不寒而栗,剛剛如果不是洛凡的突然出現,后果不堪設想。

“對,對,快走。”

韓琳趕忙就想要跑。

可當她的腳剛一用力,頓時一股鉆心的劇痛從腳踝傳來。

“啊!”

韓琳痛苦呻吟一聲,身子直接再次摔下去。

洛凡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韓琳。

巧的是,這韓琳是面朝地趴下去的,而洛凡也沒想那么多,伸手就抓。

這一把抓住后,卻是一愣。

他攙扶了韓琳后,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對……對不起,琳姐,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韓琳也感覺到了洛凡的手抓到了什么,臉色微紅,看到洛凡一臉驚慌失措的模樣,苦笑,還真是個青澀的大男孩兒啊。

洛凡畢竟才十八歲,雖然和李倩談對象持續了兩年,可是這貨連人家手都沒摸過。

“我腳走不了路了。”韓琳皺眉說。

洛凡看向路邊的摩托車,說:“我不會開摩托。”

韓琳說:“會開也不行,車壞了。”

洛凡想了想,立即背對著韓琳,說:“琳姐,我背你去市區。”

“這怎么行?”韓琳搖頭說:“這里距市區至少還有五公里呢。”

“沒關系,琳姐,我可是個男人。”洛凡一臉認真。

男人?

其實在韓琳的眼中,洛凡只是個大男孩兒罷了,畢竟他們相差三、四歲呢。

洛凡見韓琳猶豫,趕緊說:“琳姐,別猶豫了,那些壞人會很快回來的。”

韓琳一聽,沒敢耽擱,趕緊就趴在洛凡背上。

洛凡背起韓琳,立即就跑。

“是不是挺沉的?”韓琳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聲在洛凡后面說。

冬季寒冷,但凡有一點溫暖都能感受得到。

此時韓琳的嘴巴距離洛凡耳朵不足十厘米,款款熱氣襲擊著洛凡的耳朵,這讓他一陣的面紅耳赤,更要命的是,洛凡的外套給韓琳穿了,韓琳卻并沒有將拉鎖拉上,所以,韓琳的保暖衣和洛凡的保暖衣緊貼著。

保暖衣本就是緊身衣,洛凡能夠感覺到來自韓琳身上的溫暖,以及上方的突兀。

“不……不沉,一點都不沉。”

洛凡真的感覺很煎熬,更要命的是韓琳發育的特別好,洛凡這個沒接觸了女人的小伙子,此刻心血急流,都快堅持不住了。

“琳姐,天冷,你把外套拉住吧,那樣更保暖。”

韓琳哪能不知道洛凡的心思,不過,這也更讓韓琳對洛凡產生好印象。

如果是旁人,巴不得和韓琳摟在一起呢,可洛凡為了不讓二人尷尬,反而還讓韓琳將衣服拉起來,隔著羽絨服的話,確實是可以避免一些尷尬。

但韓琳也知道,天很冷,如果自己拉上羽絨服的話,背著自己的洛凡就完全置于寒冷之中了,人家救了自己,還讓人家受凍,韓琳也于心不忍。

“這樣挺好呢,如果累了,我就下來。”韓琳說。

洛凡暗暗咧嘴,修煉了大品天仙訣的他,在體力方面提升不少,被著一個不到百斤的女人,還真不算事,只是韓琳這樣緊貼著他的背部,真是難受的很。

可他也不好直說,只能說:“沒……沒事。”

“那個女人真是瞎了眼。”

突然韓琳說道。

“啊?琳姐,你說啥?”

洛凡此刻正在想著怎么還不到市區,年方十八的大小伙子,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洛凡感覺體內的火氣都要爆出來了。

“之前你不是因失戀跳樓的嗎?”韓琳說:“以后千萬不要那么想不開了。”

洛凡說:“琳姐,我想開了,在一起是緣分,分手就是沒緣,既然沒緣分強扭的瓜也不甜。”

“你能這樣想就太好了,洛凡,你是個好人,一定會得好報的。”韓琳說。

“好人?”洛凡自嘲一笑說:“被甩的都是好人。”

韓琳忙道:“洛凡,你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

洛凡輕聲一笑,背著韓琳繼續往前走。

氣氛一陣尷尬,韓琳有些自責,暗怪自己不該在人家傷口上撒鹽。

過了許久,韓琳再次開口。

“你的那些藏獒怎么沒回來?”

藏獒?

洛凡暗笑,那些藏獒怎么可能回來呢,那是用孫悟空的猴毛變出來的,想來現在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不是說了嗎?那都是變出來的,孫悟空你知道吧,吹一根猴毛就能變出很多東西,我這就是了。”洛凡哈哈一笑。

“呸,你還孫悟空呢,我瞅你像豬八戒。”韓琳嘲笑道。

洛凡暗笑,明明說的是實話,卻不相信,不過這女人還真是神奇的心態,剛剛差點被那些大漢侮辱,現在竟然還能說笑。

約莫半小時后,二人來到市區,立即就攔了輛出租車。

“琳姐,我就先走了。”洛凡沒上車,而是對坐進出租車內的韓琳說。

韓琳指了指自己的腳,說:“你覺的我自己能回家嗎?”

“這……”

洛凡現在是真想趕緊找個地方沖個涼水澡。

沒錯,現在雖然是冬天,可洛凡體內如同烈火焚燒。

“你不會是還想讓姐姐疼吧。”

洛凡一臉無奈,這韓琳的話說的好像很容易被人誤會呀。

前面開車的司機輕咳一聲,很不爽的說:“到底走不走啊。”

洛凡猶豫了一下,想著韓琳的腳扭到了,肯定是沒辦法自己回家的,他伸手去拉副駕駛的車門。

“你干嘛?”韓琳說。

洛凡疑惑,說:“不是送你回家嗎?”

“那你干嘛坐前面啊,我受傷了,你不該坐在我旁邊,隨時照顧我嗎?”韓琳故作生氣的說。

洛凡忙說:“對不起琳姐,我忘了。”

“我說你們小兩口干嘛呢?在這虐狗呢?我可是有老婆的,不會被你們刺激到。”司機一臉不爽的說:“大冷天的秀什么恩愛。”

洛凡一張臉憋得通紅。

倒是韓琳瞄了一眼洛凡,故作沒看到。

洛凡坐到出租車的后排后,韓琳說:“去怡馨家園。”

一路上洛凡都忐忑不安,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跟女生近距離這么久呢,情竇初開的年紀,洛凡忍不住的想起剛剛韓琳趴在他身上的場景。

心中暗暗想著:那種感覺,還……還真舒服。

沒多久,出租車就停下了。

付了車錢,洛凡攙扶著韓琳就進了怡馨家園。

看門的保安疑惑的看著洛凡和韓琳,畢竟嗎,大冬天的,洛凡沒穿外套,而韓琳竟然穿著男人的外套,這顯然不正常。

韓琳住的是公寓房。

洛凡攙扶著韓琳進了房間,里面裝潢的很簡單,但又很暖。

“琳姐,我先走了。”

洛凡將韓琳攙扶到沙發上后,慌忙的就打算離開。

他跟女人共處一室,這并不是第一次,可是有了之前他們倆人緊貼著的事,洛凡就是感覺特別尷尬,很想趕緊走。

韓琳挑眉看向洛凡:“你就這么放心我一個人在家?”

洛凡說:“你都到家了,家里肯定最安全。”

韓琳突然噗嗤一聲笑了。

洛凡對韓琳這突然的笑聲,很疑惑。

韓琳挑眉看著洛凡,說:“洛凡,你琳姐我有那么可怕嗎?難道我這個白衣天使,還會吃了你不成?”

洛凡忙道:“沒……沒有。”

“那你干嘛這么害怕?難道我家里太小,放不下你這尊大佛?”韓琳故作生氣。

洛凡趕緊說:“不不不,琳姐,我真不是這個意思,這么晚了,你也該休息了,所以,我得走了。”

“好吧,你走吧”韓琳說:“唉,我受傷了,等會兒肯定會想要上了廁所或者喝杯水啥的,也沒人攙扶一把,疼死我算了。”

“啊?”洛凡一臉為難。

他是想走的,可是如果這么走了的話,韓琳真的要喝水了那可咋辦?她的腳現在扭傷了根本不能有太大的動作。

“走啊?你怎么不走了?剛剛不是非得走的嗎?”韓琳一臉不悅。

洛凡趕忙歉意的說:“對不起琳姐,我真不是這個意思,那你讓我干啥,我就干啥這總行了吧。”

韓琳一聽,噗嗤一聲笑了。

“這可是你說的,這樣吧,電視機下面有個醫療箱,里面有跌打油拿出來。”

“好嘞。”

洛凡連忙從醫療箱內找出跌打油,然后遞給韓琳。

韓琳看著洛凡,說:“洛凡,你真是一點情商都沒有嗎?”

洛凡滿臉疑惑。

韓琳道:“我腳扭傷了,你就不打算幫我擦擦嗎?”

“這……”

自己去摸琳姐的腳?這怎么能行?

“你不純潔!”韓琳突然說。

洛凡立即搖頭,說:“沒有,沒有。”

韓琳說:“你得以一個醫生的心態懂不?病患無男女!”

“這……”洛凡猶豫了一下,最終蹲在韓琳面前,小心的將韓琳的鞋子和襪子慢慢脫掉。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秒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四不像特肖图片今期 江苏省体彩7位数 股票分析报告模板 河北11选5助手免费版 山西快乐十分免费预测号 _百家乐玩法 快3app 赛车pk10 安徽股票配资公司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乐彩网 今天江西11选5走势图 浙江体彩历史开奖飞鱼 2014年上证指数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玩法 基金配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