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08:05:00

“為什么?”

宋明聽到這句話有點受寵若驚,讓他當一天柳如煙的男朋友,許知恩還不把他的皮給剝了。

“只當一天就好。”柳如煙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甚至如同蚊聲一般。

但宋明的聽覺比常人還要靈敏。

“上次去古玩城的時候,跟我打招呼那個人,你還記得吧。”柳如煙說著說著臉就紅了,好像有什么難言之隱一樣。

“誰記得他啊,我又不是他什么人。”

宋明搖了搖頭,從房間里走到大廳,發現這套房子,的確不錯。

“我爸媽想把我嫁給那人的兒子,張紹齊。”柳如煙低聲說道,臉上全都是不情愿。“你可能不知道,為了家族聯姻,為了利益,他們愿意把我嫁給一個我不喜歡的人,今天晚上我想讓你當我一晚上的男朋友。”柳如煙說著臉紅如蘋果一般。

“直接跟你爺爺說不就成了?”宋明又不是不懂這些,當初在仙界宋明可是親眼看到一些王族貴族為了得到至高無上的權利,也把自己的女兒遠嫁給強大的王族貴族當侍女。

“說了,我爺爺也不想破壞跟其他家族之間的合作關系,所以.....”柳如煙的聲音都快哭了一樣,好像說這種事情出來,好像是她心中永遠的痛,柳如煙也不想嫁給張紹齊,她都快二十歲了,為什么還不能主宰自己的愛情?

她自從認識宋明與許知恩后,也有點向往許知恩的生活了,有宋明這么一個愛她的男朋友。

“好吧,今晚我就陪你去會會他。”宋明無奈的嘆了口氣,看柳如煙這個樣子,他也于心不忍。不對啊,曾經高高在上的仙尊,怎么學會開始憐憫他人了?

“是嗎,謝謝你。”

柳如煙松了一口氣,壓在心里的大石頭終于放了下來。

“看來你也不像傳聞中說的那么渣嘛。”柳如煙說著說著就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趕緊用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就好像偷吃東西被抓到一樣。

“你調查我?”宋明發出冰冷聲音的質問,嚇得柳如煙身子一抖。

“算了,無所謂。”宋明放下戒備,嘆了口氣,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的確是無法消除了,但是宋明可以在今后的日子里利用三千年的修真記憶重新塑造他現在的一個新的形象。

夜晚,輝煌酒店外。

柳如煙帶著宋明去買了一套西裝,因為他看宋明穿著很窮酸,為了讓張紹齊徹底死心,特地要求宋明有多狠的話說多狠。

“快挽著我的手,演戲就要逼真一點。”

柳如煙在宋明耳邊輕聲說道,說完柳如煙滿臉通紅,耳根子都紅的像是在滴血。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能跟知恩說才行。”宋明無奈的牽上了柳如煙的細嫩小手,今天晚上的柳如煙也是特意打扮了一下,細嫩的玉腿上穿著黑色絲襪,身穿黑色晚禮服,扎著團子頭,臉上輕微打扮了一下。

原本之前的柳如煙給人一種小太妹的感覺,現在換上這些名貴衣服,宛如一名高貴的公主一般,果然大戶人家的孩子就是有氣質。

宋明一套幾萬的西裝穿在身上,一米七四的身高,自從修煉之后,先前的那種頹廢的樣子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淬體四重境的宋明,肉身居然如同別人去健身大半年后的身材。

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

此時,宋明的仙尊氣質也展現了出來。

用一句子形容現在的宋明就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柳如煙牽著宋明的手,來到了張紹齊所指定的那包廂。

包廂里的張紹齊看到柳如煙進來后迎面上去,“煙兒,你來.....”話都還沒有說完,只見柳如煙身后的宋明也一同走了進來,此時柳如煙還在牽著宋明的手。

“臭小子,你到底是誰?”張紹齊氣的臉上的肉都在抽動,咬牙切齒。

宋明為了讓這個張紹齊死心,也答應了柳如煙說一些不堪入目的話。

“沒看到我牽著我老婆的手嗎?”宋明撇了一眼張紹齊,此時張紹齊的表情像是吃了屎一樣難受,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不過,這種吵架站著吵也沒意思,于是,三人入座。

張紹齊穿的也是一套名貴的黑色西裝,看著坐在柳如煙身旁的宋明。

張紹齊怒瞪著宋明,不過他轉念一想,又冷笑道“煙兒,為了不嫁給我,這個擋箭牌是花了多少錢請來的?不過你也知道,家族的命令是不可能違背的,你別以為找了這個擋箭牌來惡心我你,然后你就不用嫁給我了吧?”

“我告訴你,只要我爸一句話,你爸媽立馬把你送到我床上。”張紹齊的語氣像是一種警告,的確只要張紹齊的一句話,柳如煙的父母就會立馬把柳如煙送到張紹齊床上。

“張紹齊,你....”

柳如煙被氣的不輕,指著張紹齊你了半天。

“小子,煙兒花了多少錢請你來演這場戲,她給你的錢,我給你雙倍。”張紹齊雙手抱胸看著宋明冷笑道。

“煙兒,是我女朋友,我們的感情用多少錢都無法衡量的。”宋明十分紳士地整理了一下領帶,面帶嚴肅道。

柳如煙看著宋明逼真的演技,心想:就差給你個奧斯卡影帝獎了。

“嫌錢不夠多是吧,我給你五倍的價錢,請你現在馬上離開煙兒。”張紹齊的聲音特地加重了些。

“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天地可鑒的,錢不會讓我們兩個分開的。”宋明依舊說著肉麻的情話來刺激張紹齊。

張紹齊心里想著,可能眼前的宋明,嫌棄他給的錢不夠多。

但是,看到宋明油鹽不進,心生怒氣罵道“臭小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跟煙兒已經做過了,我是不會跟她分開的。”宋明嚴峻的面孔,溫柔的語氣。

張紹齊聽到這句話,差點氣急攻心。

“你....”張紹齊呼吸加重,顯然十分生氣,指著宋明你了半天。

張紹齊的確喜歡柳如煙,還幻想過把柳如煙當作侍女一樣使用,自己連柳如煙的手都沒牽過,現在柳如煙居然被這個小子給上了,開什么玩笑。

“紹齊,你知道我不喜歡你,我喜歡的是宋明,他人又高又帥,而且活還好....”柳如煙也很羞恥自己說這種話,說到這里柳如煙的臉紅的跟蘋果一樣,宋明聽了這些話,心里直發毛,心想還好許知恩不在,不然肯定要出大事。

“草!”張紹齊能想象到柳如煙被宋明那個時候的模樣,咬牙切齒。

“好小子,你特么別走,老子現在就叫人,你給我等著!!”張紹齊怒氣沖沖一手指著宋明,一只手拿著手機打電話,從電話里頭道“強哥,給我到柳家的輝煌酒店五樓501包廂,幫我廢掉一個人。”

“小子,有本事你別跑,等下有你好果子吃。”張紹齊收起手機,怒瞪著宋明,像是一個被惹急的兔子一樣。

“張紹齊你別亂來,我告訴你,這里可是我家的產業,你敢在這里鬧事?”柳如煙蹭的一下子站起來,質問張紹齊。

柳如煙也沒想到張紹齊居然敢在她家族產業里鬧事。

“哼,亂來?我怕柳爺爺也會支持我動手對付這家伙吧?實在不行,我讓我爸來說話就行了,誰怕你們柳家啊?”張紹齊冷哼一聲,吼道。

柳如煙一臉歉意看著宋明,她也沒想到事情鬧大了。

“沒事,放一萬個心就行了。”宋明笑了笑搖頭,他還真不怕眼前這個張紹齊叫來的人,一個都不怕。

也就在這個時候,501的包廂門被踹開了。

第二十二章:假裝男友

“為什么?”

宋明聽到這句話有點受寵若驚,讓他當一天柳如煙的男朋友,許知恩還不把他的皮給剝了。

“只當一天就好。”柳如煙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甚至如同蚊聲一般。

但宋明的聽覺比常人還要靈敏。

“上次去古玩城的時候,跟我打招呼那個人,你還記得吧。”柳如煙說著說著臉就紅了,好像有什么難言之隱一樣。

“誰記得他啊,我又不是他什么人。”

宋明搖了搖頭,從房間里走到大廳,發現這套房子,的確不錯。

“我爸媽想把我嫁給那人的兒子,張紹齊。”柳如煙低聲說道,臉上全都是不情愿。“你可能不知道,為了家族聯姻,為了利益,他們愿意把我嫁給一個我不喜歡的人,今天晚上我想讓你當我一晚上的男朋友。”柳如煙說著臉紅如蘋果一般。

“直接跟你爺爺說不就成了?”宋明又不是不懂這些,當初在仙界宋明可是親眼看到一些王族貴族為了得到至高無上的權利,也把自己的女兒遠嫁給強大的王族貴族當侍女。

“說了,我爺爺也不想破壞跟其他家族之間的合作關系,所以.....”柳如煙的聲音都快哭了一樣,好像說這種事情出來,好像是她心中永遠的痛,柳如煙也不想嫁給張紹齊,她都快二十歲了,為什么還不能主宰自己的愛情?

她自從認識宋明與許知恩后,也有點向往許知恩的生活了,有宋明這么一個愛她的男朋友。

“好吧,今晚我就陪你去會會他。”宋明無奈的嘆了口氣,看柳如煙這個樣子,他也于心不忍。不對啊,曾經高高在上的仙尊,怎么學會開始憐憫他人了?

“是嗎,謝謝你。”

柳如煙松了一口氣,壓在心里的大石頭終于放了下來。

“看來你也不像傳聞中說的那么渣嘛。”柳如煙說著說著就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趕緊用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就好像偷吃東西被抓到一樣。

“你調查我?”宋明發出冰冷聲音的質問,嚇得柳如煙身子一抖。

“算了,無所謂。”宋明放下戒備,嘆了口氣,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的確是無法消除了,但是宋明可以在今后的日子里利用三千年的修真記憶重新塑造他現在的一個新的形象。

夜晚,輝煌酒店外。

柳如煙帶著宋明去買了一套西裝,因為他看宋明穿著很窮酸,為了讓張紹齊徹底死心,特地要求宋明有多狠的話說多狠。

“快挽著我的手,演戲就要逼真一點。”

柳如煙在宋明耳邊輕聲說道,說完柳如煙滿臉通紅,耳根子都紅的像是在滴血。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能跟知恩說才行。”宋明無奈的牽上了柳如煙的細嫩小手,今天晚上的柳如煙也是特意打扮了一下,細嫩的玉腿上穿著黑色絲襪,身穿黑色晚禮服,扎著團子頭,臉上輕微打扮了一下。

原本之前的柳如煙給人一種小太妹的感覺,現在換上這些名貴衣服,宛如一名高貴的公主一般,果然大戶人家的孩子就是有氣質。

宋明一套幾萬的西裝穿在身上,一米七四的身高,自從修煉之后,先前的那種頹廢的樣子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淬體四重境的宋明,肉身居然如同別人去健身大半年后的身材。

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

此時,宋明的仙尊氣質也展現了出來。

用一句子形容現在的宋明就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柳如煙牽著宋明的手,來到了張紹齊所指定的那包廂。

包廂里的張紹齊看到柳如煙進來后迎面上去,“煙兒,你來.....”話都還沒有說完,只見柳如煙身后的宋明也一同走了進來,此時柳如煙還在牽著宋明的手。

“臭小子,你到底是誰?”張紹齊氣的臉上的肉都在抽動,咬牙切齒。

宋明為了讓這個張紹齊死心,也答應了柳如煙說一些不堪入目的話。

“沒看到我牽著我老婆的手嗎?”宋明撇了一眼張紹齊,此時張紹齊的表情像是吃了屎一樣難受,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不過,這種吵架站著吵也沒意思,于是,三人入座。

張紹齊穿的也是一套名貴的黑色西裝,看著坐在柳如煙身旁的宋明。

張紹齊怒瞪著宋明,不過他轉念一想,又冷笑道“煙兒,為了不嫁給我,這個擋箭牌是花了多少錢請來的?不過你也知道,家族的命令是不可能違背的,你別以為找了這個擋箭牌來惡心我你,然后你就不用嫁給我了吧?”

“我告訴你,只要我爸一句話,你爸媽立馬把你送到我床上。”張紹齊的語氣像是一種警告,的確只要張紹齊的一句話,柳如煙的父母就會立馬把柳如煙送到張紹齊床上。

“張紹齊,你....”

柳如煙被氣的不輕,指著張紹齊你了半天。

“小子,煙兒花了多少錢請你來演這場戲,她給你的錢,我給你雙倍。”張紹齊雙手抱胸看著宋明冷笑道。

“煙兒,是我女朋友,我們的感情用多少錢都無法衡量的。”宋明十分紳士地整理了一下領帶,面帶嚴肅道。

柳如煙看著宋明逼真的演技,心想:就差給你個奧斯卡影帝獎了。

“嫌錢不夠多是吧,我給你五倍的價錢,請你現在馬上離開煙兒。”張紹齊的聲音特地加重了些。

“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天地可鑒的,錢不會讓我們兩個分開的。”宋明依舊說著肉麻的情話來刺激張紹齊。

張紹齊心里想著,可能眼前的宋明,嫌棄他給的錢不夠多。

但是,看到宋明油鹽不進,心生怒氣罵道“臭小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跟煙兒已經做過了,我是不會跟她分開的。”宋明嚴峻的面孔,溫柔的語氣。

張紹齊聽到這句話,差點氣急攻心。

“你....”張紹齊呼吸加重,顯然十分生氣,指著宋明你了半天。

張紹齊的確喜歡柳如煙,還幻想過把柳如煙當作侍女一樣使用,自己連柳如煙的手都沒牽過,現在柳如煙居然被這個小子給上了,開什么玩笑。

“紹齊,你知道我不喜歡你,我喜歡的是宋明,他人又高又帥,而且活還好....”柳如煙也很羞恥自己說這種話,說到這里柳如煙的臉紅的跟蘋果一樣,宋明聽了這些話,心里直發毛,心想還好許知恩不在,不然肯定要出大事。

“草!”張紹齊能想象到柳如煙被宋明那個時候的模樣,咬牙切齒。

“好小子,你特么別走,老子現在就叫人,你給我等著!!”張紹齊怒氣沖沖一手指著宋明,一只手拿著手機打電話,從電話里頭道“強哥,給我到柳家的輝煌酒店五樓501包廂,幫我廢掉一個人。”

“小子,有本事你別跑,等下有你好果子吃。”張紹齊收起手機,怒瞪著宋明,像是一個被惹急的兔子一樣。

“張紹齊你別亂來,我告訴你,這里可是我家的產業,你敢在這里鬧事?”柳如煙蹭的一下子站起來,質問張紹齊。

柳如煙也沒想到張紹齊居然敢在她家族產業里鬧事。

“哼,亂來?我怕柳爺爺也會支持我動手對付這家伙吧?實在不行,我讓我爸來說話就行了,誰怕你們柳家啊?”張紹齊冷哼一聲,吼道。

柳如煙一臉歉意看著宋明,她也沒想到事情鬧大了。

“沒事,放一萬個心就行了。”宋明笑了笑搖頭,他還真不怕眼前這個張紹齊叫來的人,一個都不怕。

也就在這個時候,501的包廂門被踹開了。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捕鱼游戏平台捕鱼游戏平台 尽享网28幸运预测 大数据概念股票一览 血战到底麻将规则图解 重庆万州麻将换三张血战攻略 辽宁11选5走势图9月30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看 武汉麻将约战在哪里下载 11选5任四最牛玩法 白姐六肖期期中特 手机四川麻将下载安 11选5任3口诀 同城游美女捕鱼宝藏系统在哪里 喜迎棋牌游戏大厅 _百家乐用品 捕鱼达人2经典正版 九游棋牌游戏中心下载