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09:28:00

“第一人民醫院說他是老年癡呆癥。”梁盈鳳如實說,“他們那里不能治,說這里新開了一個疑難雜癥科,就介紹我過來。”

向軍梅連望問聞切的樣子也沒有做一下,就說:“老年癡呆癥,我們這里不能治。回去吧,這種病只能呆在家里,順其自然。”

梁盈鳳心里升起一股無名怒火。

她臉一拉,難聽話就迸出口:“你這是什么態度?啊,根本不像個醫生。”

向軍梅一愣,白嫩的臉陰得更加難看:“我怎么啦?”

“既寒冷,又傲慢,像你這樣的醫生,能看好病嗎?哼,被你氣都氣壞了。”梁盈鳳的伶牙俐嘴罵慣了贅婿,一開口就刺人心窩。

“你是誰呀?一個傲慢的富婆。”向軍梅也不是好惹的角色,俐嘴一點也不比梁盈鳳差,“富婆有什么了不起啊?哼,我最看不慣這種勢利的女人。”

“你一個小醫生,居然也仇富,我要去院長那里告你。”梁盈鳳氣得臉都扭歪了。

“你去告吧,我等著。”梁盈鳳提高聲音說,“快出去,你再在這里醫鬧,我打110報警。”

梁盈鳳氣死了,指著向軍梅說:“你說我醫鬧,我就索性鬧下去。你是什么狗屁醫生?哼,你報警啊,讓巡捕來抓我。”

向軍梅對醫院把她調到這個新科室極為不滿,心里有氣,態度才這么差的。她是婦科醫生,根本不懂中醫,對疑難雜癥更是一竅不通。她以為這是醫院在排擠她,打壓她。

她拿出手機給葉晨羽打電話:“葉董,你來一下,這里有人在醫鬧。”

葉晨羽正在院長室里,跟王一敬商量事情。接到電話,他馬上跟王一敬一起走過來。

走到疑難雜癥科診室門口一看,他吃了一驚,想退走,卻已經晚了。

梁盈鳳看到他,也是驚得目瞪口呆。

走在前面的王院長問向軍梅:“怎么回事?”

向軍梅看著梁盈鳳說:“這個富婆恃富傲物,進來就罵人。”

梁盈鳳指著她說:“是你傲慢,看都沒給我老爸看,就說這里不治老年癡呆癥,讓我們回去。”

葉晨羽看了王一敬一眼,才上前說:“向醫生,你回去吧。疑難雜癥科,看來也不適合你。”

王一敬也不滿地對向軍梅說:“給你一個機會,你還是沒有抓住,就只能解聘了。”

向軍梅站起來說:“解聘就解聘,誰稀罕你們這個狗屁民營醫院!”

她氣得臉色發白,邊收拾桌子上的東西,邊罵罵咧咧:“什么也不懂,要開新科室。卵毛未豐,卻當董事長。我看這個醫院,馬上就會關門。”

葉晨羽冷笑一聲,淡淡地說:“像你這樣的醫生,再多幾個,就真的要倒閉了。”

向軍梅不服氣地說:“我這樣的醫生怎么啦?我有中級醫師資質,你有嗎?你什么也沒有,卻要當科室負責人,醫院董事長,哼。外行領導內行,醫院能搞好嗎?”

“還是讓事實來說話吧,過一個月,你再來看看,我們這里是什么情況。”葉晨羽不緊不慢地說。

“我拭目以待!”向軍梅說著,就不屑地昂著頭往外走。

她走后,葉晨羽才轉身看著丈母娘,不冷不熱地問:“佳瑩外公怎么啦?”

梁盈鳳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你是這里的董事長?”

葉晨羽看了王一敬一眼,說:”不是,向醫生搞錯了,我只是這里的一名醫生。”

“我說呢,一個兩手空空的人,怎么會突然變成董事長?”梁盈鳳聽他說不是董事長,心里松了一口氣。

王一敬看著他們問:“你們認識?”

梁盈鳳別過臉不回答。

葉晨羽含糊地說:“嗯,認識。”

他馬上轉身對丈母娘說:“這里能治老年癡呆癥,是讓他住在這里治,還是回家看?你決定。”

梁盈鳳聽得懂他的意思,讓他送醫上門,就要請他回家。她心里還是不愿意,但伺候老人實在太累,就說:“你先給他看一下吧,看能不能治好這病?”

葉晨羽說:“現在我要值班,你先把他弄回去。等我安排好,再給他做針療。”

梁盈鳳只得把她老爸扶出去,再扶進外面的車子里裝回家。

回到家里,梁盈鳳吃力地把老爸弄到床上,坐下來想,難道真的要把這個廢物請回來?

那不就被他說到了嗎?梁盈鳳氣得高胸起伏,不行,再困難也不能求他!

晚上女兒回來,她憋不住問:“佳瑩,你知道,那個廢物在哪里嗎?”

江佳瑩說:“他不是在他媽媽的餛飩店里嗎?”

“哪里在餛飩店里?”梁盈鳳拉著臉說,“他去大仁醫院當醫生了,今天我弄你外公去看病,竟然碰到他。一個女醫生說是醫院董事長,他自己又說不是。這個廢物,變得越來越神秘了。”

江佳瑩趁勢說:“那就把他請回來,給外公看病。”

梁盈鳳臉一別說:“要請你請,我不會請他的。”

江佳瑩說:“明天爺爺生日,讓他回來參加壽宴,正好跟他說一下。”

“還是跟他作個了斷吧。”梁盈鳳說,“離了算了,免得碰到他尷尬。”

江佳瑩說:“幾個富少還在追我,弄得我好難過。唉,我也想跟他離了算了,再選一個舒適的人,不要一直被人嘲笑了。”

梁盈鳳想了想說:“在明天爺爺生日宴上提出來,讓大家一起做做老爺子的思想工作。”

葉晨羽十五歲那年,在山中救出江隆集團董事長江玉剛。他開車來旅游,不小心翻下山溝。江玉剛傷勢很重,被他救活,爺爺把他治好。江玉剛記著他們爺孫倆的恩,也對葉晨羽印象很好,他就一直與他爺爺保持著聯系。

去年六月份,江佳瑩大學畢業,爺爺把她推舉江隆集團總裁。江佳瑩太稚嫩,需要一個高手保駕護航。江玉剛就打電話給葉晨羽的爺爺,讓葉晨羽來做江家的上門女婿。

第5章 再困難也不能求他

“第一人民醫院說他是老年癡呆癥。”梁盈鳳如實說,“他們那里不能治,說這里新開了一個疑難雜癥科,就介紹我過來。”

向軍梅連望問聞切的樣子也沒有做一下,就說:“老年癡呆癥,我們這里不能治。回去吧,這種病只能呆在家里,順其自然。”

梁盈鳳心里升起一股無名怒火。

她臉一拉,難聽話就迸出口:“你這是什么態度?啊,根本不像個醫生。”

向軍梅一愣,白嫩的臉陰得更加難看:“我怎么啦?”

“既寒冷,又傲慢,像你這樣的醫生,能看好病嗎?哼,被你氣都氣壞了。”梁盈鳳的伶牙俐嘴罵慣了贅婿,一開口就刺人心窩。

“你是誰呀?一個傲慢的富婆。”向軍梅也不是好惹的角色,俐嘴一點也不比梁盈鳳差,“富婆有什么了不起啊?哼,我最看不慣這種勢利的女人。”

“你一個小醫生,居然也仇富,我要去院長那里告你。”梁盈鳳氣得臉都扭歪了。

“你去告吧,我等著。”梁盈鳳提高聲音說,“快出去,你再在這里醫鬧,我打110報警。”

梁盈鳳氣死了,指著向軍梅說:“你說我醫鬧,我就索性鬧下去。你是什么狗屁醫生?哼,你報警啊,讓巡捕來抓我。”

向軍梅對醫院把她調到這個新科室極為不滿,心里有氣,態度才這么差的。她是婦科醫生,根本不懂中醫,對疑難雜癥更是一竅不通。她以為這是醫院在排擠她,打壓她。

她拿出手機給葉晨羽打電話:“葉董,你來一下,這里有人在醫鬧。”

葉晨羽正在院長室里,跟王一敬商量事情。接到電話,他馬上跟王一敬一起走過來。

走到疑難雜癥科診室門口一看,他吃了一驚,想退走,卻已經晚了。

梁盈鳳看到他,也是驚得目瞪口呆。

走在前面的王院長問向軍梅:“怎么回事?”

向軍梅看著梁盈鳳說:“這個富婆恃富傲物,進來就罵人。”

梁盈鳳指著她說:“是你傲慢,看都沒給我老爸看,就說這里不治老年癡呆癥,讓我們回去。”

葉晨羽看了王一敬一眼,才上前說:“向醫生,你回去吧。疑難雜癥科,看來也不適合你。”

王一敬也不滿地對向軍梅說:“給你一個機會,你還是沒有抓住,就只能解聘了。”

向軍梅站起來說:“解聘就解聘,誰稀罕你們這個狗屁民營醫院!”

她氣得臉色發白,邊收拾桌子上的東西,邊罵罵咧咧:“什么也不懂,要開新科室。卵毛未豐,卻當董事長。我看這個醫院,馬上就會關門。”

葉晨羽冷笑一聲,淡淡地說:“像你這樣的醫生,再多幾個,就真的要倒閉了。”

向軍梅不服氣地說:“我這樣的醫生怎么啦?我有中級醫師資質,你有嗎?你什么也沒有,卻要當科室負責人,醫院董事長,哼。外行領導內行,醫院能搞好嗎?”

“還是讓事實來說話吧,過一個月,你再來看看,我們這里是什么情況。”葉晨羽不緊不慢地說。

“我拭目以待!”向軍梅說著,就不屑地昂著頭往外走。

她走后,葉晨羽才轉身看著丈母娘,不冷不熱地問:“佳瑩外公怎么啦?”

梁盈鳳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你是這里的董事長?”

葉晨羽看了王一敬一眼,說:”不是,向醫生搞錯了,我只是這里的一名醫生。”

“我說呢,一個兩手空空的人,怎么會突然變成董事長?”梁盈鳳聽他說不是董事長,心里松了一口氣。

王一敬看著他們問:“你們認識?”

梁盈鳳別過臉不回答。

葉晨羽含糊地說:“嗯,認識。”

他馬上轉身對丈母娘說:“這里能治老年癡呆癥,是讓他住在這里治,還是回家看?你決定。”

梁盈鳳聽得懂他的意思,讓他送醫上門,就要請他回家。她心里還是不愿意,但伺候老人實在太累,就說:“你先給他看一下吧,看能不能治好這病?”

葉晨羽說:“現在我要值班,你先把他弄回去。等我安排好,再給他做針療。”

梁盈鳳只得把她老爸扶出去,再扶進外面的車子里裝回家。

回到家里,梁盈鳳吃力地把老爸弄到床上,坐下來想,難道真的要把這個廢物請回來?

那不就被他說到了嗎?梁盈鳳氣得高胸起伏,不行,再困難也不能求他!

晚上女兒回來,她憋不住問:“佳瑩,你知道,那個廢物在哪里嗎?”

江佳瑩說:“他不是在他媽媽的餛飩店里嗎?”

“哪里在餛飩店里?”梁盈鳳拉著臉說,“他去大仁醫院當醫生了,今天我弄你外公去看病,竟然碰到他。一個女醫生說是醫院董事長,他自己又說不是。這個廢物,變得越來越神秘了。”

江佳瑩趁勢說:“那就把他請回來,給外公看病。”

梁盈鳳臉一別說:“要請你請,我不會請他的。”

江佳瑩說:“明天爺爺生日,讓他回來參加壽宴,正好跟他說一下。”

“還是跟他作個了斷吧。”梁盈鳳說,“離了算了,免得碰到他尷尬。”

江佳瑩說:“幾個富少還在追我,弄得我好難過。唉,我也想跟他離了算了,再選一個舒適的人,不要一直被人嘲笑了。”

梁盈鳳想了想說:“在明天爺爺生日宴上提出來,讓大家一起做做老爺子的思想工作。”

葉晨羽十五歲那年,在山中救出江隆集團董事長江玉剛。他開車來旅游,不小心翻下山溝。江玉剛傷勢很重,被他救活,爺爺把他治好。江玉剛記著他們爺孫倆的恩,也對葉晨羽印象很好,他就一直與他爺爺保持著聯系。

去年六月份,江佳瑩大學畢業,爺爺把她推舉江隆集團總裁。江佳瑩太稚嫩,需要一個高手保駕護航。江玉剛就打電話給葉晨羽的爺爺,讓葉晨羽來做江家的上門女婿。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广东好彩1一组多少钱 遇乐升级安卓版 王者捕鱼游戏下载 加拿大快乐8提前获取开奖号码 财神爷精选六肖已公开 快乐8开奖直播 股票怎么涨和跌 麻将对对胡 哪个股票型基金好 有和850差不多的现金棋牌吗 2019篮球世界杯 广东麻将推倒胡实战讲解 意甲5月恢复训练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下 互联网平台如何赚钱 极速赛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