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5 23:42:39

今天,對于國際股市來說,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神秘資金,不惜成本,瘋狂購入‘指數成分股’,從頂部對指數進行雷霆打壓,做空股指期貨。

世界各大金融機構,聯手對抗,投入的巨額資金,卻猶如石沉大海,未有漣漪,別談浪起。

股市崩盤前夕,另一股資金入場,力挽狂瀾,將股市指數拉回正常區間。

兩股神秘資金,也猶如人間蒸發,消失的無影無蹤。

上市公司老總,世界金融大鱷,富可敵國的財閥,集體處于懵逼狀態。

小部分跟風入場,準備狠賺一筆的金融大亨,驚駭無比的發現自己被‘噶韭菜’了。

投入的所有資金,全部溪流匯河,流入了某陸姓男子的賬戶。

看著憑空多出來的上百億資金,陸豐表示很無辜,自己壓根就沒想賺錢……

靈山市。

珠寶展覽會。

展廳中央,一名女子已經矗立多時,眉宇之間流露著絲絲不舍。

水晶柜里的巨型鉆戒,閃爍著夢幻藍光。

天使之淚,三十克拉,由國際頂級設計師親手打造,保守估值一千五百萬美元。

“母親,女兒不孝。”

“本想借助昨天的金融海嘯,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卻沒料到是個陷阱。”

“短短一天內,公司損失過億,若不能把這個虧空補上,族人勢必會將我從穆家除名。”

就在穆歌轉身離去之際,一個毛毛躁躁的聲音,突然在身后響起。

“臥槽!這戒指牛逼呀!”

穆歌腳步戛然而止。

余光一瞥,一個青年正趴在水晶柜上流哈喇子。

剛剛出院的張鐵,不顧面前的‘肅靜’提示牌,沖迎面走來的陸豐大喊:“豐哥,用這個戒指給嫂子當生日禮物怎么樣?絕對夠格。”

用天使之淚當生日禮物?

穆歌心里一驚,也就只有穆家巔峰時期的族長,才有這種魄力。

倒要看看是誰這么大的口氣。

順著張鐵的視線看過去,穆歌頓時失望透頂。

那年輕人穿著一身雜牌衣服不說,手機背面的蘋果標志被啃了兩口,明顯是國產山寨貨。

估計又是逃票進來參觀的土包子。

穆歌正要離開,那年輕人瞥了一眼天使之淚,竟然有些嫌棄。

“才三十克拉,太小了。”

穆歌差點被氣笑了。

這年頭,三克拉的品質鉆,就能稱之為‘鴿子蛋’。

眼前這個屌絲氣質爆棚的年輕人,居然對天使之淚不屑一顧,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這破玩意,我家一堆,隨便拿一個都秒殺它。”陸豐興致缺缺,轉身朝旁邊展臺走去。

穆歌滿臉寒霜,她決不允許任何人侮辱母親的遺物。

尤其是眼前這個臭屌絲。

“你給我站住!”

陸豐轉身掃了一眼,不由驚艷。

剛才沒注意,身邊竟然站著一個大美女。

修長身材在黑色無袖連衣裙的修飾下,凹凸有致。

墨黑長發梳成無劉海馬尾,五官精致高貴,眉宇之間透著一絲傲氣。

論顏值,竟和崔倩倩有的一拼。

“姐姐,有什么事?”

“誰是你姐姐?你要不要臉?”穆歌感嘆眼前這個屌絲,除了吹牛逼有一手,臉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穆歌伸手一指水晶柜,語氣毋庸置疑:“給天使之淚道歉!”

“給一塊破石頭道歉?”陸豐有點發愣。

穆歌眼神閃過一抹寒意:“學人家裝土豪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天使之淚隨便掉點渣,都夠你當牛做馬賠一輩子。”

一旁的張鐵看不下去了:“豐哥看不上,就真的是看不上,你別沒事找事。”

“笑話!”

“你們知道天使之淚多少錢?”穆歌滿眼鄙視。

“一千五百萬美元。”陸豐輕描淡寫道。

穆歌楞了一下。

既然這土包子知道天使之淚的價格,哪來的底氣口出狂言?

“別說一千五百萬美元,你連一千五百塊錢都沒有吧。”穆歌輕哼一聲,覺得對方可能在雜志上看過天使之淚,知道價格也沒什么好稀奇的。

陸豐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下個星期就是崔倩倩的生日,為了給崔倩倩一個驚喜,聽說這里舉行珠寶展覽,專門來看看。

到現在,陸豐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惹上這位姑奶奶。

陸豐不想再糾纏下去,轉身沖遠處觀望的工作人員說道:“天使之淚,我買了。”

“先生,你確定?”工作人員報以職業微笑,卻打心眼里覺得陸豐買不起。

穆歌輕哼一聲:“你就讓他買,我看他能裝到什么時候。”

既然連穆小姐都發話了,工作人員自然不再推辭:“先生,您打算怎么付款?”

“手機轉賬。”

此言一出,周圍看熱鬧的客人再也忍不住了,嘲笑聲此起彼伏。

“什么?手機轉賬?哈哈哈,他當這里是哪?商場珠寶專柜?”

“這里的珠寶,動輒百萬起步,連支票都沒有,裝什么大頭蒜。沙雕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貧窮限制了他的想象力,千萬級別的轉賬,去銀行辦理都特別麻煩,用手機轉賬?也不怕笑掉大牙,真覺得自己是靈山市首富了?”

聽著周圍此起彼伏的嘲笑,陸豐聳了聳肩,不以為意。

別說千萬級,千億級的轉賬,陸豐也能一鍵搞定,這便是陸氏家族的特權。

“到底轉不轉?”陸豐不耐煩的催促。

工作人員料定陸豐在吹牛,索性拿出自己的個人手機,打開二維碼。

畢竟手機轉賬,日交易上限為500萬,而天使之淚價值一千五百萬還是美元。

從陸豐要求手機轉賬那一刻,所有人都已經判定陸豐是騙子。

“叮。”

“轉賬成功。”

這沙雕還真往里轉錢了。

工作人員拿起手機瞥了一眼,臉色瞬間慘白。

“什么?!”

“一個零,兩個零,三個零……九個零。”

工作人員數完最后一個零的時候,展覽廳已經一片死寂。

尤其是穆歌,已經驚得捂住了嘴。

陸豐臉色不太好看,從兜里掏出五十塊錢遞給張鐵:“去給我買個錘子。”

“豐哥,買錘子干什么?”

“這破石頭晦氣的很,耽誤我這么多時間,砸了省心。”

第9章 天使之淚

今天,對于國際股市來說,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神秘資金,不惜成本,瘋狂購入‘指數成分股’,從頂部對指數進行雷霆打壓,做空股指期貨。

世界各大金融機構,聯手對抗,投入的巨額資金,卻猶如石沉大海,未有漣漪,別談浪起。

股市崩盤前夕,另一股資金入場,力挽狂瀾,將股市指數拉回正常區間。

兩股神秘資金,也猶如人間蒸發,消失的無影無蹤。

上市公司老總,世界金融大鱷,富可敵國的財閥,集體處于懵逼狀態。

小部分跟風入場,準備狠賺一筆的金融大亨,驚駭無比的發現自己被‘噶韭菜’了。

投入的所有資金,全部溪流匯河,流入了某陸姓男子的賬戶。

看著憑空多出來的上百億資金,陸豐表示很無辜,自己壓根就沒想賺錢……

靈山市。

珠寶展覽會。

展廳中央,一名女子已經矗立多時,眉宇之間流露著絲絲不舍。

水晶柜里的巨型鉆戒,閃爍著夢幻藍光。

天使之淚,三十克拉,由國際頂級設計師親手打造,保守估值一千五百萬美元。

“母親,女兒不孝。”

“本想借助昨天的金融海嘯,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卻沒料到是個陷阱。”

“短短一天內,公司損失過億,若不能把這個虧空補上,族人勢必會將我從穆家除名。”

就在穆歌轉身離去之際,一個毛毛躁躁的聲音,突然在身后響起。

“臥槽!這戒指牛逼呀!”

穆歌腳步戛然而止。

余光一瞥,一個青年正趴在水晶柜上流哈喇子。

剛剛出院的張鐵,不顧面前的‘肅靜’提示牌,沖迎面走來的陸豐大喊:“豐哥,用這個戒指給嫂子當生日禮物怎么樣?絕對夠格。”

用天使之淚當生日禮物?

穆歌心里一驚,也就只有穆家巔峰時期的族長,才有這種魄力。

倒要看看是誰這么大的口氣。

順著張鐵的視線看過去,穆歌頓時失望透頂。

那年輕人穿著一身雜牌衣服不說,手機背面的蘋果標志被啃了兩口,明顯是國產山寨貨。

估計又是逃票進來參觀的土包子。

穆歌正要離開,那年輕人瞥了一眼天使之淚,竟然有些嫌棄。

“才三十克拉,太小了。”

穆歌差點被氣笑了。

這年頭,三克拉的品質鉆,就能稱之為‘鴿子蛋’。

眼前這個屌絲氣質爆棚的年輕人,居然對天使之淚不屑一顧,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這破玩意,我家一堆,隨便拿一個都秒殺它。”陸豐興致缺缺,轉身朝旁邊展臺走去。

穆歌滿臉寒霜,她決不允許任何人侮辱母親的遺物。

尤其是眼前這個臭屌絲。

“你給我站住!”

陸豐轉身掃了一眼,不由驚艷。

剛才沒注意,身邊竟然站著一個大美女。

修長身材在黑色無袖連衣裙的修飾下,凹凸有致。

墨黑長發梳成無劉海馬尾,五官精致高貴,眉宇之間透著一絲傲氣。

論顏值,竟和崔倩倩有的一拼。

“姐姐,有什么事?”

“誰是你姐姐?你要不要臉?”穆歌感嘆眼前這個屌絲,除了吹牛逼有一手,臉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穆歌伸手一指水晶柜,語氣毋庸置疑:“給天使之淚道歉!”

“給一塊破石頭道歉?”陸豐有點發愣。

穆歌眼神閃過一抹寒意:“學人家裝土豪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天使之淚隨便掉點渣,都夠你當牛做馬賠一輩子。”

一旁的張鐵看不下去了:“豐哥看不上,就真的是看不上,你別沒事找事。”

“笑話!”

“你們知道天使之淚多少錢?”穆歌滿眼鄙視。

“一千五百萬美元。”陸豐輕描淡寫道。

穆歌楞了一下。

既然這土包子知道天使之淚的價格,哪來的底氣口出狂言?

“別說一千五百萬美元,你連一千五百塊錢都沒有吧。”穆歌輕哼一聲,覺得對方可能在雜志上看過天使之淚,知道價格也沒什么好稀奇的。

陸豐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下個星期就是崔倩倩的生日,為了給崔倩倩一個驚喜,聽說這里舉行珠寶展覽,專門來看看。

到現在,陸豐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惹上這位姑奶奶。

陸豐不想再糾纏下去,轉身沖遠處觀望的工作人員說道:“天使之淚,我買了。”

“先生,你確定?”工作人員報以職業微笑,卻打心眼里覺得陸豐買不起。

穆歌輕哼一聲:“你就讓他買,我看他能裝到什么時候。”

既然連穆小姐都發話了,工作人員自然不再推辭:“先生,您打算怎么付款?”

“手機轉賬。”

此言一出,周圍看熱鬧的客人再也忍不住了,嘲笑聲此起彼伏。

“什么?手機轉賬?哈哈哈,他當這里是哪?商場珠寶專柜?”

“這里的珠寶,動輒百萬起步,連支票都沒有,裝什么大頭蒜。沙雕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貧窮限制了他的想象力,千萬級別的轉賬,去銀行辦理都特別麻煩,用手機轉賬?也不怕笑掉大牙,真覺得自己是靈山市首富了?”

聽著周圍此起彼伏的嘲笑,陸豐聳了聳肩,不以為意。

別說千萬級,千億級的轉賬,陸豐也能一鍵搞定,這便是陸氏家族的特權。

“到底轉不轉?”陸豐不耐煩的催促。

工作人員料定陸豐在吹牛,索性拿出自己的個人手機,打開二維碼。

畢竟手機轉賬,日交易上限為500萬,而天使之淚價值一千五百萬還是美元。

從陸豐要求手機轉賬那一刻,所有人都已經判定陸豐是騙子。

“叮。”

“轉賬成功。”

這沙雕還真往里轉錢了。

工作人員拿起手機瞥了一眼,臉色瞬間慘白。

“什么?!”

“一個零,兩個零,三個零……九個零。”

工作人員數完最后一個零的時候,展覽廳已經一片死寂。

尤其是穆歌,已經驚得捂住了嘴。

陸豐臉色不太好看,從兜里掏出五十塊錢遞給張鐵:“去給我買個錘子。”

“豐哥,買錘子干什么?”

“這破石頭晦氣的很,耽誤我這么多時間,砸了省心。”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街机千炮捕鱼解密版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星力捕鱼正版平台 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和值 投资股票交流微信群 刘伯温精选三肖中特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下载app腾讯分分彩 意甲联赛积分榜20 网赚是做什么的 重庆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贵州快3和值中13得多少钱 意甲各球队关系 20选8快乐20分钟 天津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