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09:00:04

“就是呀,但那個神醫給她吃了一顆藥,她就活了,現在活蹦亂跳的,連先天不足的心臟都長好了,你說神不神奇?”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盧薇朝盧曉使了個眼色,盧曉立刻抓住那倆護士:“你們說的神醫是怎么回事?”

問清楚了情況,盧家姐弟倆立刻趕到了3號病房,剛到門口,盧薇步子忽然一頓。

“姐,怎么了?”盧曉問。

盧薇看著病房里緊握妹妹的手,滿臉關切的衛蒼霖,先是震驚,隨即臉色變得很難看。

“我們走。”她道。

盧曉一驚:“姐,為什么走?我們不是來問那神醫的下落的嗎?”

盧薇壓低聲音,道:“那是衛家的老五衛蒼霖!”

盧曉一頓,隨即露出不屑的目光,道:“就是那個被衛家掃地出門的棄子?有什么可怕的?姐,我待會兒叫上幾個人把他給綁了,不怕他不說……”

“閉嘴!”盧薇怒道。

盧曉嚇得一呆,他還從來沒見過大姐這個表情,就像他是家族罪人似的。

盧薇看了看四周,低聲惡狠狠地道:“你想找死自己去,別拉上我們整個家族陪葬!”

盧曉被她嚇得說不出話來,不就是個棄子嗎?為什么大姐這么害怕?

盧薇懶得跟他多說,道:“去拿醫院的監控視頻來!我要看看,那個神醫是何方神圣。”

很快,監控視頻就送到了二人的面前,但是薛東籬一出現在畫面上,二人都不禁滿臉驚詫。

畫面上依稀可以看出一道人影,但是很模糊,連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來,而且自始至終都是如此。

詭異的是,同一個畫面中,其它人卻都很清晰。

“姐,這是怎么回事?”盧曉覺得后脊背有些涼。

盧薇臉色有些發白,說:“這個人……是個高人!”

盧曉急道:“難道就這么算了?”

“當然不會!”盧薇握緊拳頭,“無論如何,為了奶奶,我們一定要找到這個人!去把當時圍觀的所有人都叫來!”

很快,一群病人家屬和醫生護士都來了,盧薇一個個問過去,卻發現這些人根本不記得對方的模樣,只記得長得不怎么好看。

盧薇臉色越來越難看,難道真的連這點希望都要破滅了嗎?

“對了!”主治醫生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說,“我記得那個人和衛先生是認識的,好像姓薛,名字里有個東字。其它的,我就不記得了。”

盧薇愣了一下,腦中忽然閃過一道又丑又土的身影。

難道……是她?

薛東籬回了衛家,保安們沒有攔她,但個個都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就這種鄉下妞,還敢肖想我們大少爺,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她臉皮怎么這么厚呢?要是換了我,早就一頭撞死了。”

他們根本不避諱她,當著她的面就評頭論足。

薛東籬就像沒聽見一樣,根本沒有搭理他們,快步走進了衛家大廳。

此時正是吃飯的時候,飯桌上擺放著豐盛的飯菜,衛夫人和另外兩個貴婦正在用餐。

這兩個貴婦是衛家的人,其中一個就是衛軒宇的母親,姓陳。

陳夫人首先開口了,語氣里充滿了厭惡:“哪里來的叫花子,這是你能來的地方?”

薛東籬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徑直坐到了飯桌旁。

三位貴婦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這個死丫頭臉皮比城墻都厚吧?

傭人肯定不會給她碗筷的,薛東籬手一翻,不知從哪里拿出了一副碗筷來,伸手就去夾菜。

陳夫人怒極,拿起公筷就朝她的手狠狠打去:“死叫花子,憑你也配吃這么好的飯菜!你只配吃豬食!”

可是這一下她打了個空,筷子落在青花瓷的盤子上,竟然將盤子給打碎了一個角。

薛東籬早已經夾了一只醬燒豬腳,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陳夫人氣得渾身發抖,道:“你,你還敢躲?”她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傭人,罵道:“愣著干什么?還不趕快把這個死丫頭給我拖走!”

傭人答應一聲,走上前來正要動手,薛東籬忽然開口道:“老爺子在的時候說過,只要衛家一天不敗,就一天有我的飯吃。怎么?難道衛家現在已經敗了?”

“你!”陳夫人怒指道,“你敢咒我們衛家?”

薛東籬又夾了一塊蔥香排骨,說:“還是你們不把老爺子放在眼里?”

陳夫人憤怒地站起,指著她半天說不出話來,雖然衛老爺子已經不在了,但積威仍在,她可不敢說不把老爺子放在眼里這樣的話。

另外一個夫人拉著她坐下,說:“莎莎,你何必跟一個小叫花子計較?這種爛人,跟她說話都臟了舌頭。”

陳夫人哼了一聲,看向衛夫人,道:“大嫂,你怎么能容得下這樣一個女人待在家里?”

衛夫人眼底閃過一抹怨毒,但臉上仍舊帶著淡淡笑容,說:“她要住就住吧,畢竟是衛蒼霖的未婚妻,老爺子又有遺囑,總不能讓人說我不能容人。”

陳夫人嗤笑一聲,說:“衛蒼霖那個廢物,和他父親一樣讓人惡心,我看這個爛人配他,正合適不過。我都迫不及待想看他倆的婚禮了。”

說罷,三人便都笑了起來。

薛東籬悠閑地吃飯,仿佛她們冷嘲熱諷的并不是自己。

吃完了飯,她將碗筷一收,轉身就往樓上走,見她完全沒有生氣難過,三個貴婦人心中都藏著一團火。

陳夫人喝罵傭人:“被叫花子吃過的飯菜多臟啊,還不快給我撤下去,重新上!”

傭人們立刻忙碌起來,薛東籬嘴角上勾,她就喜歡她們這副看不慣她,卻又干不掉她的樣子。

陳夫人道:“大嫂,難道就這樣算了?”

“算了?怎么會算了?”衛夫人咬牙,眼底滿是陰狠,“咱們走著瞧,我要讓她看看,什么叫地獄!”

薛東籬回了房間,一開門就聞到一股惡臭。

她的床上竟然被人灑了一堆垃圾,全都是發臭發酸的食物,令人窒息。

薛東籬嗤笑,真是幼稚。

第7章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就是呀,但那個神醫給她吃了一顆藥,她就活了,現在活蹦亂跳的,連先天不足的心臟都長好了,你說神不神奇?”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盧薇朝盧曉使了個眼色,盧曉立刻抓住那倆護士:“你們說的神醫是怎么回事?”

問清楚了情況,盧家姐弟倆立刻趕到了3號病房,剛到門口,盧薇步子忽然一頓。

“姐,怎么了?”盧曉問。

盧薇看著病房里緊握妹妹的手,滿臉關切的衛蒼霖,先是震驚,隨即臉色變得很難看。

“我們走。”她道。

盧曉一驚:“姐,為什么走?我們不是來問那神醫的下落的嗎?”

盧薇壓低聲音,道:“那是衛家的老五衛蒼霖!”

盧曉一頓,隨即露出不屑的目光,道:“就是那個被衛家掃地出門的棄子?有什么可怕的?姐,我待會兒叫上幾個人把他給綁了,不怕他不說……”

“閉嘴!”盧薇怒道。

盧曉嚇得一呆,他還從來沒見過大姐這個表情,就像他是家族罪人似的。

盧薇看了看四周,低聲惡狠狠地道:“你想找死自己去,別拉上我們整個家族陪葬!”

盧曉被她嚇得說不出話來,不就是個棄子嗎?為什么大姐這么害怕?

盧薇懶得跟他多說,道:“去拿醫院的監控視頻來!我要看看,那個神醫是何方神圣。”

很快,監控視頻就送到了二人的面前,但是薛東籬一出現在畫面上,二人都不禁滿臉驚詫。

畫面上依稀可以看出一道人影,但是很模糊,連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來,而且自始至終都是如此。

詭異的是,同一個畫面中,其它人卻都很清晰。

“姐,這是怎么回事?”盧曉覺得后脊背有些涼。

盧薇臉色有些發白,說:“這個人……是個高人!”

盧曉急道:“難道就這么算了?”

“當然不會!”盧薇握緊拳頭,“無論如何,為了奶奶,我們一定要找到這個人!去把當時圍觀的所有人都叫來!”

很快,一群病人家屬和醫生護士都來了,盧薇一個個問過去,卻發現這些人根本不記得對方的模樣,只記得長得不怎么好看。

盧薇臉色越來越難看,難道真的連這點希望都要破滅了嗎?

“對了!”主治醫生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說,“我記得那個人和衛先生是認識的,好像姓薛,名字里有個東字。其它的,我就不記得了。”

盧薇愣了一下,腦中忽然閃過一道又丑又土的身影。

難道……是她?

薛東籬回了衛家,保安們沒有攔她,但個個都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就這種鄉下妞,還敢肖想我們大少爺,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她臉皮怎么這么厚呢?要是換了我,早就一頭撞死了。”

他們根本不避諱她,當著她的面就評頭論足。

薛東籬就像沒聽見一樣,根本沒有搭理他們,快步走進了衛家大廳。

此時正是吃飯的時候,飯桌上擺放著豐盛的飯菜,衛夫人和另外兩個貴婦正在用餐。

這兩個貴婦是衛家的人,其中一個就是衛軒宇的母親,姓陳。

陳夫人首先開口了,語氣里充滿了厭惡:“哪里來的叫花子,這是你能來的地方?”

薛東籬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徑直坐到了飯桌旁。

三位貴婦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這個死丫頭臉皮比城墻都厚吧?

傭人肯定不會給她碗筷的,薛東籬手一翻,不知從哪里拿出了一副碗筷來,伸手就去夾菜。

陳夫人怒極,拿起公筷就朝她的手狠狠打去:“死叫花子,憑你也配吃這么好的飯菜!你只配吃豬食!”

可是這一下她打了個空,筷子落在青花瓷的盤子上,竟然將盤子給打碎了一個角。

薛東籬早已經夾了一只醬燒豬腳,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陳夫人氣得渾身發抖,道:“你,你還敢躲?”她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傭人,罵道:“愣著干什么?還不趕快把這個死丫頭給我拖走!”

傭人答應一聲,走上前來正要動手,薛東籬忽然開口道:“老爺子在的時候說過,只要衛家一天不敗,就一天有我的飯吃。怎么?難道衛家現在已經敗了?”

“你!”陳夫人怒指道,“你敢咒我們衛家?”

薛東籬又夾了一塊蔥香排骨,說:“還是你們不把老爺子放在眼里?”

陳夫人憤怒地站起,指著她半天說不出話來,雖然衛老爺子已經不在了,但積威仍在,她可不敢說不把老爺子放在眼里這樣的話。

另外一個夫人拉著她坐下,說:“莎莎,你何必跟一個小叫花子計較?這種爛人,跟她說話都臟了舌頭。”

陳夫人哼了一聲,看向衛夫人,道:“大嫂,你怎么能容得下這樣一個女人待在家里?”

衛夫人眼底閃過一抹怨毒,但臉上仍舊帶著淡淡笑容,說:“她要住就住吧,畢竟是衛蒼霖的未婚妻,老爺子又有遺囑,總不能讓人說我不能容人。”

陳夫人嗤笑一聲,說:“衛蒼霖那個廢物,和他父親一樣讓人惡心,我看這個爛人配他,正合適不過。我都迫不及待想看他倆的婚禮了。”

說罷,三人便都笑了起來。

薛東籬悠閑地吃飯,仿佛她們冷嘲熱諷的并不是自己。

吃完了飯,她將碗筷一收,轉身就往樓上走,見她完全沒有生氣難過,三個貴婦人心中都藏著一團火。

陳夫人喝罵傭人:“被叫花子吃過的飯菜多臟啊,還不快給我撤下去,重新上!”

傭人們立刻忙碌起來,薛東籬嘴角上勾,她就喜歡她們這副看不慣她,卻又干不掉她的樣子。

陳夫人道:“大嫂,難道就這樣算了?”

“算了?怎么會算了?”衛夫人咬牙,眼底滿是陰狠,“咱們走著瞧,我要讓她看看,什么叫地獄!”

薛東籬回了房間,一開門就聞到一股惡臭。

她的床上竟然被人灑了一堆垃圾,全都是發臭發酸的食物,令人窒息。

薛東籬嗤笑,真是幼稚。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黑龙江福彩22选5中奖号码 体彩自助彩票机加盟 炒股平台怎么样 意甲客场最新积分榜 安徽快3怎么下载 捕鱼达人单机版 棋牌游戏平台? 陕西11选5开奖顺序 网络赚钱项目灰色项 河北11选5有什么规律 30选5全部号码走势图 海南4十1彩票网站 码可以组什么词吗在前 吉祥麻将吉林麻将规则 西甲直播360高清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