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09:39:04

“你,你想干嘛?”

“干嘛?讓你知道作惡的后果。”

這一次,林晚楓也不客氣,左右開弓的耳光,幾秒鐘的功夫,這畜生的臉頰就腫了,嘴角也咕咕的流出鮮血來了。

“住手!”

不知什么時候,凌雁文攙扶著佘老太太站在一邊了。

“林晚楓,你行啊!這三年凌府待你也不薄啊!竟然連我的親孫子也敢打?”佘老太太用拐杖擊打著地面說道。

“奶奶,一脈燒了我媽媽的照片,還差點把我推進火堆里。晚楓一時著急才……”

“你現在開始胳膊腕往外拐了?老三,給李巡輔打個電話,讓林晚楓進去待幾天吧!”

“奶奶,不要這樣好么?林晚楓也是你的孫女女婿啊!”凌晴雪看老太太要報警,噗通一下就跪下了。

“跟你爹一樣沒骨氣的。”……今天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你們走吧,從今天開始,你們跟凌府和泰和醫館再無關系。”

佘老太太一臉的冷漠,讓人心寒。

“奶奶,是一脈犯錯在先,他憑什么燒我的東西?難道您就不管么?”凌晴雪眼含著淚委屈道。

“現在有兩條路,一是讓林晚楓進局子,一是你倆一起離開凌府。”

“奶奶!何至于此啊?”

“少廢話,小白樓本來就是我孫子的,你們走吧!記住了,離開凌府就不再是凌家的人,也不是泰和醫館的人,是生是死跟我沒有關系。就這樣吧!”說完,臉若寒冰似的轉身走了。

“媽!這樣對兩個孩子是不是殘忍了些。”黑影里,凌雁文攙扶著佘老太太說道。

“白漢文被他倆給醫死了,大禍隨時會降臨,抓緊把他倆逐出家族,有什么事都推到他倆的身上,免得泰和醫館有滅頂之災。”

“母親高明!”

“你去安排下,他倆凈身出戶,不準帶走半點財產。”

“是!”

“另外,十幾年了,你大哥跟那個野女人就沒一點消息么?”

“我四處打聽了,沒有任何的消息。”

“好吧,就當他死了吧,你要和你二哥一起,好好的教導一脈醫術,爭取早日重振泰和醫館輝煌。”

“是!”

夜色朦朧,原本就隱晦的天空淅淅瀝瀝的下氣小雨來了。

空曠的街道上,街燈拉著兩個長長的影子。凌晴雪一路走來,心若風中的雨絲,無處安放。

“晴雪,別難過了,不是有我么!”林晚楓摟著凌晴雪的肩頭,感覺她的身體在微微的發抖。

“我不怕吃苦,只是怕爸媽回來找不到我。”

“咱不離開龍城,就在龍城行醫,等混出名聲,你的爸媽回來的話肯定會找到我們的。”

“也只有這樣了。”

咯吱!

正往前走,一輛黑色的長城H6嘩的一下就在他倆的面前停住了,把他們堵在胡同里。

車門打開,五六個人從車上竄了下來,每個人手里都拿著鐵棍。最前面的竟然是凌一脈。

“一脈,你想干嘛?就一點情分也不講么?”看見凌一脈,凌晴雪心里一寒。

“你男人打我的時候你怎么不說情分?兄弟們上,把這男的腿給我打折了。”凌一脈被林晚楓打了幾巴掌,心有不甘,召集幾個混混來報復了。

“一脈,說什么他也是你的姐夫,不要趕盡殺絕好不好?”凌晴雪上來把林晚楓給護住了。

“凌晴雪,你給我滾一邊去,要不是你跟大爺還有點關系我早就收拾你了。一個私生女刷什么存在感?”

現在的林晚楓,已經打通筋脈,龍行決周身運行,別說是這幾個人,就算是一頂一的高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可是,他卻縮在凌晴雪的身后,不做任何的反抗。

在凌一脈的指揮下,凌晴雪被拉到一邊,幾個人把林晚楓撲倒在地,噼噼啪啪的一陣亂走,木棍都打斷了好幾根。

林晚楓趴在那里,雖然有些皮外傷,可是他卻并不感到多少痛。龍行決護體,跟本奈何不了他。

“一脈,你要是再打他,我就撞死在這里你信么?”看林晚楓被打,被駕著的凌晴雪悲切道。

“凌晴雪,盡管你是私生女,可我還是把你的當做堂姐看。別說我沒勸過你?你要想混出個人樣來,就離開這廢物。他就是個喪門星,一無是處的菜貨。”說完,在林晚楓的身上狠狠的踢了一腳,這才帶著那群混子離開了。

“晚楓,你怎么樣?”凌晴雪撲過來,把倒在泥水里的林晚楓抱了起來。看著他那個樣子,凌晴雪的眼淚簌簌的流了下來。

“老婆,你心疼我啊?”

“都被打成這樣了還貧?來!我背你,咱去醫院。”凌晴雪也不管林晚楓身上臟兮兮的,拉著他的胳膊就把他拖到肩上了。一步一步朝前面的一處門診走來。

林晚楓趴在幾分瘦弱的凌晴雪的身上,心里暖暖的。心里暗自發誓:你馱我一段路,我要保護你一輩子。

到了一處門診室,醫生給林晚楓做了簡單的包扎,雖然看著血呼啦啦的,但是都是皮外傷,包扎完畢,又拿了消炎藥,兩個人才從門診部里走了出來。

賓館里,孫東坐在床上,凌晴雪洗一把干凈的毛巾遞了過來。

“老婆,干嘛還要護著我啊?還不如如了奶奶的愿,借著我打了凌一脈的機會把我送進局子里算了。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找個好人家了。”林晚楓笑嘻嘻的看著凌晴雪。

“還是打輕了,要是把腦子打壞了就沒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了。”凌晴雪嗔怒的看了林晚楓一眼。眼圈紅紅的。

“老婆,眼圈紅了,是心疼你男人么?”林晚楓順勢把凌晴雪的手給抓住了。

“才不會疼你,就是擔心我爸媽回來找不到我了。”

“切,還以為你是在心疼我?感情是想你的爸媽了啊!”

“你也是個傻子,干嘛惹凌一脈那混蛋啊?”

“我看他欺負你心里就不舒服。”

“這下好了,被他們打了一頓。很痛是么?”

“只要老婆在我就不痛。”林晚楓瞇著眼睛,摸索著她那柔若無骨的小手說道。

“要死了,就不能正經點。說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老婆,不是你老婆。”凌晴雪把手從林晚楓的手里抽了出去。

“晴雪,咱倆這樣算不算私奔?”林晚楓壞笑一下。

“想得美,我才不會跟你私奔。把衣服脫了……”凌晴雪虎著臉說道。

“干嘛?想通了?今晚要做我真正的老婆?”

“要死了,滿腦子猥瑣,你就不能有點正常人的思維?”凌晴雪生氣的在林晚楓的肩膀上打了一下。接著房間里就傳來一陣慘烈的豬叫聲。

“大小姐,我是傷員不知道啊?竟然還下重手打我?”林晚楓摸索著自己的肩膀說道,那感覺就跟自己真的受了重傷似的。

“你脫不脫?”

“你到底要干嘛?人家受傷了,不適合那種事情……”

“林晚楓,你要是再這么猥瑣我一輩子都不理你了。你脫不脫?”

“老婆,你到底要干嘛啊?讓人脫衣服,還不準人家胡思亂想,還有沒有王法了?”林晚楓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說道。

第七章:被逐出門

“你,你想干嘛?”

“干嘛?讓你知道作惡的后果。”

這一次,林晚楓也不客氣,左右開弓的耳光,幾秒鐘的功夫,這畜生的臉頰就腫了,嘴角也咕咕的流出鮮血來了。

“住手!”

不知什么時候,凌雁文攙扶著佘老太太站在一邊了。

“林晚楓,你行啊!這三年凌府待你也不薄啊!竟然連我的親孫子也敢打?”佘老太太用拐杖擊打著地面說道。

“奶奶,一脈燒了我媽媽的照片,還差點把我推進火堆里。晚楓一時著急才……”

“你現在開始胳膊腕往外拐了?老三,給李巡輔打個電話,讓林晚楓進去待幾天吧!”

“奶奶,不要這樣好么?林晚楓也是你的孫女女婿啊!”凌晴雪看老太太要報警,噗通一下就跪下了。

“跟你爹一樣沒骨氣的。”……今天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你們走吧,從今天開始,你們跟凌府和泰和醫館再無關系。”

佘老太太一臉的冷漠,讓人心寒。

“奶奶,是一脈犯錯在先,他憑什么燒我的東西?難道您就不管么?”凌晴雪眼含著淚委屈道。

“現在有兩條路,一是讓林晚楓進局子,一是你倆一起離開凌府。”

“奶奶!何至于此啊?”

“少廢話,小白樓本來就是我孫子的,你們走吧!記住了,離開凌府就不再是凌家的人,也不是泰和醫館的人,是生是死跟我沒有關系。就這樣吧!”說完,臉若寒冰似的轉身走了。

“媽!這樣對兩個孩子是不是殘忍了些。”黑影里,凌雁文攙扶著佘老太太說道。

“白漢文被他倆給醫死了,大禍隨時會降臨,抓緊把他倆逐出家族,有什么事都推到他倆的身上,免得泰和醫館有滅頂之災。”

“母親高明!”

“你去安排下,他倆凈身出戶,不準帶走半點財產。”

“是!”

“另外,十幾年了,你大哥跟那個野女人就沒一點消息么?”

“我四處打聽了,沒有任何的消息。”

“好吧,就當他死了吧,你要和你二哥一起,好好的教導一脈醫術,爭取早日重振泰和醫館輝煌。”

“是!”

夜色朦朧,原本就隱晦的天空淅淅瀝瀝的下氣小雨來了。

空曠的街道上,街燈拉著兩個長長的影子。凌晴雪一路走來,心若風中的雨絲,無處安放。

“晴雪,別難過了,不是有我么!”林晚楓摟著凌晴雪的肩頭,感覺她的身體在微微的發抖。

“我不怕吃苦,只是怕爸媽回來找不到我。”

“咱不離開龍城,就在龍城行醫,等混出名聲,你的爸媽回來的話肯定會找到我們的。”

“也只有這樣了。”

咯吱!

正往前走,一輛黑色的長城H6嘩的一下就在他倆的面前停住了,把他們堵在胡同里。

車門打開,五六個人從車上竄了下來,每個人手里都拿著鐵棍。最前面的竟然是凌一脈。

“一脈,你想干嘛?就一點情分也不講么?”看見凌一脈,凌晴雪心里一寒。

“你男人打我的時候你怎么不說情分?兄弟們上,把這男的腿給我打折了。”凌一脈被林晚楓打了幾巴掌,心有不甘,召集幾個混混來報復了。

“一脈,說什么他也是你的姐夫,不要趕盡殺絕好不好?”凌晴雪上來把林晚楓給護住了。

“凌晴雪,你給我滾一邊去,要不是你跟大爺還有點關系我早就收拾你了。一個私生女刷什么存在感?”

現在的林晚楓,已經打通筋脈,龍行決周身運行,別說是這幾個人,就算是一頂一的高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可是,他卻縮在凌晴雪的身后,不做任何的反抗。

在凌一脈的指揮下,凌晴雪被拉到一邊,幾個人把林晚楓撲倒在地,噼噼啪啪的一陣亂走,木棍都打斷了好幾根。

林晚楓趴在那里,雖然有些皮外傷,可是他卻并不感到多少痛。龍行決護體,跟本奈何不了他。

“一脈,你要是再打他,我就撞死在這里你信么?”看林晚楓被打,被駕著的凌晴雪悲切道。

“凌晴雪,盡管你是私生女,可我還是把你的當做堂姐看。別說我沒勸過你?你要想混出個人樣來,就離開這廢物。他就是個喪門星,一無是處的菜貨。”說完,在林晚楓的身上狠狠的踢了一腳,這才帶著那群混子離開了。

“晚楓,你怎么樣?”凌晴雪撲過來,把倒在泥水里的林晚楓抱了起來。看著他那個樣子,凌晴雪的眼淚簌簌的流了下來。

“老婆,你心疼我啊?”

“都被打成這樣了還貧?來!我背你,咱去醫院。”凌晴雪也不管林晚楓身上臟兮兮的,拉著他的胳膊就把他拖到肩上了。一步一步朝前面的一處門診走來。

林晚楓趴在幾分瘦弱的凌晴雪的身上,心里暖暖的。心里暗自發誓:你馱我一段路,我要保護你一輩子。

到了一處門診室,醫生給林晚楓做了簡單的包扎,雖然看著血呼啦啦的,但是都是皮外傷,包扎完畢,又拿了消炎藥,兩個人才從門診部里走了出來。

賓館里,孫東坐在床上,凌晴雪洗一把干凈的毛巾遞了過來。

“老婆,干嘛還要護著我啊?還不如如了奶奶的愿,借著我打了凌一脈的機會把我送進局子里算了。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找個好人家了。”林晚楓笑嘻嘻的看著凌晴雪。

“還是打輕了,要是把腦子打壞了就沒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了。”凌晴雪嗔怒的看了林晚楓一眼。眼圈紅紅的。

“老婆,眼圈紅了,是心疼你男人么?”林晚楓順勢把凌晴雪的手給抓住了。

“才不會疼你,就是擔心我爸媽回來找不到我了。”

“切,還以為你是在心疼我?感情是想你的爸媽了啊!”

“你也是個傻子,干嘛惹凌一脈那混蛋啊?”

“我看他欺負你心里就不舒服。”

“這下好了,被他們打了一頓。很痛是么?”

“只要老婆在我就不痛。”林晚楓瞇著眼睛,摸索著她那柔若無骨的小手說道。

“要死了,就不能正經點。說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老婆,不是你老婆。”凌晴雪把手從林晚楓的手里抽了出去。

“晴雪,咱倆這樣算不算私奔?”林晚楓壞笑一下。

“想得美,我才不會跟你私奔。把衣服脫了……”凌晴雪虎著臉說道。

“干嘛?想通了?今晚要做我真正的老婆?”

“要死了,滿腦子猥瑣,你就不能有點正常人的思維?”凌晴雪生氣的在林晚楓的肩膀上打了一下。接著房間里就傳來一陣慘烈的豬叫聲。

“大小姐,我是傷員不知道啊?竟然還下重手打我?”林晚楓摸索著自己的肩膀說道,那感覺就跟自己真的受了重傷似的。

“你脫不脫?”

“你到底要干嘛?人家受傷了,不適合那種事情……”

“林晚楓,你要是再這么猥瑣我一輩子都不理你了。你脫不脫?”

“老婆,你到底要干嘛啊?讓人脫衣服,還不準人家胡思亂想,還有沒有王法了?”林晚楓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說道。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奖结果查询 欢乐来斗牛棋牌 上期平码算下期7码公式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平码中一个数赔多少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晚 必中三码期期开奖 北京快乐8实时开奖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湖北11选五任三最大遗漏 高手论坛精准三头中特 四人麻将 股票指数基金排行 北京赛车pk10开奖视屏 河南福彩22选5最新一期 股票在线行情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