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1 22:59:54

一夜修煉,一夜未睡。

自從修煉了大品天仙訣之后,洛凡幾乎可以做到不睡覺也能很精神,當然了,必須得有一定量的修煉。

冬季的天亮的比較晚,一般要到七點左右天才開始亮。

不過洛凡的修煉并不是天亮才停下的,而是因為手機鈴響。

拿出手機一看,上面顯示的是一串陌生號碼。

他有些猶豫,但還是接通了。

“你好,請問是洛凡先生嗎?”

電話里面的人很禮貌的詢問。

洛凡說:“是我,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柳冰小姐的委托人,需要洛凡先生簽一份文件,我已經在欣欣小區了,你在家嗎?”

柳冰!

洛凡聽到這個名字,不由疑惑。

這個名字他是很熟悉的,他在欣欣小區是租的房子,這柳冰便是房東,而且柳冰一直把他當做小弟弟看待,所以,雖然洛凡交了房租,但幾乎是管著洛凡吃飯的。

算下來,洛凡幾乎算是交個生活費而已。

“現在的騙子是越來越不專業了,你知道我和柳冰有多熟嗎?你這種伎倆太拙劣了吧。”洛凡嘲諷的對電話內說,同時就打算掛斷電話。

對方連忙說:“洛凡先生,請千萬不要誤會,柳冰小姐讓我們務必聯系上你,她有很重要的東西要讓我們轉交給你。”

洛凡嗤笑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柳冰如果有什么東西要給我,她會親自交給我,還用得著轉交給第二個人?看來你還不知道我們有多熟悉。”

“你們住對門。”對方說。

洛凡不由一愣。

他在欣欣小區的住處對面就是柳冰所住的地方,這件事外人應該是不會知道的啊。

對方繼續說:“柳冰小姐有事離開了東元市,離開之前委托的我們,洛先生,如果方便的話,請跟我們見一面行嗎?”

洛凡皺眉,柳冰離開東元市了?

柳冰可是自己的房東啊,怎么會突然就離開東元市呢?難道是發生了什么重要的事嗎?要不然的話,她肯定會親自跟自己講的。

而且洛凡也懷疑給自己打電話這些人的身份。

“好,你們在欣欣小區等我,我現在就回去。”洛凡道。

掛斷電話,洛凡的面色陰晴不定。

柳冰難道發生什么難事了嗎?

如果是以前的話,洛凡沒什么本事,所以,他或許就不會過問了,可現在他已經是可以上仙界的人了,他暗暗發誓,無論柳冰遇到了什么樣的難事,他都要去幫柳冰。

嘎吱!

這時,臥房的門打開。

洛凡立即抬頭看過去。

韓琳已經穿好了衣服,扶著墻走出來。

“琳姐,你沒事了?”洛凡驚訝的看著韓琳,昨天晚上,韓琳可是脆弱的很呢。

韓琳含笑對洛凡說:“好多了,你也醒啦,昨天晚上睡得還好嗎?”

洛凡說:“還行。”

韓琳說:“洛凡,昨天真的很謝謝你,這件事我會銘記一輩子。”

洛凡忙道:“琳姐別這么說,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也會那么做的,而且在醫院的時候,你不是也照顧我了嗎?”

韓琳微微一笑,說:“聽你剛剛接到電話,似乎有事。”

洛凡道:“我得回家一趟,對了,你這是要出門嗎?”

“有個朋友打電話約我去玩。”韓琳說。

洛凡皺眉,說:“琳姐,這兩天你都不要出門了。”

韓琳說:“這是為什么,你看我的腳已經可以走路了。”

洛凡昨天晚上已經給韓琳算卦了,這兩天韓琳必有災難,只是具體是什么災難卻不知道,所以,他也不敢妄言。

畢竟即便是他能算準,他告訴了韓琳,韓琳也不會相信啊。

洛凡想了想說:“傷筋動骨一百天,琳姐,你還是在家休息的好,過了這兩天,腳好了之后,想怎么出去玩就怎么出去玩。”

韓琳笑道:“你還挺會心疼人的,你就別管我了,趕緊去辦你的事吧。”

洛凡現在還不知道柳冰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心里確實是挺著急的,連忙說:“那行,琳姐,有任何事都可以跟我聯系,天大的事我都能幫你。”

洛凡說著話,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寫在了一張紙條上遞給韓琳。

韓琳看著紙條上洛凡寫的號碼,她有些好笑。

昨天晚上被洛凡相救,這還真是一場意外,正常情況下在東元市,恐怕還真沒幾個人能動她,不過她也不想駁了洛凡的面子。

“行,遇到危險我一定會跟你聯系。”

“那好,琳姐我先走了。”

洛凡說完,轉身就走向門口。

“洛凡!”

就在他要走出門口時,韓琳突然開口。

洛凡疑惑的看向韓琳。

韓琳道:“謝謝你。”

洛凡淡淡一笑,快步離開。

韓琳看著紙條上所寫的號碼,輕笑一聲,隨手放在了桌上。

她實在是不覺的洛凡能幫她什么。

洛凡走出怡馨家園小區后就立即撥出去一個號碼。

可是連續打了幾遍,電話里面的提示音都是‘空號’。

“咦?柳冰姐的號碼怎么成了空號?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啊。”洛凡暗暗自語,隨即攔了輛出租車前往欣欣小區。

難道柳冰姐真的有事了?要知道,以前的話,自己給她打電話響鈴從來不會超過三聲的。

欣欣小區!

當洛凡在小區門口下車的時候,路邊的一輛商務車上下來了兩個黑西裝男子。

洛凡立即停下腳步看向他們,他能感覺到這些人是向他走來的。

“你好洛先生。”

其中一個黑衣男子走到洛凡面前,含笑道。

洛凡上下打量他們,說:“你們是什么人?”

“洛先生你還是先看看這份協議書吧。”

那人說著話,從文件包內拿出一疊文件遞給他。

洛凡疑惑的接過,當他翻開第一頁的時候,當即就愣住了。

原來這是一份房產委托協議,委托人正是柳冰。

洛凡也是這才知道,欣欣這個小區,全部都是柳冰的房產,而且她連一棟房子都沒有賣出去,全都是租出去的。

這份協議的作用就是,柳冰將這欣欣小區整個委托給了洛凡,也就是說,只要洛凡簽字了,那么他就是欣欣小區的臨時主人,而且委托時間是無期限,也就是說,什么時候柳冰回來了親自要走房產,洛凡才需要將房產交出去,倘若柳冰沒有親自來要,洛凡就等于是欣欣小區的擁有者。

“嘶……”

“柳冰姐現在在哪?”洛凡皺眉看向黑衣男。

黑衣男說:“這個我們不清楚,我們只負責將委托協議交給洛先生,洛先生只要簽上字,這份協議就算是生效了,也就是說,從此刻開始,洛先生就可以是欣欣小區的主人。”

洛凡的目光快速的掃視整個欣欣小區。

雖然欣欣小區看似不大,可以就價值不菲,恐怕也得有好幾億,特別是前面的公寓房更是值錢,每個月的房租就是一大筆錢。

“柳冰姐竟然將這價值數億的房產交給我管理,沒想到柳冰姐竟然這么信任我”洛凡微微嘆了口氣,暗道:“柳冰姐,雖然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么事,但既然你委托給我了,我就一定會將這個房產看好的,至于房租,我洛凡一毛錢都不會動。”

“洛先生,你看這份協議,你是現在簽嗎?”

洛凡接過那份委托協議,突然想到道祖內經中的測算,掐指測算柳冰的吉兇。

“不吉不兇!”

他更加疑惑,按理說,測算出來的,要么是吉,要么是兇。

這不吉不兇是幾個意思?難道說是柳冰姐所做的事情并不影響生命?

“算了,看來應該是柳冰姐自己的事情,既然沒有生命危險,自己就按照柳冰姐的意思好好照看欣欣小區吧。”

在協議上簽了名字,黑衣男立即笑道:“謝謝洛先生配合,我們的任務完成了,柳冰小姐還讓我們轉給你一句話。”

“什么話?”

“見到你很高興,如果以后還能見到,這就是人生幸事!”

洛凡微微一愣。

沒想到自己在柳冰姐的心里竟然有這么重的份量。

等黑衣男離開,洛凡就走進欣欣小區。

誰能想到,這個曾經的鄉巴佬,現在竟然擁有了東元市欣欣小區這個房產,換句話說,現在的洛凡也算是個億萬富翁了。

回到住處,洛凡用鑰匙開了柳冰家的門。

當他進去時發現,里面已經被收拾好了,而且似乎已經走好幾天了。

“怪不得自己死了三天,柳冰姐都沒有給自己打電話,看來當時就已經走了。”洛凡微微嘆了口氣。

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門口有人,扭頭看去。

一個五十歲上下的男子站在門口。

“洛先生。”

第15章 房東的委托

一夜修煉,一夜未睡。

自從修煉了大品天仙訣之后,洛凡幾乎可以做到不睡覺也能很精神,當然了,必須得有一定量的修煉。

冬季的天亮的比較晚,一般要到七點左右天才開始亮。

不過洛凡的修煉并不是天亮才停下的,而是因為手機鈴響。

拿出手機一看,上面顯示的是一串陌生號碼。

他有些猶豫,但還是接通了。

“你好,請問是洛凡先生嗎?”

電話里面的人很禮貌的詢問。

洛凡說:“是我,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柳冰小姐的委托人,需要洛凡先生簽一份文件,我已經在欣欣小區了,你在家嗎?”

柳冰!

洛凡聽到這個名字,不由疑惑。

這個名字他是很熟悉的,他在欣欣小區是租的房子,這柳冰便是房東,而且柳冰一直把他當做小弟弟看待,所以,雖然洛凡交了房租,但幾乎是管著洛凡吃飯的。

算下來,洛凡幾乎算是交個生活費而已。

“現在的騙子是越來越不專業了,你知道我和柳冰有多熟嗎?你這種伎倆太拙劣了吧。”洛凡嘲諷的對電話內說,同時就打算掛斷電話。

對方連忙說:“洛凡先生,請千萬不要誤會,柳冰小姐讓我們務必聯系上你,她有很重要的東西要讓我們轉交給你。”

洛凡嗤笑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柳冰如果有什么東西要給我,她會親自交給我,還用得著轉交給第二個人?看來你還不知道我們有多熟悉。”

“你們住對門。”對方說。

洛凡不由一愣。

他在欣欣小區的住處對面就是柳冰所住的地方,這件事外人應該是不會知道的啊。

對方繼續說:“柳冰小姐有事離開了東元市,離開之前委托的我們,洛先生,如果方便的話,請跟我們見一面行嗎?”

洛凡皺眉,柳冰離開東元市了?

柳冰可是自己的房東啊,怎么會突然就離開東元市呢?難道是發生了什么重要的事嗎?要不然的話,她肯定會親自跟自己講的。

而且洛凡也懷疑給自己打電話這些人的身份。

“好,你們在欣欣小區等我,我現在就回去。”洛凡道。

掛斷電話,洛凡的面色陰晴不定。

柳冰難道發生什么難事了嗎?

如果是以前的話,洛凡沒什么本事,所以,他或許就不會過問了,可現在他已經是可以上仙界的人了,他暗暗發誓,無論柳冰遇到了什么樣的難事,他都要去幫柳冰。

嘎吱!

這時,臥房的門打開。

洛凡立即抬頭看過去。

韓琳已經穿好了衣服,扶著墻走出來。

“琳姐,你沒事了?”洛凡驚訝的看著韓琳,昨天晚上,韓琳可是脆弱的很呢。

韓琳含笑對洛凡說:“好多了,你也醒啦,昨天晚上睡得還好嗎?”

洛凡說:“還行。”

韓琳說:“洛凡,昨天真的很謝謝你,這件事我會銘記一輩子。”

洛凡忙道:“琳姐別這么說,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也會那么做的,而且在醫院的時候,你不是也照顧我了嗎?”

韓琳微微一笑,說:“聽你剛剛接到電話,似乎有事。”

洛凡道:“我得回家一趟,對了,你這是要出門嗎?”

“有個朋友打電話約我去玩。”韓琳說。

洛凡皺眉,說:“琳姐,這兩天你都不要出門了。”

韓琳說:“這是為什么,你看我的腳已經可以走路了。”

洛凡昨天晚上已經給韓琳算卦了,這兩天韓琳必有災難,只是具體是什么災難卻不知道,所以,他也不敢妄言。

畢竟即便是他能算準,他告訴了韓琳,韓琳也不會相信啊。

洛凡想了想說:“傷筋動骨一百天,琳姐,你還是在家休息的好,過了這兩天,腳好了之后,想怎么出去玩就怎么出去玩。”

韓琳笑道:“你還挺會心疼人的,你就別管我了,趕緊去辦你的事吧。”

洛凡現在還不知道柳冰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心里確實是挺著急的,連忙說:“那行,琳姐,有任何事都可以跟我聯系,天大的事我都能幫你。”

洛凡說著話,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寫在了一張紙條上遞給韓琳。

韓琳看著紙條上洛凡寫的號碼,她有些好笑。

昨天晚上被洛凡相救,這還真是一場意外,正常情況下在東元市,恐怕還真沒幾個人能動她,不過她也不想駁了洛凡的面子。

“行,遇到危險我一定會跟你聯系。”

“那好,琳姐我先走了。”

洛凡說完,轉身就走向門口。

“洛凡!”

就在他要走出門口時,韓琳突然開口。

洛凡疑惑的看向韓琳。

韓琳道:“謝謝你。”

洛凡淡淡一笑,快步離開。

韓琳看著紙條上所寫的號碼,輕笑一聲,隨手放在了桌上。

她實在是不覺的洛凡能幫她什么。

洛凡走出怡馨家園小區后就立即撥出去一個號碼。

可是連續打了幾遍,電話里面的提示音都是‘空號’。

“咦?柳冰姐的號碼怎么成了空號?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啊。”洛凡暗暗自語,隨即攔了輛出租車前往欣欣小區。

難道柳冰姐真的有事了?要知道,以前的話,自己給她打電話響鈴從來不會超過三聲的。

欣欣小區!

當洛凡在小區門口下車的時候,路邊的一輛商務車上下來了兩個黑西裝男子。

洛凡立即停下腳步看向他們,他能感覺到這些人是向他走來的。

“你好洛先生。”

其中一個黑衣男子走到洛凡面前,含笑道。

洛凡上下打量他們,說:“你們是什么人?”

“洛先生你還是先看看這份協議書吧。”

那人說著話,從文件包內拿出一疊文件遞給他。

洛凡疑惑的接過,當他翻開第一頁的時候,當即就愣住了。

原來這是一份房產委托協議,委托人正是柳冰。

洛凡也是這才知道,欣欣這個小區,全部都是柳冰的房產,而且她連一棟房子都沒有賣出去,全都是租出去的。

這份協議的作用就是,柳冰將這欣欣小區整個委托給了洛凡,也就是說,只要洛凡簽字了,那么他就是欣欣小區的臨時主人,而且委托時間是無期限,也就是說,什么時候柳冰回來了親自要走房產,洛凡才需要將房產交出去,倘若柳冰沒有親自來要,洛凡就等于是欣欣小區的擁有者。

“嘶……”

“柳冰姐現在在哪?”洛凡皺眉看向黑衣男。

黑衣男說:“這個我們不清楚,我們只負責將委托協議交給洛先生,洛先生只要簽上字,這份協議就算是生效了,也就是說,從此刻開始,洛先生就可以是欣欣小區的主人。”

洛凡的目光快速的掃視整個欣欣小區。

雖然欣欣小區看似不大,可以就價值不菲,恐怕也得有好幾億,特別是前面的公寓房更是值錢,每個月的房租就是一大筆錢。

“柳冰姐竟然將這價值數億的房產交給我管理,沒想到柳冰姐竟然這么信任我”洛凡微微嘆了口氣,暗道:“柳冰姐,雖然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么事,但既然你委托給我了,我就一定會將這個房產看好的,至于房租,我洛凡一毛錢都不會動。”

“洛先生,你看這份協議,你是現在簽嗎?”

洛凡接過那份委托協議,突然想到道祖內經中的測算,掐指測算柳冰的吉兇。

“不吉不兇!”

他更加疑惑,按理說,測算出來的,要么是吉,要么是兇。

這不吉不兇是幾個意思?難道說是柳冰姐所做的事情并不影響生命?

“算了,看來應該是柳冰姐自己的事情,既然沒有生命危險,自己就按照柳冰姐的意思好好照看欣欣小區吧。”

在協議上簽了名字,黑衣男立即笑道:“謝謝洛先生配合,我們的任務完成了,柳冰小姐還讓我們轉給你一句話。”

“什么話?”

“見到你很高興,如果以后還能見到,這就是人生幸事!”

洛凡微微一愣。

沒想到自己在柳冰姐的心里竟然有這么重的份量。

等黑衣男離開,洛凡就走進欣欣小區。

誰能想到,這個曾經的鄉巴佬,現在竟然擁有了東元市欣欣小區這個房產,換句話說,現在的洛凡也算是個億萬富翁了。

回到住處,洛凡用鑰匙開了柳冰家的門。

當他進去時發現,里面已經被收拾好了,而且似乎已經走好幾天了。

“怪不得自己死了三天,柳冰姐都沒有給自己打電話,看來當時就已經走了。”洛凡微微嘆了口氣。

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門口有人,扭頭看去。

一個五十歲上下的男子站在門口。

“洛先生。”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天津11选5一定牛手机版 海南4 1开奖时间 安徽快三计划手机版 11选5前三组万能复式 为什么我买五分彩提现不了 贵州快三第一期几点开 宏琳策略配资 辽宁35选七开奖直播 黑龙江22选5更多期次 炒股表情 三全中赔多少倍 股票涨还是跌 广东快乐十分大小 bbin最新版本app下载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