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09:08:37

“下次嗎?”陳天按下內心的沖動,柔聲說:“那就下次吧。”

徐小琴嗯了一聲,她戀戀不舍地從陳天懷里出來,她看了看陳天,說:“那我走了。”

陳天微微點頭。

徐小琴轉身給了陳天一個背影,看著她那嬌弱的背影,他真有點忍不住想將她帶回家。

不過,想想家里爸媽在,而老媽又是一個超級傳統的人,估計帶她回去也做不了什么。

陳天在考慮,或許可以瞞著家里人在大學外邊租個房子,這樣方便。

天黑了,這件事還是明天再做吧,先回家一下。

晚上還有晚修。

想著,陳天準備離開。

而這時,陳天注意到一道人影正慌忙地往這邊跑。

陳天定睛一看,發現那人赫然是林倩,趙夢雅的閨蜜。林倩臉色發白,顯得有些不安。

陳天回想起之前看到的吳峰,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預感,他趕忙攔住了林倩。

林倩一怔,她看向陳天,說:“陳天。”她眼睛亮了。

陳天說:“怎么急匆匆的,發生什么事了?”

林倩焦急的說:“夢雅出事了,剛剛我和夢雅在逛街的時候,一輛車停在我們旁邊,那個人好像夢雅認識。他讓夢雅上車,夢雅不肯,然后他就叫了人,強行把夢雅拖到車里帶走了。我現在不知道該怎么辦…我本來想先宿舍跟朋友們商量下要不要報警的。”她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

陳天眉毛微微皺起。

應該就是吳峰了,吳峰那家伙是打算霸王硬上弓嗎?

怎么辦?要幫忙嗎?

雖然陳天已經打算忘掉趙夢雅好好對徐小琴,但是要讓陳天對趙夢雅見死不救,陳天自己的心會受不了。

陳天說:“這件事交給我,你先回宿舍。”

林倩一怔,她看了看陳天,雖然不知道陳天哪里來的自信,但看陳天自信的神色,她的不安才悄悄穩了下來。

陳天邁步離開。

他想知道趙夢雅的情況,念頭一起,一個三維的銀幕出現在陳天身前。

陳天透過這銀幕可以看到趙夢雅手腳被布條綁著,嘴巴被一條膠布貼著,整個人躺在車后座。

車子里除了趙夢雅外,還有就是吳峰以及正在開車的中年司機。

趙夢雅眨了眨眼睛,她的眸子透著憤怒不安以及一絲恐懼,但現在的她根本沒辦法動彈。

看到這,陳天明白了,趙夢雅暫時沒有危險。

陳天說:“萬能系統,我可以直接到趙夢雅那邊去嗎?”

機械般的聲音適時地響起:“只要您想就可以。”

陳天微微點頭,說:“我打得過他們嗎?”

“您的身體已經進化成了神體,這個世界上除了核武外,沒有任何的武器可以傷到您。”

陳天已經體驗過萬能系統的神奇,也就沒那么驚訝了。

確定了這兩點就夠了。

對方在車上,而且還是小轎車,在小轎車打架,不會保護趙夢雅,所以陳天要等,等個合適的機會。

趙夢雅現在不會有危險,陳天也不需要太過于著急。

他就盯著銀幕看著吳峰的一舉一動。

車子開了十分鐘左右,停在了一棟別墅前。

中年司機下了車,打開車門,將動彈不得趙夢雅扛在肩膀上跟著吳峰進了別墅。

到了臥室。

吳峰說:“把她放我床上,你可以回去了。”

中年司機將趙夢雅放在床上,然后離開,順手將門帶上。

這樣一來,臥室里就只剩下吳峰和趙夢雅了。

趙夢雅躺在床上,緊皺著眉毛盯著吳峰,眸子泛著憤怒。

吳峰看了看趙夢雅,他露出一抹笑容,起身走到趙夢雅身邊,手伸出將貼在嘴巴上的膠布撕掉。

趙夢雅可以說話了,她說:“吳峰,你這樣做是犯罪,我告訴你,我會報警的,你等著坐牢吧!”

吳峰笑了笑,說:“我爸的錢已經給你爸了,你爸也答應把你嫁給我,在名義上,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了。我帶我妻子回家,這不算違法吧。當然,你可以去報警,到時候我出了事,我爸把你爸簽的欠條往法院一交。你爸還不起錢就得坐牢。你想親手把你父親送入牢里,你進去只管報警。”

趙夢雅她咬了下唇,說:“你把我綁到這來,到底想做什么?”

吳峰說:“沒什么…,我只是想讓你行駛一下,作為妻子的義務。”

聞言,趙夢雅仿佛意識到了什么,她的臉色變了:“你…你想做什么?”

吳峰眉毛微微舒展,靠近趙夢雅,手落在她的衣服上,說:“一會兒你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他在扯她的衣服,趙夢雅被嚇壞了,說:“不要,不要這樣!”她在掙扎,但手腳都被綁著,她根本掙扎不了。

“不要,你放開我,求你了,不要…”面對已經被沖動的吳峰,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和無助。

這一刻她記起了,自己是個女孩,面對這個男人的力量,她有了絕望。

她多么希望有人能來幫她,救救她。

恐懼吞沒了趙夢雅,趙夢雅眸子都泛起了淚光。

“住手。”忽然,一個并不是應該出現的聲音在這臥室里響起,這個聲音很熟悉。

趙夢雅腦中浮現了在今天早上那個跟告白的男人的身影,是陳天嗎?

吳峰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他皺了下眉毛,看向身后。

趙夢雅含著淚光的眸子也看向聲音來源。

陳天正站在窗戶旁,眼睛透著憤怒,冷冷地盯著吳峰。

趙夢雅愣了愣,是陳天,不過不是跟她告白的那個陳天。

但是在這一刻,趙夢雅卻感覺眼前這個陳天跟那一個好像。

吳峰看了看閉合的門,然后看向陳天說:“你怎么進來的?”

陳天一言不發,他現在已經怒了,看著自己暗戀了這么多年的女人差點被人羞辱,那種憤怒感讓吳峰很是不快。

他靠近吳峰,手握住吳峰的衣領,將吳峰提了起來,一拳落在吳峰的臉上。

“嘭!”一聲悶響。

吳峰身體應聲摔倒在地上,沒了動靜。

陳天微微一怔,他看了看自己的拳頭,又看了看吳峰。

一拳,吳峰這個一米七多的男人就昏迷過去了嗎?

陳天不管了,他來到趙夢雅身邊,解開綁在她手腳上的布條。

趙夢雅看了看陳天,下意識地說:“陳天?”

陳天一聽,他看了看趙夢雅,趙夢雅那雙眸子泛著一絲水光,她仿佛看出了什么。

陳天說:“怎么了嗎?”

趙夢雅微微一怔,她說:“沒…沒事。”

陳天看了看眼前趙夢雅,她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一直都是比較強勢,但在這一刻,她很柔弱。

他能感受到,她現在很需要別人的保護。

他說:“能起來了嗎?我陪你離開這。”

趙夢雅一聽,她整理了下衣服起身。

陳天陪著趙夢雅出了門。

那個黑衣司機已經開車離開了,別墅里沒有其他人。

很輕松就離開了別墅。

兩人走到公路邊,陳天看著前方往來的車流,他在找計程車。

“你怎么會出現在那里?”

陳天看了看趙夢雅,趙夢雅正看著他,她的眸子泛著一絲光澤和詢問。

第十章 救趙夢雅

“下次嗎?”陳天按下內心的沖動,柔聲說:“那就下次吧。”

徐小琴嗯了一聲,她戀戀不舍地從陳天懷里出來,她看了看陳天,說:“那我走了。”

陳天微微點頭。

徐小琴轉身給了陳天一個背影,看著她那嬌弱的背影,他真有點忍不住想將她帶回家。

不過,想想家里爸媽在,而老媽又是一個超級傳統的人,估計帶她回去也做不了什么。

陳天在考慮,或許可以瞞著家里人在大學外邊租個房子,這樣方便。

天黑了,這件事還是明天再做吧,先回家一下。

晚上還有晚修。

想著,陳天準備離開。

而這時,陳天注意到一道人影正慌忙地往這邊跑。

陳天定睛一看,發現那人赫然是林倩,趙夢雅的閨蜜。林倩臉色發白,顯得有些不安。

陳天回想起之前看到的吳峰,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預感,他趕忙攔住了林倩。

林倩一怔,她看向陳天,說:“陳天。”她眼睛亮了。

陳天說:“怎么急匆匆的,發生什么事了?”

林倩焦急的說:“夢雅出事了,剛剛我和夢雅在逛街的時候,一輛車停在我們旁邊,那個人好像夢雅認識。他讓夢雅上車,夢雅不肯,然后他就叫了人,強行把夢雅拖到車里帶走了。我現在不知道該怎么辦…我本來想先宿舍跟朋友們商量下要不要報警的。”她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

陳天眉毛微微皺起。

應該就是吳峰了,吳峰那家伙是打算霸王硬上弓嗎?

怎么辦?要幫忙嗎?

雖然陳天已經打算忘掉趙夢雅好好對徐小琴,但是要讓陳天對趙夢雅見死不救,陳天自己的心會受不了。

陳天說:“這件事交給我,你先回宿舍。”

林倩一怔,她看了看陳天,雖然不知道陳天哪里來的自信,但看陳天自信的神色,她的不安才悄悄穩了下來。

陳天邁步離開。

他想知道趙夢雅的情況,念頭一起,一個三維的銀幕出現在陳天身前。

陳天透過這銀幕可以看到趙夢雅手腳被布條綁著,嘴巴被一條膠布貼著,整個人躺在車后座。

車子里除了趙夢雅外,還有就是吳峰以及正在開車的中年司機。

趙夢雅眨了眨眼睛,她的眸子透著憤怒不安以及一絲恐懼,但現在的她根本沒辦法動彈。

看到這,陳天明白了,趙夢雅暫時沒有危險。

陳天說:“萬能系統,我可以直接到趙夢雅那邊去嗎?”

機械般的聲音適時地響起:“只要您想就可以。”

陳天微微點頭,說:“我打得過他們嗎?”

“您的身體已經進化成了神體,這個世界上除了核武外,沒有任何的武器可以傷到您。”

陳天已經體驗過萬能系統的神奇,也就沒那么驚訝了。

確定了這兩點就夠了。

對方在車上,而且還是小轎車,在小轎車打架,不會保護趙夢雅,所以陳天要等,等個合適的機會。

趙夢雅現在不會有危險,陳天也不需要太過于著急。

他就盯著銀幕看著吳峰的一舉一動。

車子開了十分鐘左右,停在了一棟別墅前。

中年司機下了車,打開車門,將動彈不得趙夢雅扛在肩膀上跟著吳峰進了別墅。

到了臥室。

吳峰說:“把她放我床上,你可以回去了。”

中年司機將趙夢雅放在床上,然后離開,順手將門帶上。

這樣一來,臥室里就只剩下吳峰和趙夢雅了。

趙夢雅躺在床上,緊皺著眉毛盯著吳峰,眸子泛著憤怒。

吳峰看了看趙夢雅,他露出一抹笑容,起身走到趙夢雅身邊,手伸出將貼在嘴巴上的膠布撕掉。

趙夢雅可以說話了,她說:“吳峰,你這樣做是犯罪,我告訴你,我會報警的,你等著坐牢吧!”

吳峰笑了笑,說:“我爸的錢已經給你爸了,你爸也答應把你嫁給我,在名義上,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了。我帶我妻子回家,這不算違法吧。當然,你可以去報警,到時候我出了事,我爸把你爸簽的欠條往法院一交。你爸還不起錢就得坐牢。你想親手把你父親送入牢里,你進去只管報警。”

趙夢雅她咬了下唇,說:“你把我綁到這來,到底想做什么?”

吳峰說:“沒什么…,我只是想讓你行駛一下,作為妻子的義務。”

聞言,趙夢雅仿佛意識到了什么,她的臉色變了:“你…你想做什么?”

吳峰眉毛微微舒展,靠近趙夢雅,手落在她的衣服上,說:“一會兒你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他在扯她的衣服,趙夢雅被嚇壞了,說:“不要,不要這樣!”她在掙扎,但手腳都被綁著,她根本掙扎不了。

“不要,你放開我,求你了,不要…”面對已經被沖動的吳峰,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和無助。

這一刻她記起了,自己是個女孩,面對這個男人的力量,她有了絕望。

她多么希望有人能來幫她,救救她。

恐懼吞沒了趙夢雅,趙夢雅眸子都泛起了淚光。

“住手。”忽然,一個并不是應該出現的聲音在這臥室里響起,這個聲音很熟悉。

趙夢雅腦中浮現了在今天早上那個跟告白的男人的身影,是陳天嗎?

吳峰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他皺了下眉毛,看向身后。

趙夢雅含著淚光的眸子也看向聲音來源。

陳天正站在窗戶旁,眼睛透著憤怒,冷冷地盯著吳峰。

趙夢雅愣了愣,是陳天,不過不是跟她告白的那個陳天。

但是在這一刻,趙夢雅卻感覺眼前這個陳天跟那一個好像。

吳峰看了看閉合的門,然后看向陳天說:“你怎么進來的?”

陳天一言不發,他現在已經怒了,看著自己暗戀了這么多年的女人差點被人羞辱,那種憤怒感讓吳峰很是不快。

他靠近吳峰,手握住吳峰的衣領,將吳峰提了起來,一拳落在吳峰的臉上。

“嘭!”一聲悶響。

吳峰身體應聲摔倒在地上,沒了動靜。

陳天微微一怔,他看了看自己的拳頭,又看了看吳峰。

一拳,吳峰這個一米七多的男人就昏迷過去了嗎?

陳天不管了,他來到趙夢雅身邊,解開綁在她手腳上的布條。

趙夢雅看了看陳天,下意識地說:“陳天?”

陳天一聽,他看了看趙夢雅,趙夢雅那雙眸子泛著一絲水光,她仿佛看出了什么。

陳天說:“怎么了嗎?”

趙夢雅微微一怔,她說:“沒…沒事。”

陳天看了看眼前趙夢雅,她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一直都是比較強勢,但在這一刻,她很柔弱。

他能感受到,她現在很需要別人的保護。

他說:“能起來了嗎?我陪你離開這。”

趙夢雅一聽,她整理了下衣服起身。

陳天陪著趙夢雅出了門。

那個黑衣司機已經開車離開了,別墅里沒有其他人。

很輕松就離開了別墅。

兩人走到公路邊,陳天看著前方往來的車流,他在找計程車。

“你怎么會出現在那里?”

陳天看了看趙夢雅,趙夢雅正看著他,她的眸子泛著一絲光澤和詢問。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炒股游戏app 无需联网的手机游戏 福建体彩31选7怎么玩 网上如何兼职赚钱 广西体彩11选5开奖 在家坐着就能赚钱 山西11选5号码走势 快乐扑克3开奖山东 东方6+1开奖规则 网赚 论坛 浙江省体育彩票20选五 平特肖赢钱秘诀 体彩江苏7位数近30期 平码计算下期出码公式 天津麻将技巧 fg美人捕鱼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