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09:12:03

同一天。

王永元的死訊,正式對外公示。

公示結果,自然是意外身亡,并沒有超出預料。

而李國富在韓東的安排下,也在當天走馬到任,全權接替王永元的一切事宜!

然而,在整個漢東的一線梯隊中,并無一人為李國富祝賀。

乃至包括二線梯隊在內,也同樣無人親近。

甚至在私底下,林策已經開始授意,命令耳目制造麻煩。

一整天的時間下來,可謂是麻煩不斷,諸多亂事。

好在韓東并沒有看錯,李國富能力過人,渾身魄力,硬生生將各種麻煩,逐一應對下來,讓人完全抓不到把柄,此外更是大力提拔新人!

韓東回到別墅。

“境主,您還真沒看錯,這李國富確實有點本事。”張九指喜形于色,對此贊不絕口。

“這還只是頭一天,接下來多的是麻煩,要由李國富來親自應付,畢竟漢東上下幾乎全是林策的人,可千萬不要高興得太早,不過這正好也是鍛煉李國富的一個機會,但愿他不會叫我失望。”韓東并未沾沾自喜。

漢東,是他全盤計劃的第一步,也是將來立足的根基,不能有任何閃失,否則必然全盤皆輸。

“境主,您之前跟我說,此行不但是您的本意,其中也是受人所托,不知這所受之人是?”張九指不自覺壓低了聲音。

“舊權將退,新權當立,就像我說的,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韓東沉聲道。

“您居然是受那位所托,我明白了,老境主勢大,必須要拔除根基,那位才能順利的掌控全局,否則一旦空虛,定然受制于老境主,甚至喧賓奪主,而您便是這其中的助力!”張九指頓時恍然大悟,才明白韓東此行的真正用意,乃是護權之舉!

韓東微微點頭,說道:“所謂兔子急了也會咬人,若是以正面方式,將老境主逼得狗急跳墻,難免會天下大亂,所以只能由我代為出手,只要東境完全落入我手,將林策徹底斬落下馬,便能與老境主分庭抗禮,而非一家獨大!”

“境主,一旦能夠如此,想必您在那位面前,也是頭等功臣。”張九指神色激動。

“你這么想就錯了,我韓東從頭到尾,并非為了功名利祿,之所以愿赴此行,不但是我本職所在,也因為我韓東要輔佐的,將是一位與我志向相投的明君!”韓東解釋道。

“還是境主有抱負,不是我這粗人能比的。”張九指佩服得幾乎五體投地,只是在他心中認為,其實韓東更配得上明君之稱。

然而有些事情,關乎出身!

有的人一出生,便擁有了一切。

有的人窮其一生,也終究有所限制。

韓東畢竟不是王公貴族,縱然戎馬一生,也始終只有當臣子的份,而非真正的君主。

當然,張九指的這點想法,是不能在韓東面前說出來的。

“話說回來,我既然不是韓家血脈,只是老爺子撿回來的棄嬰,我生父生母的身份,你可有查清?”韓東話鋒一轉的問道。

“境主,時間相隔太久,實在查不到半點線索,況且韓老爺子已經過世,當年將您帶回韓家的細節,如今也是無人知曉,只怕...”張九指面露難色。

“意料之中。”韓東搖搖頭。

...

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

韓東在房間里,被外面一陣吵雜弄醒。

韓東還以為,是秦昭雪拿著門卡鑰匙,親自過來了呢。

結果起床開門,走到二樓的室內護欄,低頭往下一看,卻發現正廳站著一大堆人。

秦母滿臉得意的架勢,還領著外人,在別墅四處參觀起來,口中一陣吹噓。

“我跟你們講,這可是我家昭雪的婚房,將來我也會一起住在這里。”

“一號別墅,趙家不賣的,卻送給了我女婿韓東!”

“你們看就看啊,千萬別碰那些古董,要是有什么閃失,我就不好做人了。”

在一片火熱的目光下,秦母宛如眾星拱月一般,成了一堆中年大媽里面,最耀眼的人物。

韓東皺起眉頭,面若冰霜的從二樓下來,說道:“秦阿姨,你怎么帶這么多人,跑到這里來?”

“韓東,我帶了那么多朋友來參觀,你可得給我個面子。”秦母略顯心虛,上前拽了拽韓東的衣袖,擠眉弄眼的。

“我為什么要給你面子,另外你是怎么拿到門卡鑰匙,從外面進來的?昭雪同意了嗎?”韓東質問道。

“這事兒怎么還要昭雪同意呢,我可是昭雪她媽,而且我拿著門卡鑰匙,跟保安一報身份,他們敢不讓我進來嗎?”秦母撇了撇嘴。

“所以你覺得你還有理了?這是我的別墅,不是給你拿來炫耀的,更不歡迎外人隨便參觀,請你馬上讓這些人出去。”韓東絲毫不給面子。

話一脫口,四周眾人,面露尷尬。

秦母頓覺得顏面掃地,自從韓東下聘的事情過后,便傳到了不少朋友的耳朵里,都想要一睹別墅的風貌,秦母也是死要面子,便趁著秦昭雪出門上班,偷偷把門卡鑰匙拿到手,直接帶人過來。

本以為韓東,起碼會給她留點面子,結果當眾之下卻是這般的不近人情!

不過由于人多,秦母不好發作,索性將人全部送走后,才轉過身來瞪著韓東,罵道:“韓東,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今天害我丟臉死了,我家昭雪等了你五年,現在我帶些朋友來看看別墅都不行,我好說好歹也是你未來的丈母娘,你怎么能這樣對我?你眼里還有我這個長輩嗎?”

“你不要以為才幾天時間,沈志業的事情我就忘記了,你也好意思說你是長輩,但你不看看你做出來的這些事情,是一個長輩應該做的嗎?要不是我拿出足夠的實力來,恐怕你現在早就逼著昭雪,嫁給沈志業了吧?哪還會一口一個女婿?”韓東嗤之以鼻。

“沈志業的事,我承認是我的錯,但是現在不同了,咱們遲早是一家人,而且這別墅我以后肯定也要一起住進來的!”秦母振振有詞的說道。

“不好意思,這別墅沒你的份,我將來要娶的是昭雪,而不是你,為什么要讓你也住進來?難不成你也想嫁給我?”韓東忽然語出驚人。

“我不管!”秦母氣得臉都綠了,竟然馬上坐在地上耍潑,大呼小叫的,一副硬要賴在這里,逼韓東妥協的模樣。

“聒噪!”

韓東當場將秦母攆了出去,順勢把門卡鑰匙重新拿了回來,然后狠狠把門一關。

砰!

秦母被攆出門外,一臉發懵。

第31章 受人所托

同一天。

王永元的死訊,正式對外公示。

公示結果,自然是意外身亡,并沒有超出預料。

而李國富在韓東的安排下,也在當天走馬到任,全權接替王永元的一切事宜!

然而,在整個漢東的一線梯隊中,并無一人為李國富祝賀。

乃至包括二線梯隊在內,也同樣無人親近。

甚至在私底下,林策已經開始授意,命令耳目制造麻煩。

一整天的時間下來,可謂是麻煩不斷,諸多亂事。

好在韓東并沒有看錯,李國富能力過人,渾身魄力,硬生生將各種麻煩,逐一應對下來,讓人完全抓不到把柄,此外更是大力提拔新人!

韓東回到別墅。

“境主,您還真沒看錯,這李國富確實有點本事。”張九指喜形于色,對此贊不絕口。

“這還只是頭一天,接下來多的是麻煩,要由李國富來親自應付,畢竟漢東上下幾乎全是林策的人,可千萬不要高興得太早,不過這正好也是鍛煉李國富的一個機會,但愿他不會叫我失望。”韓東并未沾沾自喜。

漢東,是他全盤計劃的第一步,也是將來立足的根基,不能有任何閃失,否則必然全盤皆輸。

“境主,您之前跟我說,此行不但是您的本意,其中也是受人所托,不知這所受之人是?”張九指不自覺壓低了聲音。

“舊權將退,新權當立,就像我說的,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韓東沉聲道。

“您居然是受那位所托,我明白了,老境主勢大,必須要拔除根基,那位才能順利的掌控全局,否則一旦空虛,定然受制于老境主,甚至喧賓奪主,而您便是這其中的助力!”張九指頓時恍然大悟,才明白韓東此行的真正用意,乃是護權之舉!

韓東微微點頭,說道:“所謂兔子急了也會咬人,若是以正面方式,將老境主逼得狗急跳墻,難免會天下大亂,所以只能由我代為出手,只要東境完全落入我手,將林策徹底斬落下馬,便能與老境主分庭抗禮,而非一家獨大!”

“境主,一旦能夠如此,想必您在那位面前,也是頭等功臣。”張九指神色激動。

“你這么想就錯了,我韓東從頭到尾,并非為了功名利祿,之所以愿赴此行,不但是我本職所在,也因為我韓東要輔佐的,將是一位與我志向相投的明君!”韓東解釋道。

“還是境主有抱負,不是我這粗人能比的。”張九指佩服得幾乎五體投地,只是在他心中認為,其實韓東更配得上明君之稱。

然而有些事情,關乎出身!

有的人一出生,便擁有了一切。

有的人窮其一生,也終究有所限制。

韓東畢竟不是王公貴族,縱然戎馬一生,也始終只有當臣子的份,而非真正的君主。

當然,張九指的這點想法,是不能在韓東面前說出來的。

“話說回來,我既然不是韓家血脈,只是老爺子撿回來的棄嬰,我生父生母的身份,你可有查清?”韓東話鋒一轉的問道。

“境主,時間相隔太久,實在查不到半點線索,況且韓老爺子已經過世,當年將您帶回韓家的細節,如今也是無人知曉,只怕...”張九指面露難色。

“意料之中。”韓東搖搖頭。

...

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

韓東在房間里,被外面一陣吵雜弄醒。

韓東還以為,是秦昭雪拿著門卡鑰匙,親自過來了呢。

結果起床開門,走到二樓的室內護欄,低頭往下一看,卻發現正廳站著一大堆人。

秦母滿臉得意的架勢,還領著外人,在別墅四處參觀起來,口中一陣吹噓。

“我跟你們講,這可是我家昭雪的婚房,將來我也會一起住在這里。”

“一號別墅,趙家不賣的,卻送給了我女婿韓東!”

“你們看就看啊,千萬別碰那些古董,要是有什么閃失,我就不好做人了。”

在一片火熱的目光下,秦母宛如眾星拱月一般,成了一堆中年大媽里面,最耀眼的人物。

韓東皺起眉頭,面若冰霜的從二樓下來,說道:“秦阿姨,你怎么帶這么多人,跑到這里來?”

“韓東,我帶了那么多朋友來參觀,你可得給我個面子。”秦母略顯心虛,上前拽了拽韓東的衣袖,擠眉弄眼的。

“我為什么要給你面子,另外你是怎么拿到門卡鑰匙,從外面進來的?昭雪同意了嗎?”韓東質問道。

“這事兒怎么還要昭雪同意呢,我可是昭雪她媽,而且我拿著門卡鑰匙,跟保安一報身份,他們敢不讓我進來嗎?”秦母撇了撇嘴。

“所以你覺得你還有理了?這是我的別墅,不是給你拿來炫耀的,更不歡迎外人隨便參觀,請你馬上讓這些人出去。”韓東絲毫不給面子。

話一脫口,四周眾人,面露尷尬。

秦母頓覺得顏面掃地,自從韓東下聘的事情過后,便傳到了不少朋友的耳朵里,都想要一睹別墅的風貌,秦母也是死要面子,便趁著秦昭雪出門上班,偷偷把門卡鑰匙拿到手,直接帶人過來。

本以為韓東,起碼會給她留點面子,結果當眾之下卻是這般的不近人情!

不過由于人多,秦母不好發作,索性將人全部送走后,才轉過身來瞪著韓東,罵道:“韓東,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今天害我丟臉死了,我家昭雪等了你五年,現在我帶些朋友來看看別墅都不行,我好說好歹也是你未來的丈母娘,你怎么能這樣對我?你眼里還有我這個長輩嗎?”

“你不要以為才幾天時間,沈志業的事情我就忘記了,你也好意思說你是長輩,但你不看看你做出來的這些事情,是一個長輩應該做的嗎?要不是我拿出足夠的實力來,恐怕你現在早就逼著昭雪,嫁給沈志業了吧?哪還會一口一個女婿?”韓東嗤之以鼻。

“沈志業的事,我承認是我的錯,但是現在不同了,咱們遲早是一家人,而且這別墅我以后肯定也要一起住進來的!”秦母振振有詞的說道。

“不好意思,這別墅沒你的份,我將來要娶的是昭雪,而不是你,為什么要讓你也住進來?難不成你也想嫁給我?”韓東忽然語出驚人。

“我不管!”秦母氣得臉都綠了,竟然馬上坐在地上耍潑,大呼小叫的,一副硬要賴在這里,逼韓東妥協的模樣。

“聒噪!”

韓東當場將秦母攆了出去,順勢把門卡鑰匙重新拿了回來,然后狠狠把門一關。

砰!

秦母被攆出門外,一臉發懵。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我们是鼎盛团队网赚 qq欢乐麻将手机版 连码三全中怎么看 熊猫麻将血战到底规则 腾讯分分彩app官网下载安装 ag捕鱼王官方下载 幸运赛车APP 广东26选5开奖时间 如何股票入门 精选好彩二六天天好彩 辉煌棋牌手机版下载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今天 股票在线开户流程 四肖八码中特期期准精选 开元棋牌游戏平台大 河南22选5大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