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09:25:45

趕走了那渣男趙順,周熊也是讓小雪先行一步進了公司。

至于自己則站在了公司門口等待著那所謂的西街砍王史哥。

這不多說果然那趙順領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就趕了過來,這為首的黃毛一看就是那個自稱啥西街砍王的史哥。

“阿順,你說那個敢搶你馬子的人是誰;你待會好好指給你哥我看,我到要看看哪個不怕死的臭保安敢搶我兄弟的女人。”

聽著自己老大那邊的鼓舞,這趙順心里也是一頓舒服,剛剛敢打自己的那個臭看門的,我到要看看你一會怎么神氣的起來。

心中憋著一肚子火,這趙順也是點了點腦袋,“放心吧史哥,只有大家伙一會幫我收拾了那個愛管閑事的臭小子,我就從小雪那邊再敲詐一筆,到時候請各位兄弟吃飯喝酒去。”

一聽一會有吃飯喝酒,這群不三不四的小混混一下子也是激情四射了起來,正好昨天幾人吃了憋嗆,現在有機會免費出出氣那怎么可能會放過這種機會。

當下也有幾個已經叫囂起來。

“放心吧阿順,敢搶你馬子的就是等于在搶我們的馬子,哥們我待會第一個就替你上,保證揍得那小子滿地找牙。”

“對,待會到時候我們再讓你小子上去好好補上兩腳,讓他知道知道敢惹我們鐵血幫,那小子一定是活的不耐煩了。”

嘴里一邊那是嗚嗚軒軒,倒是這領頭的黃毛心中卻老是莫名其妙有種不詳的預感。

反正經歷過昨天的事情后,加上剛剛趙順給自己的描述,現在的他老是感覺自己惹上的就是昨天那個兩拳揍趴自己的壯漢。

不過就在他心中有些顧慮之際,下一秒也是立馬搖了搖自己的腦袋。

不對!

就昨天看他們那群人的架勢加上還認識豹爺怎么可能會是什么公司里看門的保安呢。

這最多就是那趙順遇到了個同名同姓的狠茬罷了。

心中一邊這樣想到那砍王史哥也是立馬堅定了這個想法,反正不管是誰竟然敢搶自己小弟的馬子就是不把他砍王放在眼里。

自己這次帶了這么多人,我到要看看那小子到時候怎么跪地求饒!

時間很快,當浩浩蕩蕩的一群地痞流氓出現在公司門前時,這些上班的員工也是一個個嚇得都哆嗦了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又是誰惹事了?

仔細一看放心竟然對方沖著周熊那個方向而去,這立馬觀望的人群中也已經有人開始泛起了嘀咕。

“怪不得!原來是那跟在江城屁股后面耀武揚威的周熊,我早說了他們就是一群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

“尤其是那江城,以前公司啥事都沒有現在他一來到好現在跟這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上了,這讓我們以后的人生安全還怎么保障啊!”

“對!我們一定得聯名上報董事長,一定要想辦法開除那江城和周熊等人。”

竊竊私語著,至于要被其他人聯手告上董事長那里的周熊顯然是一無所知。

對于他來說,現在目前他面前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今天的一切必須得靠他自己來才行。

就在周熊這邊心中鼓起勇氣,那群浩浩蕩蕩的小混混們也已經來到了周熊面前。

這為首的是個十分囂張的年輕男子。

只見這人手里提著根鐵制棍棒,一上來直接出言不遜道。

“你小子就是那個愛管閑事,搶了我兄弟女人的人?”

“搶?”

聽著面前這人的話語,周熊也是平靜的解釋道,“我和小雪姑娘就是普通的同事關系。”

“同事關系?”

一聽這話那人也是冷笑一聲,下一秒咒罵起來,“就同事關系你會為那臭婊子出頭?你會揍我兄弟?”

面對這人說出這種侮辱小雪的話語,周熊那邊顯然也是火氣有些大了起來。

“請你把嘴給我放趕緊點!小雪姑娘是個好女孩,只是你那兄弟不是個男人。”

“我兄弟不是男人,那也是我兄弟的事情。”

嘴里不爽的回懟一句,那人也不再廢話直接抄起這手中的鐵棒就朝著周熊那邊沖了過去。

這一看下一秒就要出人命的樣子,圍觀的人群之中也已經有人開始尖叫了起來。

不過就在這時那周熊也已經沖著那群小混混,冷冰冰的說道一句。

“叫你們老大黃毛出來,就是那個什么西街砍王的黃毛,問問他昨天被揍得怎么樣,知道疼了嘛?”

突然周熊這樣的話語一出,顯然那群混混中也已經引起劇烈的騷動,這不多時也是走出了一個滿頭黃毛的小混混。

這黃毛一出,一看對面的那人竟然是昨天那幾位中的一位時,這立馬也是嚇得一哆嗦。

“臥槽!怎么會是你…你?我…我就只是…。”

就在那西街砍王一下子變得哆哆嗦嗦起來之際,那一群本來嗚嗚軒軒的小混混們也是一個個全部呆愣在了原地。

要知道自己老大可是那鐵血幫的正式幫眾,這鐵血幫是什么,那可是江州有名的地下組織。

能夠讓自己老大突然嚇得哆嗦起來,那對面那人他,他又是誰?

“怎么不認識我了?西街砍王?史哥?”

被周熊這邊一連說出自己幾個名號那西街砍王史哥也是立馬嚇得直接雙腿一軟跪倒在了地上。

“大…大哥,你大人有大量我是真的不知道是你啊!我…我就是個跑腿的,我…我…。”

面對自己大哥的突然下跪,這一旁剛剛還真叫囂中的那人以及自然說要讓周熊給自己跪下的趙順也是徹徹底底嚇傻了眼。

“老大,你沒事吧,就一個人而已我們這么多人難道還怕他不成?”

“對啊老大,你可得為你弟弟我報仇啊,我…。”

就在這張順還在嘴里嘀咕著的時候,這砍王史哥這臉也是一下子臉色變得鐵青了起來。

媽的,老子當初是怎么會收了這個傻逼做小弟的?

臥槽,你們想死別拉上我啊!

看著老大這邊一言不發,這趙順還以為自己大哥在幫自己算計什么呢,下一秒這嘴里立馬嘀咕起來。

“老大,你不要慫這小子就是這家公司里的個臭看門的,沒啥背景。”

“你盡管上,這出了事弟弟來抗。”

“你抗?你抗得起嘛!”

聽著自己耳邊那趙順一字一句的不停嘀咕,這西街砍王史哥也是臉色一黑直接一輩子扇在了這小子的臉頰之上。

“你他媽的知道你對面這位大哥是誰嘛!你知不知道就算是亮哥來了也得客客氣氣。”

“你告訴我你抗,你他媽拿什么抗?”

聽到自己老大那邊再次爆出這樣的驚天猛料,顯然這被打的趙順也是陷入了一副懵逼之中。

亮…亮哥都…都惹不起。

這…這…。

心中充滿無限的震撼,這趙順下一秒也不敢再嘀咕什么直接連忙也跟著跪了下來。

“熊…熊哥,我…我真的不知道您和亮哥認識,我…我知道不知道,我保證,我保證我絕不再去騷擾小雪。”

“我…我就是個人渣,我就是個人渣,我…我不是人,不是人。”

說著那趙順也是立馬抬起自己的兩條手臂,直接二話不說的抽打起自己的兩邊臉頰。

現在說什么都完了只能說這些都是自己罪有應得的結果。

面對這趙順一下子認栽,一旁的周熊見此情景也是面色平靜不已。

看著那趙順連續將自己臉頰打到出血,下一刻也才伸出手,讓其停下。

瞧著那自我給自己扇成豬頭一般的趙順,周熊這邊也給出了話語。

“既然你知道自己的錯,我希望你能像個男人一樣遵守你自己的約定。”

“小雪姑娘是個好女孩,希望你能放過她,也算放過你自己。”

聽到周熊這邊給出話語,那趙順也是整個人趴扶在了地面之上,獨自哭泣了起來。

如果不是自己染上賭癮,如果不是自己盲目自大,如果不是自己…。

現在留給他的只有心中那無盡的悔恨,曾經有一個為她付出如此的姑娘他沒能好好珍惜,現在說什么一切都晚了。

看著這場丑劇終于落下帷幕,至于躲在幕后的小雪此刻看著那趴扶于地的趙順也是整個人靠近了李艷的懷中哭得跟個淚人一般。

在這個世界上沒誰虧欠誰,在戀人中更沒有什么誰耽誤誰這一說。

能夠兩個陌生人從相遇到相知再到想愛,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

西街砍王的那群小混混最終還是一個個灰溜溜的走了,至于那些原地看熱鬧的眾人也是紛紛離開了這里。

獨自走進公司的周熊,這才剛進公司的大門那里面人事部就已經有人找上了門。

“周熊,因為你今天早上造成的鬧劇,現在鬧得公司里人心惶惶,經過公司眾人的聯合上報你和江城兩人現在被革職。”

“你過了今天就不再是我們公司的員工,請你在今天下午下班之前搬離這里并到人事部領取你這個月的薪水。”

“很高興你這些年來為公司做出的努力,我們公司愿你以后的事業可以前程似錦。”

話語到這,面對著那人事部突然間下達的處罰判決顯然周熊也是懵住了。

什么!

自己和江哥兩人被公司給開除了?

第十六章 真情沒誰負了誰

趕走了那渣男趙順,周熊也是讓小雪先行一步進了公司。

至于自己則站在了公司門口等待著那所謂的西街砍王史哥。

這不多說果然那趙順領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就趕了過來,這為首的黃毛一看就是那個自稱啥西街砍王的史哥。

“阿順,你說那個敢搶你馬子的人是誰;你待會好好指給你哥我看,我到要看看哪個不怕死的臭保安敢搶我兄弟的女人。”

聽著自己老大那邊的鼓舞,這趙順心里也是一頓舒服,剛剛敢打自己的那個臭看門的,我到要看看你一會怎么神氣的起來。

心中憋著一肚子火,這趙順也是點了點腦袋,“放心吧史哥,只有大家伙一會幫我收拾了那個愛管閑事的臭小子,我就從小雪那邊再敲詐一筆,到時候請各位兄弟吃飯喝酒去。”

一聽一會有吃飯喝酒,這群不三不四的小混混一下子也是激情四射了起來,正好昨天幾人吃了憋嗆,現在有機會免費出出氣那怎么可能會放過這種機會。

當下也有幾個已經叫囂起來。

“放心吧阿順,敢搶你馬子的就是等于在搶我們的馬子,哥們我待會第一個就替你上,保證揍得那小子滿地找牙。”

“對,待會到時候我們再讓你小子上去好好補上兩腳,讓他知道知道敢惹我們鐵血幫,那小子一定是活的不耐煩了。”

嘴里一邊那是嗚嗚軒軒,倒是這領頭的黃毛心中卻老是莫名其妙有種不詳的預感。

反正經歷過昨天的事情后,加上剛剛趙順給自己的描述,現在的他老是感覺自己惹上的就是昨天那個兩拳揍趴自己的壯漢。

不過就在他心中有些顧慮之際,下一秒也是立馬搖了搖自己的腦袋。

不對!

就昨天看他們那群人的架勢加上還認識豹爺怎么可能會是什么公司里看門的保安呢。

這最多就是那趙順遇到了個同名同姓的狠茬罷了。

心中一邊這樣想到那砍王史哥也是立馬堅定了這個想法,反正不管是誰竟然敢搶自己小弟的馬子就是不把他砍王放在眼里。

自己這次帶了這么多人,我到要看看那小子到時候怎么跪地求饒!

時間很快,當浩浩蕩蕩的一群地痞流氓出現在公司門前時,這些上班的員工也是一個個嚇得都哆嗦了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又是誰惹事了?

仔細一看放心竟然對方沖著周熊那個方向而去,這立馬觀望的人群中也已經有人開始泛起了嘀咕。

“怪不得!原來是那跟在江城屁股后面耀武揚威的周熊,我早說了他們就是一群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

“尤其是那江城,以前公司啥事都沒有現在他一來到好現在跟這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上了,這讓我們以后的人生安全還怎么保障啊!”

“對!我們一定得聯名上報董事長,一定要想辦法開除那江城和周熊等人。”

竊竊私語著,至于要被其他人聯手告上董事長那里的周熊顯然是一無所知。

對于他來說,現在目前他面前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今天的一切必須得靠他自己來才行。

就在周熊這邊心中鼓起勇氣,那群浩浩蕩蕩的小混混們也已經來到了周熊面前。

這為首的是個十分囂張的年輕男子。

只見這人手里提著根鐵制棍棒,一上來直接出言不遜道。

“你小子就是那個愛管閑事,搶了我兄弟女人的人?”

“搶?”

聽著面前這人的話語,周熊也是平靜的解釋道,“我和小雪姑娘就是普通的同事關系。”

“同事關系?”

一聽這話那人也是冷笑一聲,下一秒咒罵起來,“就同事關系你會為那臭婊子出頭?你會揍我兄弟?”

面對這人說出這種侮辱小雪的話語,周熊那邊顯然也是火氣有些大了起來。

“請你把嘴給我放趕緊點!小雪姑娘是個好女孩,只是你那兄弟不是個男人。”

“我兄弟不是男人,那也是我兄弟的事情。”

嘴里不爽的回懟一句,那人也不再廢話直接抄起這手中的鐵棒就朝著周熊那邊沖了過去。

這一看下一秒就要出人命的樣子,圍觀的人群之中也已經有人開始尖叫了起來。

不過就在這時那周熊也已經沖著那群小混混,冷冰冰的說道一句。

“叫你們老大黃毛出來,就是那個什么西街砍王的黃毛,問問他昨天被揍得怎么樣,知道疼了嘛?”

突然周熊這樣的話語一出,顯然那群混混中也已經引起劇烈的騷動,這不多時也是走出了一個滿頭黃毛的小混混。

這黃毛一出,一看對面的那人竟然是昨天那幾位中的一位時,這立馬也是嚇得一哆嗦。

“臥槽!怎么會是你…你?我…我就只是…。”

就在那西街砍王一下子變得哆哆嗦嗦起來之際,那一群本來嗚嗚軒軒的小混混們也是一個個全部呆愣在了原地。

要知道自己老大可是那鐵血幫的正式幫眾,這鐵血幫是什么,那可是江州有名的地下組織。

能夠讓自己老大突然嚇得哆嗦起來,那對面那人他,他又是誰?

“怎么不認識我了?西街砍王?史哥?”

被周熊這邊一連說出自己幾個名號那西街砍王史哥也是立馬嚇得直接雙腿一軟跪倒在了地上。

“大…大哥,你大人有大量我是真的不知道是你啊!我…我就是個跑腿的,我…我…。”

面對自己大哥的突然下跪,這一旁剛剛還真叫囂中的那人以及自然說要讓周熊給自己跪下的趙順也是徹徹底底嚇傻了眼。

“老大,你沒事吧,就一個人而已我們這么多人難道還怕他不成?”

“對啊老大,你可得為你弟弟我報仇啊,我…。”

就在這張順還在嘴里嘀咕著的時候,這砍王史哥這臉也是一下子臉色變得鐵青了起來。

媽的,老子當初是怎么會收了這個傻逼做小弟的?

臥槽,你們想死別拉上我啊!

看著老大這邊一言不發,這趙順還以為自己大哥在幫自己算計什么呢,下一秒這嘴里立馬嘀咕起來。

“老大,你不要慫這小子就是這家公司里的個臭看門的,沒啥背景。”

“你盡管上,這出了事弟弟來抗。”

“你抗?你抗得起嘛!”

聽著自己耳邊那趙順一字一句的不停嘀咕,這西街砍王史哥也是臉色一黑直接一輩子扇在了這小子的臉頰之上。

“你他媽的知道你對面這位大哥是誰嘛!你知不知道就算是亮哥來了也得客客氣氣。”

“你告訴我你抗,你他媽拿什么抗?”

聽到自己老大那邊再次爆出這樣的驚天猛料,顯然這被打的趙順也是陷入了一副懵逼之中。

亮…亮哥都…都惹不起。

這…這…。

心中充滿無限的震撼,這趙順下一秒也不敢再嘀咕什么直接連忙也跟著跪了下來。

“熊…熊哥,我…我真的不知道您和亮哥認識,我…我知道不知道,我保證,我保證我絕不再去騷擾小雪。”

“我…我就是個人渣,我就是個人渣,我…我不是人,不是人。”

說著那趙順也是立馬抬起自己的兩條手臂,直接二話不說的抽打起自己的兩邊臉頰。

現在說什么都完了只能說這些都是自己罪有應得的結果。

面對這趙順一下子認栽,一旁的周熊見此情景也是面色平靜不已。

看著那趙順連續將自己臉頰打到出血,下一刻也才伸出手,讓其停下。

瞧著那自我給自己扇成豬頭一般的趙順,周熊這邊也給出了話語。

“既然你知道自己的錯,我希望你能像個男人一樣遵守你自己的約定。”

“小雪姑娘是個好女孩,希望你能放過她,也算放過你自己。”

聽到周熊這邊給出話語,那趙順也是整個人趴扶在了地面之上,獨自哭泣了起來。

如果不是自己染上賭癮,如果不是自己盲目自大,如果不是自己…。

現在留給他的只有心中那無盡的悔恨,曾經有一個為她付出如此的姑娘他沒能好好珍惜,現在說什么一切都晚了。

看著這場丑劇終于落下帷幕,至于躲在幕后的小雪此刻看著那趴扶于地的趙順也是整個人靠近了李艷的懷中哭得跟個淚人一般。

在這個世界上沒誰虧欠誰,在戀人中更沒有什么誰耽誤誰這一說。

能夠兩個陌生人從相遇到相知再到想愛,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

西街砍王的那群小混混最終還是一個個灰溜溜的走了,至于那些原地看熱鬧的眾人也是紛紛離開了這里。

獨自走進公司的周熊,這才剛進公司的大門那里面人事部就已經有人找上了門。

“周熊,因為你今天早上造成的鬧劇,現在鬧得公司里人心惶惶,經過公司眾人的聯合上報你和江城兩人現在被革職。”

“你過了今天就不再是我們公司的員工,請你在今天下午下班之前搬離這里并到人事部領取你這個月的薪水。”

“很高興你這些年來為公司做出的努力,我們公司愿你以后的事業可以前程似錦。”

話語到這,面對著那人事部突然間下達的處罰判決顯然周熊也是懵住了。

什么!

自己和江哥兩人被公司給開除了?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加拿大快乐8开奖官方网站 516棋牌唯一官方网 贵州快3走势图表基本走势图 李逵劈鱼赢钱平台游戏下载 吉祥麻将吉林版本规则 沪深指数股票 多乐彩11选5计划 博彩网址导航 nba论坛 南粤36选7走势 浙江6+1蓝球中 今日股票推荐股 pc蛋蛋网投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股票行情实时数据 网上兼职赚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