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5 23:56:58

“呼~沈七君從虛空中落了下來盤腿而做,緊閉雙眼,吸了一口氣!慢慢感受身上的靈力和修為!現在沈七君修為不穩!氣息不流暢!身體屬于虛弱狀態!”

“兄弟們!助老大一臂之力!一位沈七君道身說道。”

“其他的八位道身會意的點點頭!手掌化圓!一道磅礴的靈氣化作一道長線飛入沈七君眉心!原本沈七君體內凌亂的氣息被這九道光芒給吞噬了!慢慢的沈七君的修為慢慢平靜起來!反而變得堅固起來!仿佛是自己慢慢突破一樣!”

“轟!”

“一道雷閃過,紫色的雷電映在云霄中仿佛燈一般!照亮了大地!天變的白晝起來!”

“天空異變,以天為中心!慢慢變的紅悶起來!仿佛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樣!”

“同時還驚動了,炎夏強者!一個正在睡覺的一位老者聽到打雷聲,直接坐了起來!仿佛十分詭異!他披著一個外套站在窗前遠望合川市,紫金山方向!他是炎夏強者榜第十名!賀比翁!境界天境后期!他自言自語的說道,紫金山看來有寶物降世了!等明天開啟的時候我必定要走一遭!”

“一位比較清秀年輕男子趴在書房里睡著了,但過一會從睡夢中驚醒,看著合川,紫金山方向自言自語的說,天空異象!天變的紅悶!難道紫金山有什么事要發生嗎?這是強者榜第九名,白澤!半步地仙!”

“華麗國,住在豪華別墅的男子看樣子四十多歲!他的容貌和沈七君十分想象!他正是沈七君的父親!沈戰!強者榜第一名!炎夏守護神!境界地仙!他的眼睛仿佛能看到炎夏,合川紫金山上空的意象,雙眼半瞇著!自言自語的說道,炎夏看來要變天了!寶物出世!看來又要自相殘殺了!哎!沈戰嘆了一口氣!看向炎夏的方向,心里露出愧疚的表情!是的!他對不起的正是他的兒子沈七君!從小就沒照顧多少!現在肯定吃了不少苦!”

“君兒!等的為父!這年一過!我便可以回歸炎夏了!我這樣做是為了給你鋪路!等回去后,你就繼承為父的位置!龍神!”

“沈戰不知道他的君兒早死了,現在是一個生活上千年的異界至尊占據了沈七君的身體!前世,沈七君沒有父母!是個孤兒!沒有體驗過父母的愛!但現在不同了!自己還有父母!來感受父母的愛!此刻沈七君修為已經超過了沈戰!”

而且強大到一百倍!雖然現在剛剛突破為凝神第一層!但實力已經恢復巔峰狀態的七七八八!堪如仙帝!

“呼!沈七君呼出一口白氣,俊美的臉上變的俊美如妖!身體變得飄逸起來!讓人感覺有種放飛自己的感覺!現在的沈七君一身青色長袍!正是青帝禪衣,頭發飛舞著!異界第一美男至尊!青帝軒轅!又為沈七君!沈七君在異界還有個稱號!俊美青帝!人漂亮!修為還高!宛如俊美殺神!”

“大哥!恭喜你了!修為恢復了七七八八!恢復巔峰修為也不是什么難事!九魄恭喜道。”

“沈七君臉上露出一絲絲笑容但很快就平靜了!沒錯!是因為青稚的原因!到現在還沒找到他的蹤跡!那個小山村到底在哪?而青稚你的修為又恢復的怎么樣了?”

“大哥!想什么那?看你這么不開心。”

“青稚也來降臨地球了!以吾的修為現在還沒有辦法找到他!沈七君冰冷的說道。”

“什么!青稚那小子來了?九魄都有靈智和意識!而且又和沈七君一體!自然知道青稚是誰!而且關系也很好!”

“青稚在哪呢?”

“所以,兄弟們!你們雖然是吾的道身但修為在半步仙帝境界!找人應該很容易!所以麻煩你們了!沈七君嚴肅的說道。”

“吾謹遵青帝主人之命!九魄對視一眼跪下說道。”

“青帝?吾好久沒聽過這倆字了!也不知道異界的老友怎么樣了!沈七君微微一笑!袖袍一揮!九道身影朝四面八方飛去!仿佛執行任務的殺手一樣!”

“異界,滄海大陸!一座漆黑黑龍圍繞的宮殿!坐著一個身穿黑色龍袍,清秀的男子!血紅的眼睛!他正是暗夜帝!沈七君的對手和死黨!”

“青帝!我沉睡了七千年!而你也隕落了七千年!不管你怎么樣了!吾不準你死!你放心!你的青帝宮本帝會幫你守護好!等你回來!暗夜帝嘶啞的聲音在孤獨的宮殿中響起!”

“滄海大陸以南幾百米一座小村里,住著一位白袍的英俊少年!正是人皇伏羲!他站在河邊看向虛空!嘴里自言自語道,老青!還不回來嗎!你的屬下還在等你回來呀!前幾日!你座下的四位大帝來告訴我你還活著!吾很開心!又可以再戰四方了!等你回來!我們討伐御天魔帝!說到這人皇伏羲臉上露出冰冷的氣息來!”

“滄海大陸,魔界!站著一位宛如仙女,有著絕世容顏的女子,一頭銀色長發!一身黑色連衣長裙!手中還拿著一把劍!上面刻著青帝倆字!”

“夫君!你的嫣兒等你回來!不管你在凡界會不會遇到對你好的女孩!我都會支持你!愛著你!女子名為上官語嫣!沈七君當初遨游四方在魔界娶的一位妻子!但因為正魔兩字!被拆散!后來有了百草仙子這個心狠手辣的女子才害沈七君隕落!”

“身后出現一位英俊男子,身穿紅色長袍!臉上露出邪惡,陰險的表情!他是魔族的魔夜帝的兒子凌天!,褻瀆上官語嫣的美貌!想占為己有!”

“嫣兒!凌天在背后喊道。”

“短短的一句話!讓上官語嫣一顫!她并沒有回頭!她知道,她的青帝沒有回來!后面這個只不過是個紈绔的魔族貴族罷了!”

“我們沒有這么熟悉!還有我的年齡都能當你媽了!所以不要對我有半分的邪念!我不會同意的!”

第二十二章 堪如仙帝!

“呼~沈七君從虛空中落了下來盤腿而做,緊閉雙眼,吸了一口氣!慢慢感受身上的靈力和修為!現在沈七君修為不穩!氣息不流暢!身體屬于虛弱狀態!”

“兄弟們!助老大一臂之力!一位沈七君道身說道。”

“其他的八位道身會意的點點頭!手掌化圓!一道磅礴的靈氣化作一道長線飛入沈七君眉心!原本沈七君體內凌亂的氣息被這九道光芒給吞噬了!慢慢的沈七君的修為慢慢平靜起來!反而變得堅固起來!仿佛是自己慢慢突破一樣!”

“轟!”

“一道雷閃過,紫色的雷電映在云霄中仿佛燈一般!照亮了大地!天變的白晝起來!”

“天空異變,以天為中心!慢慢變的紅悶起來!仿佛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樣!”

“同時還驚動了,炎夏強者!一個正在睡覺的一位老者聽到打雷聲,直接坐了起來!仿佛十分詭異!他披著一個外套站在窗前遠望合川市,紫金山方向!他是炎夏強者榜第十名!賀比翁!境界天境后期!他自言自語的說道,紫金山看來有寶物降世了!等明天開啟的時候我必定要走一遭!”

“一位比較清秀年輕男子趴在書房里睡著了,但過一會從睡夢中驚醒,看著合川,紫金山方向自言自語的說,天空異象!天變的紅悶!難道紫金山有什么事要發生嗎?這是強者榜第九名,白澤!半步地仙!”

“華麗國,住在豪華別墅的男子看樣子四十多歲!他的容貌和沈七君十分想象!他正是沈七君的父親!沈戰!強者榜第一名!炎夏守護神!境界地仙!他的眼睛仿佛能看到炎夏,合川紫金山上空的意象,雙眼半瞇著!自言自語的說道,炎夏看來要變天了!寶物出世!看來又要自相殘殺了!哎!沈戰嘆了一口氣!看向炎夏的方向,心里露出愧疚的表情!是的!他對不起的正是他的兒子沈七君!從小就沒照顧多少!現在肯定吃了不少苦!”

“君兒!等的為父!這年一過!我便可以回歸炎夏了!我這樣做是為了給你鋪路!等回去后,你就繼承為父的位置!龍神!”

“沈戰不知道他的君兒早死了,現在是一個生活上千年的異界至尊占據了沈七君的身體!前世,沈七君沒有父母!是個孤兒!沒有體驗過父母的愛!但現在不同了!自己還有父母!來感受父母的愛!此刻沈七君修為已經超過了沈戰!”

而且強大到一百倍!雖然現在剛剛突破為凝神第一層!但實力已經恢復巔峰狀態的七七八八!堪如仙帝!

“呼!沈七君呼出一口白氣,俊美的臉上變的俊美如妖!身體變得飄逸起來!讓人感覺有種放飛自己的感覺!現在的沈七君一身青色長袍!正是青帝禪衣,頭發飛舞著!異界第一美男至尊!青帝軒轅!又為沈七君!沈七君在異界還有個稱號!俊美青帝!人漂亮!修為還高!宛如俊美殺神!”

“大哥!恭喜你了!修為恢復了七七八八!恢復巔峰修為也不是什么難事!九魄恭喜道。”

“沈七君臉上露出一絲絲笑容但很快就平靜了!沒錯!是因為青稚的原因!到現在還沒找到他的蹤跡!那個小山村到底在哪?而青稚你的修為又恢復的怎么樣了?”

“大哥!想什么那?看你這么不開心。”

“青稚也來降臨地球了!以吾的修為現在還沒有辦法找到他!沈七君冰冷的說道。”

“什么!青稚那小子來了?九魄都有靈智和意識!而且又和沈七君一體!自然知道青稚是誰!而且關系也很好!”

“青稚在哪呢?”

“所以,兄弟們!你們雖然是吾的道身但修為在半步仙帝境界!找人應該很容易!所以麻煩你們了!沈七君嚴肅的說道。”

“吾謹遵青帝主人之命!九魄對視一眼跪下說道。”

“青帝?吾好久沒聽過這倆字了!也不知道異界的老友怎么樣了!沈七君微微一笑!袖袍一揮!九道身影朝四面八方飛去!仿佛執行任務的殺手一樣!”

“異界,滄海大陸!一座漆黑黑龍圍繞的宮殿!坐著一個身穿黑色龍袍,清秀的男子!血紅的眼睛!他正是暗夜帝!沈七君的對手和死黨!”

“青帝!我沉睡了七千年!而你也隕落了七千年!不管你怎么樣了!吾不準你死!你放心!你的青帝宮本帝會幫你守護好!等你回來!暗夜帝嘶啞的聲音在孤獨的宮殿中響起!”

“滄海大陸以南幾百米一座小村里,住著一位白袍的英俊少年!正是人皇伏羲!他站在河邊看向虛空!嘴里自言自語道,老青!還不回來嗎!你的屬下還在等你回來呀!前幾日!你座下的四位大帝來告訴我你還活著!吾很開心!又可以再戰四方了!等你回來!我們討伐御天魔帝!說到這人皇伏羲臉上露出冰冷的氣息來!”

“滄海大陸,魔界!站著一位宛如仙女,有著絕世容顏的女子,一頭銀色長發!一身黑色連衣長裙!手中還拿著一把劍!上面刻著青帝倆字!”

“夫君!你的嫣兒等你回來!不管你在凡界會不會遇到對你好的女孩!我都會支持你!愛著你!女子名為上官語嫣!沈七君當初遨游四方在魔界娶的一位妻子!但因為正魔兩字!被拆散!后來有了百草仙子這個心狠手辣的女子才害沈七君隕落!”

“身后出現一位英俊男子,身穿紅色長袍!臉上露出邪惡,陰險的表情!他是魔族的魔夜帝的兒子凌天!,褻瀆上官語嫣的美貌!想占為己有!”

“嫣兒!凌天在背后喊道。”

“短短的一句話!讓上官語嫣一顫!她并沒有回頭!她知道,她的青帝沒有回來!后面這個只不過是個紈绔的魔族貴族罷了!”

“我們沒有這么熟悉!還有我的年齡都能當你媽了!所以不要對我有半分的邪念!我不會同意的!”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25选5法则 篮球世界杯 波克棋牌下载官方 深圳机场股票行情走 福彩20选8开奖规则 贵阳捉鸡麻将取舍技 模拟炒股平台 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三黑龙江省36选七的开奖号码 篮球架报价 快速赛车软件 pc蛋蛋高手 欢乐捕鱼大战外挂 一个人摆麻将捡对怎么玩 中文在线股票行情 信彩分分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