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5 23:49:57

“他想買我的靈芝。”孟空指了指手中靈芝道。

林雪琪看向靈芝,伸手摸了摸,問道:“這東西真有你們之前說的那么值錢?你說的拍賣到七百萬價格的事,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而且那還是五年前的賣價,現在很可能還會更高!”孟空點點頭道。

林雪琪深吸一口氣,感覺很驚訝,她又問道:“那你為什么不賣給吳老?是他開的價低了?”

“不是,這靈芝我留著有用。”孟空回道。

林雪琪點點頭,沒有再問,轉而去向醫生問起了她奶奶的情況。

時間緩緩過去,一個小時后,孟空和林雪琪就聽到了好消息,林老太太醒過來了。

在醫院一直待到了下午四點,林達一家人才離開回了家。

老太太給送到了ICU去,要觀望二十四小時,確定暫無生命危險后,才會移到病房。

孟空和林雪琪來到停車場,當林雪琪看到她的車被破了窗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咳咳,雪琪,剛才一直沒來得及告訴你,我把你車的玻璃給砸了……”孟空干咳一聲,向林雪琪說道。

“我不給你鑰匙你就砸我車?”林雪琪不悅地看向孟空問道。

“雪琪,你車這是怎么了?怎么車窗還被人給砸成這樣了?”

“這是哪個王八蛋干的?走,我們去調監控,報警處理!”

林達夫婦晚來一步,也看到了林雪琪的車,雙雙怒道。

“爸、媽,不用查監控了,是孟空砸的。”林雪琪皺眉道。

林達夫婦看向孟空,先是一怔,而后就火了:“孟空,你是不是發神經了!好好的沒事干,你把雪琪的車砸成這樣做什么?”

“就算剛才雪琪在樓上打了你一巴掌,那也是為你好,你居然還記恨,這樣來報復雪琪,你良心被狗吃啦?”

聽著林達夫婦這話,孟空苦笑一聲,搖頭解釋道:“爸、媽,我是來拿靈芝的。在樓上時我跟雪琪要過鑰匙了,她沒給我,奶奶那里情況又緊急,我只能出此下策。”

林達知道孟空要鑰匙一事,臉色微緩,但趙瑛不知道,便向林雪琪問道:“雪琪,有這事嗎?”

“是有這回事……”林雪琪表情復雜,嘆了一口氣道:“算了,怎么說孟空也是為了救奶奶,就別怪他了。”

“算你這回有理!”趙瑛瞪了一眼孟空,冷哼道:“不過修車的錢,就讓孟空來出吧,他不是有百年靈芝嗎?拿去賣了,除了修車外,剩下的就當是給家里的生活費了,這么長時間來吃我們用我們的,總得為家里貢獻點什么,你說是吧?孟空?”

剛知道孟空的靈芝是百年靈芝,趙瑛就開始算計了。

“這靈芝不能賣,我有用。”孟空皺眉道。

“你能有什么用?別以為你今天救了老太太,就能和我們唱反調了!你這靈芝也是雪琪她的錢買的,按理說還應該是雪琪的才對,怎么就不能賣了?”趙瑛叉腰道。

林達看了看孟空,又看了一眼趙瑛,拉了拉她道:“先回家吧,回家再說,在這里吵吵鬧鬧像什么樣?”

趙瑛氣鼓鼓地被林達拉走了,孟空和林雪琪看到他們上車后,才也上了車。

坐到車上,林雪琪向孟空謝道:“孟空,今天多謝你了,奶奶能脫離危險,全靠你買的這株靈芝。”

雖然還是氣惱孟空把她的車砸成這樣,但林雪琪還是明事理的,知道孰輕孰重,也就沒有再怪孟空什么。

“你怎么又來了?剛才在樓上都謝我好幾次了……而且媽說得也對,那也是我奶奶,這不是我應該做的嗎?”孟空笑道。

“我只是覺得之前不該那樣錯怪你的……”林雪琪面上閃過一抹歉意,而后又疑惑道:“對了,你是怎么認出這東西是百年靈芝的?”

“我書店里有不少中醫方面的書,我平時沒事就會翻看,恰好看到過有百年靈芝的資料,就記在腦海里了。”孟空回答道。

林雪琪點點頭,也沒懷疑孟空的話,因為孟空的爺爺本來就是一位老中醫,孟空雖然沒跟他爺爺學過醫,但對這方面感興趣也是有可能的。

她輕舒一口氣后,啟動了車輛。

一路無話,回到家后,孟空去準備晚飯,林雪琪一家就坐在客廳里聊著,又談到了那株百年人參的處理方法。

趙瑛的提議就是把它賣掉,然后錢拿出一部分給林雪琪修車,剩下的就當孟空給家里的補償,畢竟他這些年吃家里的用家里的,還有個一直賠錢的書店,花銷可不小。

林雪琪本來想幫孟空說說話的,可是轉念一想她母親說得也有道理,就沒有發表意見。

唯一反常的是林達,這一次居然出乎所有人意料,幫孟空說起了話:“孟空他救了媽,怎么說也是有功的,光這一次的功勞就抵得上我們家對他三年的付出了,靈芝的事,還是尊重他的決定吧。”

林達是個孝子,在他眼中天大地大父母最大,所以當初老爺子讓林雪琪嫁給孟空,盡管他不喜歡孟空,看孟空很不順眼,他也沒有拒絕。

如今孟空救了老太太,他對孟空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感激的,雖然還是不喜歡孟空這個女婿,覺得他太不爭氣、太過廢物,但此時也還是幫他說了一句話。

趙瑛一聽就炸毛了:“林達!你什么意思?別忘了孟空他可是毀了你女兒一生的人!你現在居然幫他說話了?!”

“是,你是個大孝子,所以老爺子說要把雪琪嫁給孟空時,你一聲不吭,所以雪琪才會遭這份罪!你這個做父親的難道就沒有一絲愧疚嗎?”

“現在那廢物總算是能為家里做點什么了,你反而是向著他了!他那靈芝還是雪琪出錢買的,你別忘了!連五百塊都沒有,都要雪琪來出的廢物,你幫他有什么用?”

“我……唉,算了,你愛怎么處理自己看著辦吧,我不管了。”林達一想到林雪琪,心就是一痛,甩手說道。

正巧這時,孟空圍著圍裙從廚房中出來了,手中拿著小半塊靈芝,嘴里還嚼著什么。

趙瑛就看向孟空說道:“孟空,我們已經商量過了,你那靈芝……靈芝怎么只有一小半了?還有一大半哪里去了?”

“我吃了。”孟空指了指自己的嘴,咽下了口中嚼碎的靈芝。

“……”林雪琪、林達。

“你瘋了?!”趙瑛臉色一變,沖上前把孟空手里剩下的靈芝搶走,指著他問道:“你有病吧!這東西這么珍貴,你就這樣給吃掉了?!”

林雪琪聽到有病這兩個字,忽然想到了什么,臉色也是一變,站起身道:“媽,孟空他會不會是瘋病又犯了?”

“趕緊找繩子把他綁起來,等他好了再放開他!”林達聽到林雪琪的話連忙起身,對待一個精神病人,他能想到的辦法只有給綁起來。

“爸、雪琪,我沒瘋,我只是……”孟空開口想解釋一句,但臉色忽地一陣潮紅,張口就是一口鮮血噴出。

林家三人嚇了一跳,趙瑛連忙后退,遠離孟空,而林雪琪則是上前問道:“你怎么了?你沒事吧?!”

“我……我回房……”孟空捂著小腹,面上一陣痛苦,跌跌撞撞往房間走去。

趙瑛看著他這副模樣,想罵他又忍住了,怕他真是瘋病犯了,到時候發起瘋來還不好收拾。

看了一眼地上那攤鮮血,她只能恨恨瞪了孟空一眼,將靈芝收放好,然后回到客廳道:“現在怎么弄?這廢物就跟個定時炸彈似的,隨時都可能發瘋,還把地板弄得這么臟,誰來收拾?”

“要不我們還是打120吧……他吃了這么多靈芝,都吐血了,看著好像挺嚴重的……”林達猶豫道。

林雪琪臉色有些發白,咬了咬嘴唇道:“我還是先去看看他吧……”

說著她往孟空房間走去,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孟空在房間里發出一聲嘶吼,她臉色微變,上前敲了敲門:“孟空,你……”

“別進來!”孟空咬牙回了一句,然后房間里就沒聲了。

林雪琪面露猶豫,正不知如何是好,趙瑛就在客廳喊道:“雪琪,別管那廢物了!他死不了!”

“孟空,你是不是很難受?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林雪琪還是問了一句。

房間里沒聲音,林雪琪也不知孟空是暈過去了還是怎樣,遲疑著說道:“你要是真的很難受就和我說一聲,我送你去醫院。”

第十二章 靈芝呢?吃了

“他想買我的靈芝。”孟空指了指手中靈芝道。

林雪琪看向靈芝,伸手摸了摸,問道:“這東西真有你們之前說的那么值錢?你說的拍賣到七百萬價格的事,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而且那還是五年前的賣價,現在很可能還會更高!”孟空點點頭道。

林雪琪深吸一口氣,感覺很驚訝,她又問道:“那你為什么不賣給吳老?是他開的價低了?”

“不是,這靈芝我留著有用。”孟空回道。

林雪琪點點頭,沒有再問,轉而去向醫生問起了她奶奶的情況。

時間緩緩過去,一個小時后,孟空和林雪琪就聽到了好消息,林老太太醒過來了。

在醫院一直待到了下午四點,林達一家人才離開回了家。

老太太給送到了ICU去,要觀望二十四小時,確定暫無生命危險后,才會移到病房。

孟空和林雪琪來到停車場,當林雪琪看到她的車被破了窗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咳咳,雪琪,剛才一直沒來得及告訴你,我把你車的玻璃給砸了……”孟空干咳一聲,向林雪琪說道。

“我不給你鑰匙你就砸我車?”林雪琪不悅地看向孟空問道。

“雪琪,你車這是怎么了?怎么車窗還被人給砸成這樣了?”

“這是哪個王八蛋干的?走,我們去調監控,報警處理!”

林達夫婦晚來一步,也看到了林雪琪的車,雙雙怒道。

“爸、媽,不用查監控了,是孟空砸的。”林雪琪皺眉道。

林達夫婦看向孟空,先是一怔,而后就火了:“孟空,你是不是發神經了!好好的沒事干,你把雪琪的車砸成這樣做什么?”

“就算剛才雪琪在樓上打了你一巴掌,那也是為你好,你居然還記恨,這樣來報復雪琪,你良心被狗吃啦?”

聽著林達夫婦這話,孟空苦笑一聲,搖頭解釋道:“爸、媽,我是來拿靈芝的。在樓上時我跟雪琪要過鑰匙了,她沒給我,奶奶那里情況又緊急,我只能出此下策。”

林達知道孟空要鑰匙一事,臉色微緩,但趙瑛不知道,便向林雪琪問道:“雪琪,有這事嗎?”

“是有這回事……”林雪琪表情復雜,嘆了一口氣道:“算了,怎么說孟空也是為了救奶奶,就別怪他了。”

“算你這回有理!”趙瑛瞪了一眼孟空,冷哼道:“不過修車的錢,就讓孟空來出吧,他不是有百年靈芝嗎?拿去賣了,除了修車外,剩下的就當是給家里的生活費了,這么長時間來吃我們用我們的,總得為家里貢獻點什么,你說是吧?孟空?”

剛知道孟空的靈芝是百年靈芝,趙瑛就開始算計了。

“這靈芝不能賣,我有用。”孟空皺眉道。

“你能有什么用?別以為你今天救了老太太,就能和我們唱反調了!你這靈芝也是雪琪她的錢買的,按理說還應該是雪琪的才對,怎么就不能賣了?”趙瑛叉腰道。

林達看了看孟空,又看了一眼趙瑛,拉了拉她道:“先回家吧,回家再說,在這里吵吵鬧鬧像什么樣?”

趙瑛氣鼓鼓地被林達拉走了,孟空和林雪琪看到他們上車后,才也上了車。

坐到車上,林雪琪向孟空謝道:“孟空,今天多謝你了,奶奶能脫離危險,全靠你買的這株靈芝。”

雖然還是氣惱孟空把她的車砸成這樣,但林雪琪還是明事理的,知道孰輕孰重,也就沒有再怪孟空什么。

“你怎么又來了?剛才在樓上都謝我好幾次了……而且媽說得也對,那也是我奶奶,這不是我應該做的嗎?”孟空笑道。

“我只是覺得之前不該那樣錯怪你的……”林雪琪面上閃過一抹歉意,而后又疑惑道:“對了,你是怎么認出這東西是百年靈芝的?”

“我書店里有不少中醫方面的書,我平時沒事就會翻看,恰好看到過有百年靈芝的資料,就記在腦海里了。”孟空回答道。

林雪琪點點頭,也沒懷疑孟空的話,因為孟空的爺爺本來就是一位老中醫,孟空雖然沒跟他爺爺學過醫,但對這方面感興趣也是有可能的。

她輕舒一口氣后,啟動了車輛。

一路無話,回到家后,孟空去準備晚飯,林雪琪一家就坐在客廳里聊著,又談到了那株百年人參的處理方法。

趙瑛的提議就是把它賣掉,然后錢拿出一部分給林雪琪修車,剩下的就當孟空給家里的補償,畢竟他這些年吃家里的用家里的,還有個一直賠錢的書店,花銷可不小。

林雪琪本來想幫孟空說說話的,可是轉念一想她母親說得也有道理,就沒有發表意見。

唯一反常的是林達,這一次居然出乎所有人意料,幫孟空說起了話:“孟空他救了媽,怎么說也是有功的,光這一次的功勞就抵得上我們家對他三年的付出了,靈芝的事,還是尊重他的決定吧。”

林達是個孝子,在他眼中天大地大父母最大,所以當初老爺子讓林雪琪嫁給孟空,盡管他不喜歡孟空,看孟空很不順眼,他也沒有拒絕。

如今孟空救了老太太,他對孟空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感激的,雖然還是不喜歡孟空這個女婿,覺得他太不爭氣、太過廢物,但此時也還是幫他說了一句話。

趙瑛一聽就炸毛了:“林達!你什么意思?別忘了孟空他可是毀了你女兒一生的人!你現在居然幫他說話了?!”

“是,你是個大孝子,所以老爺子說要把雪琪嫁給孟空時,你一聲不吭,所以雪琪才會遭這份罪!你這個做父親的難道就沒有一絲愧疚嗎?”

“現在那廢物總算是能為家里做點什么了,你反而是向著他了!他那靈芝還是雪琪出錢買的,你別忘了!連五百塊都沒有,都要雪琪來出的廢物,你幫他有什么用?”

“我……唉,算了,你愛怎么處理自己看著辦吧,我不管了。”林達一想到林雪琪,心就是一痛,甩手說道。

正巧這時,孟空圍著圍裙從廚房中出來了,手中拿著小半塊靈芝,嘴里還嚼著什么。

趙瑛就看向孟空說道:“孟空,我們已經商量過了,你那靈芝……靈芝怎么只有一小半了?還有一大半哪里去了?”

“我吃了。”孟空指了指自己的嘴,咽下了口中嚼碎的靈芝。

“……”林雪琪、林達。

“你瘋了?!”趙瑛臉色一變,沖上前把孟空手里剩下的靈芝搶走,指著他問道:“你有病吧!這東西這么珍貴,你就這樣給吃掉了?!”

林雪琪聽到有病這兩個字,忽然想到了什么,臉色也是一變,站起身道:“媽,孟空他會不會是瘋病又犯了?”

“趕緊找繩子把他綁起來,等他好了再放開他!”林達聽到林雪琪的話連忙起身,對待一個精神病人,他能想到的辦法只有給綁起來。

“爸、雪琪,我沒瘋,我只是……”孟空開口想解釋一句,但臉色忽地一陣潮紅,張口就是一口鮮血噴出。

林家三人嚇了一跳,趙瑛連忙后退,遠離孟空,而林雪琪則是上前問道:“你怎么了?你沒事吧?!”

“我……我回房……”孟空捂著小腹,面上一陣痛苦,跌跌撞撞往房間走去。

趙瑛看著他這副模樣,想罵他又忍住了,怕他真是瘋病犯了,到時候發起瘋來還不好收拾。

看了一眼地上那攤鮮血,她只能恨恨瞪了孟空一眼,將靈芝收放好,然后回到客廳道:“現在怎么弄?這廢物就跟個定時炸彈似的,隨時都可能發瘋,還把地板弄得這么臟,誰來收拾?”

“要不我們還是打120吧……他吃了這么多靈芝,都吐血了,看著好像挺嚴重的……”林達猶豫道。

林雪琪臉色有些發白,咬了咬嘴唇道:“我還是先去看看他吧……”

說著她往孟空房間走去,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孟空在房間里發出一聲嘶吼,她臉色微變,上前敲了敲門:“孟空,你……”

“別進來!”孟空咬牙回了一句,然后房間里就沒聲了。

林雪琪面露猶豫,正不知如何是好,趙瑛就在客廳喊道:“雪琪,別管那廢物了!他死不了!”

“孟空,你是不是很難受?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林雪琪還是問了一句。

房間里沒聲音,林雪琪也不知孟空是暈過去了還是怎樣,遲疑著說道:“你要是真的很難受就和我說一聲,我送你去醫院。”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海南环岛赛游戏 赛车竞猜彩票骗局 欧冠奖杯 信誉好的棋牌游戏有嘛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捕鱼达人经典 遇乐棋牌大厅n 北京11选五专家预测 特头公式规律 今天股票指数是多少 二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 优乐江西麻将官方网站 最最最简单的捕鸟方法 东北大坑博乐 7位数专家预测今天 英超赛程表新浪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