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2 23:38:43

“啊……”

慘絕人寰的叫喊從殺手口中傳來。

他驚恐的看向從地上站起來的洛凡,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少年竟然還會妖術?

至少此刻殺手認為洛凡用的是妖術。

作為殺手,不止要會殺人,更加要懂的知難而退。

此刻他就看準了眼前的洛凡絕非凡人,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向窗戶撞過去。

呼啦!

玻璃窗被撞破,殺手直接從樓上跳下去。

洛凡立即走到窗臺前,此時,看到殺手跳下樓后,努力的逃跑。

要么活捉,要么殺死!

洛凡心中這么想著,活捉肯定是不可能了。

剛剛天火狂龍那一招,蘇沐翎恐怕是沒看到,但殺手肯定是看清楚了,如果他逃跑后對外亂說一通,恐怕自己就要成為小白鼠了。

他緊緊的盯著殺手,此時,在前面有一輛車,殺手的意圖很明顯是要上車的,洛凡的手上立即凝聚出火苗。

殺手發瘋一般的跑到車前,立即就要跳進車里,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不易察覺的火光嗖的一下射中殺手的胸口。

噗!

胸口瞬間被打穿,殺手愣愣的立在原地,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胸口上的一個血淋淋的大洞,至死都不明白,他怎么會失敗,又怎么會死。

蘇沐翎躲在角落里,她不敢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當然了,此刻即便是有燈光也很昏暗,她只是以為洛凡站在窗口是看殺手去哪了。

洛凡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暗笑,這準頭也不錯,不過還得練,什么時候練到百發百中的時候,那才是真牛逼呢。

他扭頭看向蘇沐翎,說:“結束了,不用害怕了。”

蘇沐翎聽到洛凡這話,這才看向他,說:“那個人呢?他逃走了嗎?”

“走了”洛凡沒有說殺那個人的事,畢竟面對的是個少女,洛凡也不想讓蘇沐翎知道他殺死了人。

蘇沐翎連忙慌忙的拿出手機撥出去一個號碼。

“呂伯,我這里……啊?你知道了,好,好我知道……”

就在蘇沐翎掛斷電話的時候,電燈全都亮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五六個穿著便服的男人沖進來。

洛凡不由皺眉,剛剛自己連續使用了兩次天火狂龍,如果又有人來的話,那自己恐怕很難扛得住啊。

“大小姐,你沒事吧。”來者的一個領頭,見到蘇沐翎后,立即恭敬的說。

大小姐?

洛凡明白了,眼前來的人應該都是蘇家的人,看來保護蘇沐翎的人并非只有自己。

“我……我沒事”蘇沐翎微微搖頭,說:“對了,剛剛的殺手你們抓到了嗎?”

“抓到了,只是……”領頭者皺眉,不知該如何說。

這時,洛凡說:“這里找人打掃干凈,蘇沐翎先下樓,我想呂明臣應該很快就來了。”

蘇沐翎!呂明臣!

那幾個保護蘇沐翎的人聽洛凡竟然直呼這兩個名字,皆是皺眉,要知道在他們的眼中,無論是蘇沐翎還是呂明臣,那可都是只能仰望的人啊。

不過,這次蘇沐翎卻很聽話的按照洛凡說的下樓了。

洛凡也跟著下樓。

客廳里!

蘇沐翎坐在沙發上沒有說話,但明顯可以看出來,心有余悸。

三天里發生了兩次被威脅生命的事,別說是個小姑娘,就是個大男人恐怕也會非常恐懼的。

沒多久,呂明臣著急忙慌的跑進來。

“大小姐,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跟著呂明臣一起來的還有身穿白大褂的醫生,醫生來到蘇沐翎面前問長問短,生怕蘇沐翎有任何的差池。

洛凡苦笑,這就是有錢人家呀。

呂明臣轉身看向洛凡,說:“洛先生,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在,后果不堪設想。”

洛凡看向旁邊站著的那幾個人,說:“其實,即便是我不在,那個殺手也很難將蘇沐翎帶走。”

呂明臣知道洛凡所說的意思,立即說:“這些人都是洛先生的輔助,他們全部都必須聽從洛先生的指示。”

洛凡輕笑,說:“好了,你就別張嘴閉嘴的洛先生了,實在是太不習慣了,直呼其名吧,你叫我洛凡就行。”

呂明臣忙說:“啊?這不太好吧。”

“我既然是蘇沐翎的保鏢,那如果你一直叫我‘洛先生’,萬一被有心人聽到,恐怕對我們都會不利。”

“哎呀,我還真是沒有想到這一層,那行,全聽洛先……哦不,洛凡你的。”

洛凡笑道:“從現在開始,我就和蘇沐翎一樣,叫你一聲呂伯了。”

二人又聊了一會兒,呂明臣就和那些在外面保護的人離開了。

由于蘇沐翎的房間見血了,所以,她就換了個房間,并且吃了點鎮定方面的藥就睡下了。

洛凡的房間是在一樓,當呂明臣等人離開后,他也回了房間。

經歷了保鏢生涯中的第一場小風波,洛凡還真是難以入眠,正好靈力又被消耗光了,所以,他就立即開始修煉。

與此同時。

離開別墅的呂明臣和那些保鏢就來到了小區的一處,此刻死去的殺手就在這里。

“好強的手段。”呂明臣看著那像是被火燒過一樣的血洞,吃驚的說。

這時,領頭的人,說:“呂伯,您知道這是誰干的?”

“洛凡!”呂明臣淡淡的說。

“啊?這怎么可能?當時這家伙倒地的時候,距離大小姐的別墅很遠了。”

呂明臣說:“這個世界上離奇的事情有很多。”

“難道他是……”

“知道就好,說出來就不好了。”

……

再說洛凡,修煉了幾個小時后,突然想到今天進入仙界的兩次機會似乎還有一次,睜開眼睛看看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呢。

他意念一動,便直接進入了仙界。

只是,當他進入仙界的這一刻,他才想起一件事,那就是仙寶戒指內似乎只有一瓶可樂,忘記往里面填東西了。

再次出現在仙靈鎮,他漫無目的在仙靈鎮上溜達,現在手里只有一瓶可樂,所以,想要換什么東西,還真得謹慎點。

“我才不聽你的呢,哼,唐僧的經本太子不要聽。”

正走著,一道氣憤的聲音從側面傳來。

洛凡扭頭看去,原來是個穿著肚兜,腳下他這一對火輪的小孩兒。

“我靠,竟然是哪吒。”

他忍不住的喊了句。

那原本正踏著風火輪跑的哪吒,突然聽到洛凡喊他的名字,立即扭頭看向洛凡,上下打量了幾眼。

“你是誰?竟敢直呼本太子的名諱。”

太子?

洛凡這才想起來,這哪吒是托塔天王李靖的兒子,由于是托塔天王的第三個兒子,所以,又被稱為哪吒三太子。

洛凡說:“名字不就是被人叫的嗎?怎么?現在連堂堂你也注重起官職了?看來現在的哪吒和以前的哪吒是有點不一樣了。”

哪吒聽到洛凡這話,微微皺眉,他最討厭的就是天宮的規矩。

當初如果不是他爹李靖弄到了這個寶塔,恐怕他也不會鳥李靖。

“你是何人?似乎對我挺了解。”哪吒收起了風火輪,走到洛凡面前。

洛凡笑道:“了解肯定是談不上的,不過,說起來我還真是很欣賞你的性格,要不然,當年齊天大圣鬧天宮的時候,你也不會手下留情。”

哪吒立即看了看周圍,當初孫悟空鬧天宮時,玉帝立即就派遣托塔天王和哪吒去捉拿孫悟空,可哪吒因為覺的孫悟空與他的性格很像,都有反叛精神,所以,就沒有真打。

只是,這件事除了孫悟空之外,再也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了,眼前這個素未謀面的小仙怎么會知道?

“不準胡說,否則我饒不了你”哪吒冷喝道。

洛凡見哪吒面色發冷,很顯然被他說中了。

“看來我說的一點沒錯啊,不過,我可不是個亂嚼舌根的人,只是今天偶遇你李哪吒,我有心結識你這個少年英雄罷了。”洛凡冷笑。

哪吒見洛凡似乎并未有惡意,而且這現在內也不能動武,他挑眉說:“真的如此嗎?你不會是騙我吧。”

“怎么會呢?”

洛凡說著話,手一翻,將那瓶可口可樂拿了出來。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雖然洛凡知道可口可樂這玩意兒在仙界是稀罕物,可是酒香也怕巷子深,所以,洛凡要讓人給自己做個宣傳。

“初次相見,我這里有一瓶好東西,要不要嘗嘗?我敢保證,比玉帝的瓊漿玉露還要可口。”

“哦?”

哪吒天生具有反叛精神,對仙界的諸仙全都看不上,人人都說玉帝的瓊漿玉露最高級,但他就是不相信。

現在他聽洛凡這么說,就像是找到了知音。

“哦?竟然有這種好東西。”哪吒說:“那我可得嘗嘗。”

洛凡笑道:“這就是給你的見面禮,來,我給你打開。”

洛凡擰開瓶蓋,然后遞給哪吒。

哪吒接過后,先是嗅了嗅。

一股從未聞到過的味道出現。

他說不上來是好是壞,不過那種甜甜的感覺,還有一種嘗嘗的沖動。

最終,哪吒還是小酌一口。

“這味道……”哪吒喝罷,不由驚訝的看著手中的可口可樂,他驚訝的看向洛凡,說:“這是什么珍品,味道竟然如此……”

第18章 哪吒喝可樂

“啊……”

慘絕人寰的叫喊從殺手口中傳來。

他驚恐的看向從地上站起來的洛凡,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少年竟然還會妖術?

至少此刻殺手認為洛凡用的是妖術。

作為殺手,不止要會殺人,更加要懂的知難而退。

此刻他就看準了眼前的洛凡絕非凡人,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向窗戶撞過去。

呼啦!

玻璃窗被撞破,殺手直接從樓上跳下去。

洛凡立即走到窗臺前,此時,看到殺手跳下樓后,努力的逃跑。

要么活捉,要么殺死!

洛凡心中這么想著,活捉肯定是不可能了。

剛剛天火狂龍那一招,蘇沐翎恐怕是沒看到,但殺手肯定是看清楚了,如果他逃跑后對外亂說一通,恐怕自己就要成為小白鼠了。

他緊緊的盯著殺手,此時,在前面有一輛車,殺手的意圖很明顯是要上車的,洛凡的手上立即凝聚出火苗。

殺手發瘋一般的跑到車前,立即就要跳進車里,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不易察覺的火光嗖的一下射中殺手的胸口。

噗!

胸口瞬間被打穿,殺手愣愣的立在原地,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胸口上的一個血淋淋的大洞,至死都不明白,他怎么會失敗,又怎么會死。

蘇沐翎躲在角落里,她不敢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當然了,此刻即便是有燈光也很昏暗,她只是以為洛凡站在窗口是看殺手去哪了。

洛凡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暗笑,這準頭也不錯,不過還得練,什么時候練到百發百中的時候,那才是真牛逼呢。

他扭頭看向蘇沐翎,說:“結束了,不用害怕了。”

蘇沐翎聽到洛凡這話,這才看向他,說:“那個人呢?他逃走了嗎?”

“走了”洛凡沒有說殺那個人的事,畢竟面對的是個少女,洛凡也不想讓蘇沐翎知道他殺死了人。

蘇沐翎連忙慌忙的拿出手機撥出去一個號碼。

“呂伯,我這里……啊?你知道了,好,好我知道……”

就在蘇沐翎掛斷電話的時候,電燈全都亮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五六個穿著便服的男人沖進來。

洛凡不由皺眉,剛剛自己連續使用了兩次天火狂龍,如果又有人來的話,那自己恐怕很難扛得住啊。

“大小姐,你沒事吧。”來者的一個領頭,見到蘇沐翎后,立即恭敬的說。

大小姐?

洛凡明白了,眼前來的人應該都是蘇家的人,看來保護蘇沐翎的人并非只有自己。

“我……我沒事”蘇沐翎微微搖頭,說:“對了,剛剛的殺手你們抓到了嗎?”

“抓到了,只是……”領頭者皺眉,不知該如何說。

這時,洛凡說:“這里找人打掃干凈,蘇沐翎先下樓,我想呂明臣應該很快就來了。”

蘇沐翎!呂明臣!

那幾個保護蘇沐翎的人聽洛凡竟然直呼這兩個名字,皆是皺眉,要知道在他們的眼中,無論是蘇沐翎還是呂明臣,那可都是只能仰望的人啊。

不過,這次蘇沐翎卻很聽話的按照洛凡說的下樓了。

洛凡也跟著下樓。

客廳里!

蘇沐翎坐在沙發上沒有說話,但明顯可以看出來,心有余悸。

三天里發生了兩次被威脅生命的事,別說是個小姑娘,就是個大男人恐怕也會非常恐懼的。

沒多久,呂明臣著急忙慌的跑進來。

“大小姐,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跟著呂明臣一起來的還有身穿白大褂的醫生,醫生來到蘇沐翎面前問長問短,生怕蘇沐翎有任何的差池。

洛凡苦笑,這就是有錢人家呀。

呂明臣轉身看向洛凡,說:“洛先生,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在,后果不堪設想。”

洛凡看向旁邊站著的那幾個人,說:“其實,即便是我不在,那個殺手也很難將蘇沐翎帶走。”

呂明臣知道洛凡所說的意思,立即說:“這些人都是洛先生的輔助,他們全部都必須聽從洛先生的指示。”

洛凡輕笑,說:“好了,你就別張嘴閉嘴的洛先生了,實在是太不習慣了,直呼其名吧,你叫我洛凡就行。”

呂明臣忙說:“啊?這不太好吧。”

“我既然是蘇沐翎的保鏢,那如果你一直叫我‘洛先生’,萬一被有心人聽到,恐怕對我們都會不利。”

“哎呀,我還真是沒有想到這一層,那行,全聽洛先……哦不,洛凡你的。”

洛凡笑道:“從現在開始,我就和蘇沐翎一樣,叫你一聲呂伯了。”

二人又聊了一會兒,呂明臣就和那些在外面保護的人離開了。

由于蘇沐翎的房間見血了,所以,她就換了個房間,并且吃了點鎮定方面的藥就睡下了。

洛凡的房間是在一樓,當呂明臣等人離開后,他也回了房間。

經歷了保鏢生涯中的第一場小風波,洛凡還真是難以入眠,正好靈力又被消耗光了,所以,他就立即開始修煉。

與此同時。

離開別墅的呂明臣和那些保鏢就來到了小區的一處,此刻死去的殺手就在這里。

“好強的手段。”呂明臣看著那像是被火燒過一樣的血洞,吃驚的說。

這時,領頭的人,說:“呂伯,您知道這是誰干的?”

“洛凡!”呂明臣淡淡的說。

“啊?這怎么可能?當時這家伙倒地的時候,距離大小姐的別墅很遠了。”

呂明臣說:“這個世界上離奇的事情有很多。”

“難道他是……”

“知道就好,說出來就不好了。”

……

再說洛凡,修煉了幾個小時后,突然想到今天進入仙界的兩次機會似乎還有一次,睜開眼睛看看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呢。

他意念一動,便直接進入了仙界。

只是,當他進入仙界的這一刻,他才想起一件事,那就是仙寶戒指內似乎只有一瓶可樂,忘記往里面填東西了。

再次出現在仙靈鎮,他漫無目的在仙靈鎮上溜達,現在手里只有一瓶可樂,所以,想要換什么東西,還真得謹慎點。

“我才不聽你的呢,哼,唐僧的經本太子不要聽。”

正走著,一道氣憤的聲音從側面傳來。

洛凡扭頭看去,原來是個穿著肚兜,腳下他這一對火輪的小孩兒。

“我靠,竟然是哪吒。”

他忍不住的喊了句。

那原本正踏著風火輪跑的哪吒,突然聽到洛凡喊他的名字,立即扭頭看向洛凡,上下打量了幾眼。

“你是誰?竟敢直呼本太子的名諱。”

太子?

洛凡這才想起來,這哪吒是托塔天王李靖的兒子,由于是托塔天王的第三個兒子,所以,又被稱為哪吒三太子。

洛凡說:“名字不就是被人叫的嗎?怎么?現在連堂堂你也注重起官職了?看來現在的哪吒和以前的哪吒是有點不一樣了。”

哪吒聽到洛凡這話,微微皺眉,他最討厭的就是天宮的規矩。

當初如果不是他爹李靖弄到了這個寶塔,恐怕他也不會鳥李靖。

“你是何人?似乎對我挺了解。”哪吒收起了風火輪,走到洛凡面前。

洛凡笑道:“了解肯定是談不上的,不過,說起來我還真是很欣賞你的性格,要不然,當年齊天大圣鬧天宮的時候,你也不會手下留情。”

哪吒立即看了看周圍,當初孫悟空鬧天宮時,玉帝立即就派遣托塔天王和哪吒去捉拿孫悟空,可哪吒因為覺的孫悟空與他的性格很像,都有反叛精神,所以,就沒有真打。

只是,這件事除了孫悟空之外,再也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了,眼前這個素未謀面的小仙怎么會知道?

“不準胡說,否則我饒不了你”哪吒冷喝道。

洛凡見哪吒面色發冷,很顯然被他說中了。

“看來我說的一點沒錯啊,不過,我可不是個亂嚼舌根的人,只是今天偶遇你李哪吒,我有心結識你這個少年英雄罷了。”洛凡冷笑。

哪吒見洛凡似乎并未有惡意,而且這現在內也不能動武,他挑眉說:“真的如此嗎?你不會是騙我吧。”

“怎么會呢?”

洛凡說著話,手一翻,將那瓶可口可樂拿了出來。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雖然洛凡知道可口可樂這玩意兒在仙界是稀罕物,可是酒香也怕巷子深,所以,洛凡要讓人給自己做個宣傳。

“初次相見,我這里有一瓶好東西,要不要嘗嘗?我敢保證,比玉帝的瓊漿玉露還要可口。”

“哦?”

哪吒天生具有反叛精神,對仙界的諸仙全都看不上,人人都說玉帝的瓊漿玉露最高級,但他就是不相信。

現在他聽洛凡這么說,就像是找到了知音。

“哦?竟然有這種好東西。”哪吒說:“那我可得嘗嘗。”

洛凡笑道:“這就是給你的見面禮,來,我給你打開。”

洛凡擰開瓶蓋,然后遞給哪吒。

哪吒接過后,先是嗅了嗅。

一股從未聞到過的味道出現。

他說不上來是好是壞,不過那種甜甜的感覺,還有一種嘗嘗的沖動。

最終,哪吒還是小酌一口。

“這味道……”哪吒喝罷,不由驚訝的看著手中的可口可樂,他驚訝的看向洛凡,說:“這是什么珍品,味道竟然如此……”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河内一分彩走势图 大乐透后区尾数乐彩跨度走势图 辽宁福彩快乐11走势图 多乐彩 股票指数有什么作用 基准指标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股票推荐fjwlcd 七乐彩规律及技巧 北京pk拾app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玩法 时时乐菜单价格图片 河南11选5官网 排列五随机选号 广西快三手机免费计划 体育彩票怎么买有几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