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09:08:36

等到所有人出去,秦風走到病床旁邊,手在病人身上點了幾下。

病人不動了,雖然還在抽搐,但卻不是劇烈的抽搐。

孫陽志看得一驚,喃喃道:“這是已經失傳的點穴手!”

秦風沒有理會孫陽志,淡淡道:“孫老,幫我把他的衣服脫了。”

孫陽志回過神來,趕緊將病人身上的衣服脫了。

秦風扯住病人的手臂,用力捋了兩捋,然后大拇指在病人的腿上按了按,說道:“他得的是癲癥,要治好需從手闕陰經、足闕陰經、督脈、足明陽經下手,我說你做!”

秦風說著話將放在桌子上的中醫針具拿了過來,遞到孫陽志跟前。

孫陽志一愣,看著秦風道:“你愿意教我?”

“教你又何妨。”秦風非常隨意地說道。

孫陽志大喜,巴不得秦風教他醫術。

別人不了解秦風的醫術,但他了解!

別人不識真龍,但他識得!

秦風三針能治好王燕怪異的病癥,他不能!秦風能將吳天龍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他不能!

從這兩個病例,孫陽志知道,秦風有蓋世醫術,只是深藏不露。

“癲癥形成是因為心耗神損、七情內傷所致,用西醫來說,就是思慮過渡或者意外刺激,導致神經耗損,神經紊亂。”

“西醫治療無非吃藥,很難根治,治療癲癥,還需中醫。”

“心藏心神,腦藏元神,內關穴:心包經絡穴,以七寸銀針用雀啄手法施針。”

孫陽志趕緊從針具中捏住一枚七寸銀針,按秦風指點施針。

秦風繼續道:“督脈經入腦,水溝穴為督脈穴,可醒神,以毫針瀉法施針。”

孫陽志繼續施針。

“后溪穴位八脈交會之穴,可調神定志,以平補平瀉手法施針。”

......

半個小時,孫陽志按照秦風指點,施針完畢。

他對秦風佩服地五體投地。

他從醫這么多年,從未遇見過對醫術領悟這么深的人!

他看著秦風,欲言又止。

秦風注意到他好像有話要說,便道:“孫老有話直說。”

孫陽志“撲通”跪下。

秦風眉頭一挑。

“秦老師,請你收我為徒吧。”

孫陽志跪下之后,倒是很灑脫。

“孫老,你起來。”秦風神色淡然,看不出內心想法。

“你答應了?”孫陽志老臉有些激動。

“我的醫術不傳他姓,只傳秦家長子,所以請孫老不要為難我。”秦風扶起孫陽志,說道。

孫陽志心里有些失落,但又對秦風的身世好奇起來。

心想什么樣人才能培養出這樣的絕世神醫?

“孫老,可以出針了。”秦風提醒道。

孫陽志反應過來,將中年男子身上的銀針一一拔了出來。

秦風解開中年男子的穴道,中年男子不抽搐了。

漸漸地,鼾聲響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孫陽志愈加佩服秦風。

秦風又給病人把脈,然后道:“癲癥需要多次針灸才能根治,以后三天一次,進行一個月,他的病估計就差不多了。”

“嗯,記住了。”孫陽志點頭道。

秦風看著病人沉吟片刻,道:“孫老,他真的是吃了感冒藥才犯的病?”

秦風到現在還是無法相信幾粒感冒藥能誘發癲癥。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全都是黃偉負責的。”孫陽志沉思道。

秦風嗯了一聲,沒有在多想,走到門口,將所有人叫了進來。

“大家進來吧,孫老已經治好病人了。”

陶洪濤、唐燁、唐烜等人圍成一圈站在病床前。

陶洪濤很高興,看著孫陽志道:“老孫你太壞了,你說先前你是不是故意不想治,故意讓我著急?”

唐家眾人懸的一顆心也放下了,感激地看著孫陽志。

唐燁道:“這次多虧了孫老,如果不是你,我們唐家真的就完了。”

孫陽志聽著眾人恭維的話,微笑應付,但眼角卻一直注意著站在門口的秦風,心想他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要瞞著所有人?

心里百思不解!

眾人好像都有選擇性遺忘癥,選擇性的忘記了秦風,眼里只有孫陽志。

秦風來到病房外,走到樓道窗口處,點燃一根煙,默默享受煙帶給他的刺激感。

忽然,樓梯口一個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文少,人被治好了,怎么辦?”

秦風覺得聲音有些耳熟,仔細聽。

“不行啊,如果再那樣做肯定會被人發現的。”

秦風從他的對話停頓判斷,這人正在打電話。

“過段時間吧,過段時間我看能不能在想想辦法。”

“嗯嗯。”

那人掛了電話。

直覺告訴秦風,這人肯定有問題。

按滅香煙,走到樓梯口。

卻不想那人正好進來,那人被嚇了一跳:“哎吆我去,你走路能不能發出一點聲音!”

秦風定睛看向眼前男子,是黃偉,病房里那個中年男子的負責醫師。

黃偉皺眉看了一眼秦風,準備側身過去。

但卻被秦風一把扯住了衣領。

“誒誒,你、你干什么?”

“有些問題想要請教一下。”秦風說著話,扯著黃偉鉆進一間沒有人的辦公室。

他將黃偉丟到靠椅上,又搬來一個椅子坐到他的對面。

“第一個問題,病房里的那個中年男子犯病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在說什么?他犯病和我有什么關系?”黃偉沉著臉看著秦風。

“你剛才打電話我都聽見,老實交代吧,說不定放你一馬。”秦風眼睛盯著黃偉。

黃偉做賊心虛,緊張起來,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都聽到什么了?”

秦風雙手抱胸,道:“你說的我都聽見了。”

黃偉臉“唰”的白了,從椅子上溜了下來,跪在秦風跟前,求饒道:“我是無辜的,都是文少逼我做的,這一切都是他策劃的,不關我的事啊。”

秦風一看是個軟骨頭,心想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說說吧,你和文少為什么要這么做?具體怎么做的?”秦風裝作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樣子說道。

黃偉缺德的事還是干得少,沒經驗,不然絕對不會這么快被秦風唬住。

隨后他便慢慢給秦風講述他和文少害那人的過程。

第三十三章無人識真龍

等到所有人出去,秦風走到病床旁邊,手在病人身上點了幾下。

病人不動了,雖然還在抽搐,但卻不是劇烈的抽搐。

孫陽志看得一驚,喃喃道:“這是已經失傳的點穴手!”

秦風沒有理會孫陽志,淡淡道:“孫老,幫我把他的衣服脫了。”

孫陽志回過神來,趕緊將病人身上的衣服脫了。

秦風扯住病人的手臂,用力捋了兩捋,然后大拇指在病人的腿上按了按,說道:“他得的是癲癥,要治好需從手闕陰經、足闕陰經、督脈、足明陽經下手,我說你做!”

秦風說著話將放在桌子上的中醫針具拿了過來,遞到孫陽志跟前。

孫陽志一愣,看著秦風道:“你愿意教我?”

“教你又何妨。”秦風非常隨意地說道。

孫陽志大喜,巴不得秦風教他醫術。

別人不了解秦風的醫術,但他了解!

別人不識真龍,但他識得!

秦風三針能治好王燕怪異的病癥,他不能!秦風能將吳天龍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他不能!

從這兩個病例,孫陽志知道,秦風有蓋世醫術,只是深藏不露。

“癲癥形成是因為心耗神損、七情內傷所致,用西醫來說,就是思慮過渡或者意外刺激,導致神經耗損,神經紊亂。”

“西醫治療無非吃藥,很難根治,治療癲癥,還需中醫。”

“心藏心神,腦藏元神,內關穴:心包經絡穴,以七寸銀針用雀啄手法施針。”

孫陽志趕緊從針具中捏住一枚七寸銀針,按秦風指點施針。

秦風繼續道:“督脈經入腦,水溝穴為督脈穴,可醒神,以毫針瀉法施針。”

孫陽志繼續施針。

“后溪穴位八脈交會之穴,可調神定志,以平補平瀉手法施針。”

......

半個小時,孫陽志按照秦風指點,施針完畢。

他對秦風佩服地五體投地。

他從醫這么多年,從未遇見過對醫術領悟這么深的人!

他看著秦風,欲言又止。

秦風注意到他好像有話要說,便道:“孫老有話直說。”

孫陽志“撲通”跪下。

秦風眉頭一挑。

“秦老師,請你收我為徒吧。”

孫陽志跪下之后,倒是很灑脫。

“孫老,你起來。”秦風神色淡然,看不出內心想法。

“你答應了?”孫陽志老臉有些激動。

“我的醫術不傳他姓,只傳秦家長子,所以請孫老不要為難我。”秦風扶起孫陽志,說道。

孫陽志心里有些失落,但又對秦風的身世好奇起來。

心想什么樣人才能培養出這樣的絕世神醫?

“孫老,可以出針了。”秦風提醒道。

孫陽志反應過來,將中年男子身上的銀針一一拔了出來。

秦風解開中年男子的穴道,中年男子不抽搐了。

漸漸地,鼾聲響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孫陽志愈加佩服秦風。

秦風又給病人把脈,然后道:“癲癥需要多次針灸才能根治,以后三天一次,進行一個月,他的病估計就差不多了。”

“嗯,記住了。”孫陽志點頭道。

秦風看著病人沉吟片刻,道:“孫老,他真的是吃了感冒藥才犯的病?”

秦風到現在還是無法相信幾粒感冒藥能誘發癲癥。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全都是黃偉負責的。”孫陽志沉思道。

秦風嗯了一聲,沒有在多想,走到門口,將所有人叫了進來。

“大家進來吧,孫老已經治好病人了。”

陶洪濤、唐燁、唐烜等人圍成一圈站在病床前。

陶洪濤很高興,看著孫陽志道:“老孫你太壞了,你說先前你是不是故意不想治,故意讓我著急?”

唐家眾人懸的一顆心也放下了,感激地看著孫陽志。

唐燁道:“這次多虧了孫老,如果不是你,我們唐家真的就完了。”

孫陽志聽著眾人恭維的話,微笑應付,但眼角卻一直注意著站在門口的秦風,心想他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要瞞著所有人?

心里百思不解!

眾人好像都有選擇性遺忘癥,選擇性的忘記了秦風,眼里只有孫陽志。

秦風來到病房外,走到樓道窗口處,點燃一根煙,默默享受煙帶給他的刺激感。

忽然,樓梯口一個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文少,人被治好了,怎么辦?”

秦風覺得聲音有些耳熟,仔細聽。

“不行啊,如果再那樣做肯定會被人發現的。”

秦風從他的對話停頓判斷,這人正在打電話。

“過段時間吧,過段時間我看能不能在想想辦法。”

“嗯嗯。”

那人掛了電話。

直覺告訴秦風,這人肯定有問題。

按滅香煙,走到樓梯口。

卻不想那人正好進來,那人被嚇了一跳:“哎吆我去,你走路能不能發出一點聲音!”

秦風定睛看向眼前男子,是黃偉,病房里那個中年男子的負責醫師。

黃偉皺眉看了一眼秦風,準備側身過去。

但卻被秦風一把扯住了衣領。

“誒誒,你、你干什么?”

“有些問題想要請教一下。”秦風說著話,扯著黃偉鉆進一間沒有人的辦公室。

他將黃偉丟到靠椅上,又搬來一個椅子坐到他的對面。

“第一個問題,病房里的那個中年男子犯病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在說什么?他犯病和我有什么關系?”黃偉沉著臉看著秦風。

“你剛才打電話我都聽見,老實交代吧,說不定放你一馬。”秦風眼睛盯著黃偉。

黃偉做賊心虛,緊張起來,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都聽到什么了?”

秦風雙手抱胸,道:“你說的我都聽見了。”

黃偉臉“唰”的白了,從椅子上溜了下來,跪在秦風跟前,求饒道:“我是無辜的,都是文少逼我做的,這一切都是他策劃的,不關我的事啊。”

秦風一看是個軟骨頭,心想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說說吧,你和文少為什么要這么做?具體怎么做的?”秦風裝作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樣子說道。

黃偉缺德的事還是干得少,沒經驗,不然絕對不會這么快被秦風唬住。

隨后他便慢慢給秦風講述他和文少害那人的過程。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十一运夺金开奖走势 今天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 大唐捕鱼棋牌 捕鱼大富翁外挂 福州全民麻将怎么约朋友一起 香港来料二尾中特 赛车动漫 怎么买平特一肖才能赢 上海选四最新走势图 20选5型彩票旋转矩阵 赛车pk10多少分钟一期 学生一天赚50的软件 河北省11选五遗漏 pk10冠亚军玩法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 买平特一肖能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