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09:00:05

青春也許就是這樣吧。

春風不喜,夏蟬不煩,秋風不悲,冬雪不嘆。

無拘無束卻又激情澎湃。

當接過方疏影手里盤子的時候,倆人的手無意間觸碰到了一起,不夸張的講,夏青真的有觸電般的感覺。

“內個……”

方疏影低著頭,小聲呢喃:“待會送我回家吧?”

“額……”

夏青有點懵逼。

他是真的沒多少跟姑娘接觸的經驗。

高中的時候倒是跟劉小蕓談過戀愛,只不過當時傻到真的以為結婚才能干些過格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沒動彈她,結果大學以后人家剛跟柳鴻在一起幾天,就被見了紅。

“大哥,你到底會不會追女孩子,非得我主動邀請?”

“真是個沙雕!”

方疏影氣呼呼的。

“額……好。”

夏青連連點頭。

那副傻樣就連旁邊桌的幾個小伙都有點看不下去了,打趣道:“美女,這小子傻乎乎的,晚上跟哥哥走吧……”

一跟別人說話的時候,方疏影才算是恢復了大大咧咧的模樣:“算了吧,我可不喜歡發育不健全的小孩。”

“切!”

小伙笑呵呵的調戲。

嚴莽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叫道:“小李,消停吃你的串,別瘠薄勾搭我兄弟女朋友,要不還揍你!”

他晃了晃手里的拳頭。

估計這里的人都知道嚴莽是個多牲口的人,盡管嚴莽在開玩笑,但那小伙仍然閉上了嘴。

倆人一直忙乎到深夜,才算往回走。

凌晨的街道上已經一個人都沒有,路燈將倆人的影子拉的斜長。

“真浪漫啊。”

夏青笑嘻嘻打破尷尬。

“切,怪不得你沒女朋友……”

方疏影沒好氣的說。

夏青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要是跟不喜歡的人在一起,他都要賤死了,但不知道為什么,一看見方疏影的時候,就不知道該說什么。

“你在哪住啊?”

夏青問了一嘴。

方疏影指了指前面的酒店,輕聲說:“就在那。”

“住酒店了?多不安全啊!”

夏青不免有些錯愕。

方疏影輕抿嘴唇,無奈的說:“房子燒的住不了人,還賠了房東一大筆錢,只能先在這對付了,我又不是本地人,想租個物美價廉的房子太難了,你有沒有認識的人?”

“我……”

夏青仔細想了想。

他真沒租過房,這么多朋友里應該也就馬小酷有租房子的經驗,曾經還找過一個水費全免,電費減半的房子,絕對的物美價廉。

不過在夏青的記憶當中,最后馬小酷應該是因為在房間里研究水力發電而被房東打出去了……

“要不先去我家對付一宿,明天我陪你一起找房子?”

夏青撓了撓頭。

但剛剛說完就感覺有些輕浮了。

畢竟倆人現在最多也就算是個有眼緣,沒有好到這種程度。

但沒想到方疏影幾乎是下意識的點頭:“好啊!”

說完以后才有點不好意思,低下了頭:“我……我的意思是……”

“走吧。”

夏青直接牽起了方疏影的手,調轉方向。

該不要臉的時候,就不能要臉!

人至賤則無敵!

倆人先去酒店接了萌萌才回到了家。

好在夏青家里屋子夠多,完全能住下。

其實夏青也不知道對方疏影究竟是什么感覺,只不過就是感覺跟這丫頭在一起的時候挺放松的,偶爾也有些怦然心動,想起她的時候,也會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至于方疏影就更奇怪了。

她從小在上京長大,見過無數的頂級公子哥,但唯獨卻對夏青這個平凡到極點的小子有了接觸下去的欲望。

這是不是喜歡還有些存疑。

但至少越接觸下去,方疏影就越感覺夏青的有意思。

第二天起床的時候。

夏青推開門,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沙發上,像個小大人似的萌萌,正捧著一袋薯片津津有味的看著電視上播的熊出沒。

“廚子哥哥,你醒啦?”

萌萌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

“恩……”

“哥哥要去上班了,待會你姐姐醒了,讓她在家等我。”

夏青換好了衣服。

“萌萌能一起去嗎?在家好無聊喔!”

小萌萌眨著大眼睛。

夏青本來想要拒絕的。

但萌萌就跟成精了似的,看出來了夏青的心思,大眼睛里直接泛起了淚花。

“好啦好啦,帶你去……”

夏青抱起萌萌。

臨出門之前。

還是給方疏影留了一張紙條。

其實在上班之前,夏青還是有些緊張的,畢竟上班帶個孩子肯定要被老唐罵。

但二十分鐘之后……看見萌萌騎在老唐脖頸上玩騎馬游戲的畫面,夏青發現自己多慮了。

“哈哈哈哈……”

夏青在申達快遞干了小半年,今天應該是老唐笑的最開心的一天。

“夏青,你這小子真特么不講究,身邊有萌萌這么可愛的孩子,倒是早點帶過來!”

“萌萌交給我就行,你去上班吧,今天老多快遞要送了,賴老二又沒來上班,你多幫幫忙!”

老唐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后面了。

這要是平時稍微給快遞站弄亂一點,老唐都得暴跳如雷,但現在就連裝貨的大箱子都灑了好幾個,老唐連屁都沒放一個。

把萌萌暫時放在快遞站以后,夏青就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第一個……”

夏青看著單子。

竟然是希爾頓酒店。

能把收件地址填寫希爾頓酒店,證明是常年在這住,估計是個有錢人。

站在頂層總統套房的門口,夏青敲了敲門:

“你好……”

“你的快遞。”

隨著房門打開。

出現在面前的竟然是一道熟悉的面容。

“夏雨菲?!”

夏青瞪大了眼睛。

他做夢都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遇見自己的遠房表妹。

而且……

更關鍵的是開門的瞬間,里面還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菲菲,我洗好澡了,快進來!”

當看見夏青的一瞬間。

夏雨菲也懵住了。

“菲菲,怎么不進來了?”

聲音越來越近。

一個赤裸著上半身的青年走了過來。

“咦?你認識嗎?”

青年看出了夏雨菲的不對勁。

“這是我表哥。”

夏雨菲輕哼一聲。

青年打量了夏青一眼,玩味的笑道:“我知道了,你說你有個窮親戚在金陵上學,從縣城過來的,后來被開除了以后就去送快遞了,對吧?”

“就是他。”

夏雨菲不屑的冷笑。

青年接過了快遞以后,笑呵呵的說:“真沒想到,你家還有這么老土的親戚啊……”

他壓根就沒在乎夏青。

把包裹捧在了手里以后,青年不耐煩的擺擺手:“哥們,送完了吧?可以走了嗎?”

夏青愣在了原地。

他都有點沒反應過來現在是什么情況。

“真是個臭屌絲,想要小費啊?給你!”

青年從包里掏出了二十塊錢,沒好氣的扔在夏青的臉上:“快滾!”

“夏青,你咋這么沒出息啊?”

“有你這種親戚,我真是夠丟人了!”

夏雨菲氣的不行。

看見夏青站在原地不走,她也以為是夏青是想要點跑腿費。

“菲菲,跟我走!”

夏青拽住了夏雨菲的手。

就算親戚之間感情并不好,他還是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夏雨菲跟男人開房。

“你干嘛?”

“你個廢物,憑什么管我?”

夏雨菲激動的甩開了夏青的手。

青年揚起了頭。

他薅著夏雨菲的頭發,一把將她拽了回來,似乎是宣誓主權般的狠狠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動作粗暴到了極點,囂張的問:“傻逼,我跟我女朋友開房,跟你有個關系?!”

夏雨菲似乎是有點疼,但也沒敢說什么。

“你特么……”

夏青剛想說什么。

就聽見‘砰’的一聲,門被關上了。

第15章 無拘無束的青春

青春也許就是這樣吧。

春風不喜,夏蟬不煩,秋風不悲,冬雪不嘆。

無拘無束卻又激情澎湃。

當接過方疏影手里盤子的時候,倆人的手無意間觸碰到了一起,不夸張的講,夏青真的有觸電般的感覺。

“內個……”

方疏影低著頭,小聲呢喃:“待會送我回家吧?”

“額……”

夏青有點懵逼。

他是真的沒多少跟姑娘接觸的經驗。

高中的時候倒是跟劉小蕓談過戀愛,只不過當時傻到真的以為結婚才能干些過格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沒動彈她,結果大學以后人家剛跟柳鴻在一起幾天,就被見了紅。

“大哥,你到底會不會追女孩子,非得我主動邀請?”

“真是個沙雕!”

方疏影氣呼呼的。

“額……好。”

夏青連連點頭。

那副傻樣就連旁邊桌的幾個小伙都有點看不下去了,打趣道:“美女,這小子傻乎乎的,晚上跟哥哥走吧……”

一跟別人說話的時候,方疏影才算是恢復了大大咧咧的模樣:“算了吧,我可不喜歡發育不健全的小孩。”

“切!”

小伙笑呵呵的調戲。

嚴莽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叫道:“小李,消停吃你的串,別瘠薄勾搭我兄弟女朋友,要不還揍你!”

他晃了晃手里的拳頭。

估計這里的人都知道嚴莽是個多牲口的人,盡管嚴莽在開玩笑,但那小伙仍然閉上了嘴。

倆人一直忙乎到深夜,才算往回走。

凌晨的街道上已經一個人都沒有,路燈將倆人的影子拉的斜長。

“真浪漫啊。”

夏青笑嘻嘻打破尷尬。

“切,怪不得你沒女朋友……”

方疏影沒好氣的說。

夏青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要是跟不喜歡的人在一起,他都要賤死了,但不知道為什么,一看見方疏影的時候,就不知道該說什么。

“你在哪住啊?”

夏青問了一嘴。

方疏影指了指前面的酒店,輕聲說:“就在那。”

“住酒店了?多不安全啊!”

夏青不免有些錯愕。

方疏影輕抿嘴唇,無奈的說:“房子燒的住不了人,還賠了房東一大筆錢,只能先在這對付了,我又不是本地人,想租個物美價廉的房子太難了,你有沒有認識的人?”

“我……”

夏青仔細想了想。

他真沒租過房,這么多朋友里應該也就馬小酷有租房子的經驗,曾經還找過一個水費全免,電費減半的房子,絕對的物美價廉。

不過在夏青的記憶當中,最后馬小酷應該是因為在房間里研究水力發電而被房東打出去了……

“要不先去我家對付一宿,明天我陪你一起找房子?”

夏青撓了撓頭。

但剛剛說完就感覺有些輕浮了。

畢竟倆人現在最多也就算是個有眼緣,沒有好到這種程度。

但沒想到方疏影幾乎是下意識的點頭:“好啊!”

說完以后才有點不好意思,低下了頭:“我……我的意思是……”

“走吧。”

夏青直接牽起了方疏影的手,調轉方向。

該不要臉的時候,就不能要臉!

人至賤則無敵!

倆人先去酒店接了萌萌才回到了家。

好在夏青家里屋子夠多,完全能住下。

其實夏青也不知道對方疏影究竟是什么感覺,只不過就是感覺跟這丫頭在一起的時候挺放松的,偶爾也有些怦然心動,想起她的時候,也會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至于方疏影就更奇怪了。

她從小在上京長大,見過無數的頂級公子哥,但唯獨卻對夏青這個平凡到極點的小子有了接觸下去的欲望。

這是不是喜歡還有些存疑。

但至少越接觸下去,方疏影就越感覺夏青的有意思。

第二天起床的時候。

夏青推開門,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沙發上,像個小大人似的萌萌,正捧著一袋薯片津津有味的看著電視上播的熊出沒。

“廚子哥哥,你醒啦?”

萌萌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

“恩……”

“哥哥要去上班了,待會你姐姐醒了,讓她在家等我。”

夏青換好了衣服。

“萌萌能一起去嗎?在家好無聊喔!”

小萌萌眨著大眼睛。

夏青本來想要拒絕的。

但萌萌就跟成精了似的,看出來了夏青的心思,大眼睛里直接泛起了淚花。

“好啦好啦,帶你去……”

夏青抱起萌萌。

臨出門之前。

還是給方疏影留了一張紙條。

其實在上班之前,夏青還是有些緊張的,畢竟上班帶個孩子肯定要被老唐罵。

但二十分鐘之后……看見萌萌騎在老唐脖頸上玩騎馬游戲的畫面,夏青發現自己多慮了。

“哈哈哈哈……”

夏青在申達快遞干了小半年,今天應該是老唐笑的最開心的一天。

“夏青,你這小子真特么不講究,身邊有萌萌這么可愛的孩子,倒是早點帶過來!”

“萌萌交給我就行,你去上班吧,今天老多快遞要送了,賴老二又沒來上班,你多幫幫忙!”

老唐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后面了。

這要是平時稍微給快遞站弄亂一點,老唐都得暴跳如雷,但現在就連裝貨的大箱子都灑了好幾個,老唐連屁都沒放一個。

把萌萌暫時放在快遞站以后,夏青就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第一個……”

夏青看著單子。

竟然是希爾頓酒店。

能把收件地址填寫希爾頓酒店,證明是常年在這住,估計是個有錢人。

站在頂層總統套房的門口,夏青敲了敲門:

“你好……”

“你的快遞。”

隨著房門打開。

出現在面前的竟然是一道熟悉的面容。

“夏雨菲?!”

夏青瞪大了眼睛。

他做夢都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遇見自己的遠房表妹。

而且……

更關鍵的是開門的瞬間,里面還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菲菲,我洗好澡了,快進來!”

當看見夏青的一瞬間。

夏雨菲也懵住了。

“菲菲,怎么不進來了?”

聲音越來越近。

一個赤裸著上半身的青年走了過來。

“咦?你認識嗎?”

青年看出了夏雨菲的不對勁。

“這是我表哥。”

夏雨菲輕哼一聲。

青年打量了夏青一眼,玩味的笑道:“我知道了,你說你有個窮親戚在金陵上學,從縣城過來的,后來被開除了以后就去送快遞了,對吧?”

“就是他。”

夏雨菲不屑的冷笑。

青年接過了快遞以后,笑呵呵的說:“真沒想到,你家還有這么老土的親戚啊……”

他壓根就沒在乎夏青。

把包裹捧在了手里以后,青年不耐煩的擺擺手:“哥們,送完了吧?可以走了嗎?”

夏青愣在了原地。

他都有點沒反應過來現在是什么情況。

“真是個臭屌絲,想要小費啊?給你!”

青年從包里掏出了二十塊錢,沒好氣的扔在夏青的臉上:“快滾!”

“夏青,你咋這么沒出息啊?”

“有你這種親戚,我真是夠丟人了!”

夏雨菲氣的不行。

看見夏青站在原地不走,她也以為是夏青是想要點跑腿費。

“菲菲,跟我走!”

夏青拽住了夏雨菲的手。

就算親戚之間感情并不好,他還是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夏雨菲跟男人開房。

“你干嘛?”

“你個廢物,憑什么管我?”

夏雨菲激動的甩開了夏青的手。

青年揚起了頭。

他薅著夏雨菲的頭發,一把將她拽了回來,似乎是宣誓主權般的狠狠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動作粗暴到了極點,囂張的問:“傻逼,我跟我女朋友開房,跟你有個關系?!”

夏雨菲似乎是有點疼,但也沒敢說什么。

“你特么……”

夏青剛想說什么。

就聽見‘砰’的一聲,門被關上了。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广东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 捕鱼游戏街机版 赛车开奖 亚洲国际棋牌 中超直播免费 闲来麻将贵州麻将 e球彩开奖画面 贵州快3走势 有什么平台可以赚钱 最信誉的棋牌评测 陕西11选五一定有 股票期权开户 韩国快乐8计划 赛车怎么看走势技巧 49选6彩票公式软件 吉祥白城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